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留学生十八大前致胡锦涛习近平的公开信

2012年07月03日

我们是一群来自中国的留美学生,我们有幸接受了两种不同教育,也在两种不同的社会中生活。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大陆唯一的长期的执政党,中国的现代化和民主化,离开共产党是完全难以想象的。因此,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召开之前,我们决定向二位共产党现任和未来的最高领导人发出这封公开信。

一、被完全掩盖的“六四”事件

我们到了美国后,没有了新闻封锁,也没有了互联网的屏蔽,我们可以完全自由地浏览到各种信息。最让我们震惊的就是发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说实在话,当我们第一次看到网上的照片,我们第一时间以为是军事演习,看到那些死亡的学生、市民的照片,我们也首先认为是PS的。但是浏览阅读了更多的相关视频、更多的文字介绍,以及更多的当事人的回忆,包括当时最高领导人赵紫阳总书记和李鹏总理的相关书籍之后,我们不得不相信,在当代中国的首都北京,发生过一场国家军队针对普通市民和学生的大屠杀!这就是我们的教育、我们的老师以及我们的所有媒体一直没有提及,并被刻意掩盖长达23年的“六四”事件。

我们在中国的教育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取得国家政权后,也曾经犯过重大错误,比如“反右”、文化大革命、阶级斗争等等。但是后来也都对这些错误进行了反思和改正。我们很难理解,为什么像“六四”事件这样明显的错误,甚至可以说是罪行,不但没有进行反思改正,却一直隐瞒事实,我们这些20多岁的年轻人竟然完全不知道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惨剧!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教育?难道我们年轻的一代将要在完全对历史无知的条件下面对中国的未来吗?这是一种对国家和年轻人完全不负责任的教育!

温家宝总理在最近两年多次说到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我们希望中国共产党可以在十八大上正式对“六四”事件进行平反,并对当年的错误决策者进行历史的审判,对“六四”事件的受难者给予国家赔偿,以此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第一步,让中国从此摆脱人治而正式走向宪政法治民主。

二、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今年年初我们在海外的媒体看到了发生在重庆的王立军、薄熙来事件。这使我们联想到发生在文革期间的“林彪”事件。在事件发生之前,林彪是我们国家的第二号人物,是毛泽东的接班人;薄熙来也在重庆搞“唱红打黑”和分蛋糕的“重庆模式”,并被看好要在十八大“入常”,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40多年过去了,历史出现了惊人相似的一幕。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经济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在政治上还是在原地踏步,还是在重复着高层权力争斗的老把戏。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

现在王立军、薄熙来下台了,可能很快就要被以“腐败”为理由进行处分和司法审判。但是,如果不出现王立军叛逃事件,薄熙来不就可以继续搞“唱红打黑”的“重庆模式”吗?现在薄熙来下台了,“重庆模式”也受到了批判。这样的因人而异的治理模式,难怪有人认为薄熙来不是因为腐败,而是政治路线斗争的牺牲品。

在一个民主国家,是绝不会发生这样的所谓“叛逃”事件的。即使薄熙来和他的家人真的因为杀人和腐败而触犯司法,也应该按照合法的程序来进行处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突然消失,失去为自己辩护的权利。现在网上有人建议让薄熙来和温家宝就各自的执政主张进行公开的辩论,这当然不太可能,但是至少应该让薄熙来有机会为自己进行辩护。在台湾,陈水扁在下台后也被指控贪污,但是在司法定罪之前,他是无罪的;即使被定罪,他可以继续发出自己的声音为自己辩护。这才是真正的司法独立。我们希望中国也可以从王立军、薄熙来事件的处理开始,不再有政治路线斗争,真正让司法独立于政治权力之外。

三、陈光诚事件

这个月发生的另外一件世人关注的事件就是陈光诚事件。陈光诚只是一个为当地弱势群体司法维权的自学成才的盲人,当地政府却以其他借口将他判刑。刑满释放后却又继续对他进行软禁监控。最后逼迫他逃到美国大使馆,“陈光诚”事件完全是地方政府违法行政司法迫害而制造出来的国际事件。

随着经济发展,因为政治改革的滞后,社会矛盾越来越多,冲突程度越来越激烈。出现陈光诚这样的人物,愿意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为自己维权,总比出现杨佳那样拿起屠刀为自己讨一个说法要好得多。中国已经制订颁布了比较全面的法律,如果每一个公民、每一个地方政府都愿意以法律为标准来解决社会矛盾和利益冲突,那么中国的群体性事件会大大减少,也不会出现政府、司法机关被爆炸这样的恶性事件。从这点来看,陈光诚越多,对中国的社会稳定越有利而不是相反。陈光诚成为我们社会的“敌人”,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

我们希望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之后,要改变目前的以武力、高压为手段的维稳格局,必须让法律真正具有权威,让陈光诚成为我们中国人的骄傲。“陈光诚”事件发生后,他可以最终顺利取得护照来到美国学习深造,这是中国的一个进步;但是我们更希望他在美国学成之后,也可以顺利地回到自己的国家,继续可以利用自己的法律特长为周边的普通民众维护权益。这才是中国真正走向民主法治的重要象征。我们不希望陈光诚离开中国后就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国家,和“六四”发生之后的逃到海外学生一样,成为失去国籍的流亡者。我们更不希望,作为这封公开信的签署人,也因为发出独立思考的不同的声音,而变成无家可归的未来流亡者。

四、台湾、美国大选和国民党的启示

我们在海外的几年,目睹了美国和台湾的大选。半个世纪之前,美国黑人还在为自己的平等权利而斗争,现在却已经选出了黑人总统。在台湾的国民党一党独裁半个世纪之后,也终于通过全民选举而重新获得台湾人民的信任而再次上台执政,中国人生活的台湾,终于和平地进行了权力的交接。

国民党的蒋经国先生在决定开放党禁之时说过,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而我们在中国接受的教育,却是“历史选择了共产党”。老师是这样推理的:太平天国的农民起义失败了,洋务运动失败了;资产阶级的国民党失败了,只有共产党胜利了。因此,共产党的执政是历史的选择。

即使这样的历史是事实,难道中国人民只能进行一次性的选择?难道被选择的政党如果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人民就永远失去了再次选择的权力了吗?

中国国民党在台湾的政治改革和执政实践,却告诉我们另外一个真理:一个政党如果失去人民的信任,就会在选举失败后下台;如果失败的政党进行反省而革新,可以再次取得人民的信任而重新通过选举上台执政。这样的国家才是我国宪法上所说的“主权在民”的真正体现。

中国共产党曾经被历史选择成为今天中国的执政党,就像300多年前的满族被历史选择取得中国的统治权一样。但是历史的选择绝不是只有一次,人民也有权力随时更换代表自己执政的政党。这才是真正的历史逻辑。国民党的改革和实践,给中国共产党树立了一个榜样。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改革并最终使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不但可以使共产党实现变革,而可以通过选举而继续在中国执政,也使海峡两岸消除政治障碍而最终实现和平民主统一,只有这样才可以实现中国的伟大复兴。

五、结语

我们虽然只是20多岁的年轻人,但是就像当年的年轻的共产党的创立者周恩来、邓小平们一样,我们到了海外,不但学习西方先进的科技和管理,也在观察、学习西方先进的政治制度,更在思考中国的现状和未来。作为在海外的学子,我们呼吁现任和继任的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大胆选择世界通行的普世价值的政治架构,摒弃一党之私的独裁统治,实行全民普选、政党制衡和司法独立的制度,给海内外的中国青年人一个美好的前程,给海峡两岸的中华民族一个进步的未来。这是中国共产党可以脱胎换骨,并可以继续为中国国民服务的唯一途径。

这封公开信对所有在海外赞同我们主张的留学生们开放签署。一百多年前的梁启超先生在《少年中国说》中写道:“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我们今天呼吁所有海外的年青的学子们,也勇敢地站出来,发出我们对中国的现状和未来的独立的声音。

 

发起人:

范祜昶:亚利桑那斯噶斯戴尔电影学院留学生

彭伟:内华达拉斯维加斯留学生

董世行:密歇根底特律大学留学生

朱晨博:爱荷华州立大学留学生

毕天琪(女):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生

杨梦笔:北加州奥克兰莱尼学院留学生

王敏(女):加州州立大学留学生

胡金娣(女):北加州留学生

 

海外的留学生请与以下同学联系联署,请提供真实姓名、留学学校和联系邮箱:

范祜昶:623-606-6219fanhuchang6@yahoo.com

董世行:562-506-3046dshang413@gmail.com

彭伟:626-927-8770610042720@qq.com

朱晨博:515-708-1201jamesmadison945@gmail.com

 

注:本文于2012年5月30日发表于“纵览中国”网站。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