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的媒体环境

2012年02月01日

前面我们讨论过,如果我们有一个案件,是不是一定要让它在媒体上曝光。我认为曝光肯定是有用的,但关键是怎么做。在你做之前,你必须了解媒体的状况。香港的媒体环境是比较特殊的,因为它毗连中国大陆。基本上,有两个因素会影响到香港的媒体环境,一是大陆的审查制度,二是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出现。

大陆的审查制度造成了一个禁区,在大陆有些书不能印,有些问题传统媒体不能碰,所以这些材料就流到了香港。其实,这种情况过去25年里一直存在,而现在这一点已经更加清楚:到香港出版是大陆人可以做的一个选择。现在不同的是,10年前没有很多大陆人知道他们其实可以在香港出书,但现在人人都知道,如果他们在大陆不能出版的话,那么可以选择在香港出版。

作为一个出版人,我每隔两三天就会接到来自大陆的书稿,其中80%是小说。这些作者利用小说形式表达他们的冤屈和不平,同时也避免麻烦。这是他们喜欢的方式,但却不一定能在香港行得通。

现在无论在什么地方,印刷媒体都在走下坡路。但是在香港,尽管印刷业在萎缩,像我们这样的小出版社如果经营得当的话,还是可以生存。

大陆的审查制度对香港的另一个影响是,它造成了让人遇事都要揣测的习惯,也就是“自我审查”。这一现象涉及到两方面的问题:“如果我在香港出版这个东西,会不会在大陆遇到麻烦?大陆当局会不会来找我?”许多出版社都在揣测。令人遗憾的是,在传统媒体行业,大家的做法都非常谨慎。人们会说:“假如我们不碰敏感话题,我们的情况会好些。”这是一般的倾向,这与大陆人对香港媒体的看法很不同。大陆人总认为香港媒体是自由的,可以有各种选择。我回到北京时,朋友们对我说:“幸亏有香港。”

第二个影响媒体环境的因素是新媒体的兴起。不同人对此有不同的应对方式。香港媒体有这样几种不同的应对:一种是试图抓住可能掏钱的最大受众群;一种策略是用较少文字,用更多多媒体和动画等方式;再一种策略是传统媒体发动相互对抗的媒体战。香港现在有六七种免费报纸,目的是为了在市场中占有更大的广告份额。一份传统的日报需要几十个,有时是一两百个员工在那里工作,要让报纸免费就必须裁减员工。这样做的后果是通常只有三四个员工在做一份免费报纸;文章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短;基本上不可能有任何深入讨论的文章。此外,市场上免费报纸越多,报纸的发行就越成问题。你可以看到他们雇妇女送免费报纸以吸引读者。这种状况显示目前要赠送免费报纸有多难。

另外就是新媒体。诚然,中国大陆更多的人在通过新媒体获取信息,但是,如果你对新媒体投入很多后,就会发现还有其它因素。我和试图取消美国之音广播的人讨论了很久。美国那边的论点总是说,随着新媒体的发展,更多人在通过互联网获取信息,因此,他们应该把美国之音从传统的广播平台转移到互联网。但是,结果怎么样呢?新媒体的特点是它的分离性和碎片化,因为不同的人在使用不同的媒体。比如,博客和那些听广播、甚或在网上读传统文章的人在不同的社区;他们是彼此分隔的。因此,如果美国之音移到新媒体平台,他们很可能会变成“对着唱诗班布道”,你会发现这个群体早就有能力获取各类信息了。

而大陆大多数收听传统电台广播的人,他们的情况将会变得更糟。那些希望废除美国之音广播服务的人说,反正中国当局总在干扰广播信号。但实际上,当局只干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信号,并没有在广大农村地区布设干扰器。在三个不同的场合,我们遇到三位来自河南中部地区的农民,他们是坐火车来到香港找我们的,他们希望我们出版他们的书。我问他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他们说:“通过法国广播电台的广播。”所以,我认为新媒体的采用是否获得了人们所希望的效果,现在下结论似乎还为时过早。

我的结论是——不能忽视新媒体,但是必须把精力集中于所要传递的信息,以及怎样用传统方式来传递这一信息:如何讲述人的故事,并抓住人们的想象力。然后,你才能真正讨论现有的新媒体,以及新媒体如何为你服务。这是因为如果你有令人信服的信息,人们就会想要听到它。他们就会愿意听你的故事,而不是花很多时间和资源去寻找新媒体的新手段。这是我所得到的经验之一。所以,我现在仍坚持做非常传统的出版工作。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的做法是实验性的:非常小心地构思我要传递的信息、选择题目,然后找到一个新的角度来表现它。这样做的效果很好,令人鼓舞。

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位朋友在河北省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做一个建筑项目。这个县很小,很落后,大概是中国与外界最隔绝的地方。这个县的县委书记听说我朋友是从香港来的,就给了他一个10本书的书单子,要他从香港给他买这些书。你猜怎么着,其中5本书是我们出的。所以你可以看到,如果你有中国读者喜欢的东西,他们会千方百计想办法得到它。

这里,还有一个有关中国防火墙的公开的秘密,就是它有不少漏洞,当然有时候它就不起作用。因此,尽管有防火墙,积极从网上寻找信息的人仍然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所以,我们如果有故事要告诉人们,就应该记住这一点。

中国人权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