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709家属及支持者

今天虽然是大寒,但我们的生日派对却热火朝天。老、中、青、幼相聚在李文足家,给张善根大哥和周秀玲大姐庆生。我们共同许愿,盼望王全璋早日回来,和我们一起过生日!
王全璋无罪,公检法有罪!法官周虹、林崑有罪!他们对王全璋及709律师和公民案的抓捕、酷刑、起诉、判决等所有的行为,都是违反中国现行法律的。特别是公检法对王全璋等人实施惨无人道的酷刑,并威胁遭受酷刑的人不许揭露酷刑,是灭绝人性的。
今年春节我要去天津看守所陪丈夫王全璋过年。大年初一,要去天津二中院、天津二分检拜年,祝各位法官、检察官:“猪年少作恶,冤假错案多纠正!”这将是我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春节!
王全璋自2015年7月10日失踪,已经三年四个月了,严重超出规定的案件办理期限。律师会见王全璋却被你们法官设置了无法逾越的障碍!林崑、周虹,你们违法的行为必将在中国法治上留下耻辱的一笔。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维权的道路非常艰辛,你也是幸运的,有太多、太多的人们在关注你。我在为你努力的维权路上也并不孤独。非常感谢大家对余文生律师的关注与帮助。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万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我也会在为你努力维权中,尽力去照顾好咱们的孩子、父母。
三年了,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三年了,苦难卓绝信念坚定。不知道还在监牢里的人在思考什么?甚至还能思考吗?愿他们也能得到上天的眷顾脱离苦海!更希望我们的十亿同胞能活出人的尊严,能享受现代的文明。
今天,咱们分开1095天了。咱们结婚六年,分开三年。全璋,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的活下来啊!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马上就满三年,但至今仍有维权律师被关押在狱中。2017年底出狱的维权律师谢阳已经踏上了为另一位维权律师余文生维权的道路,但他目前仍然受到中国警方监控,与妻子女儿分离已经三年。谢阳今年4月曾参与709维权律师妻子们徒步到天津看望王全彰的维权活动,他说他必须对她们表示支持。
今天的暴共犹如暴秦一样,在不断地筑墙(如网络防火墙)的同时,又在不断地摧毁无形的长城。暴共效暴秦帝业子孙万世传的春秋大梦。然而,牠虽无暴秦的丰功伟业,却有暴秦的愚蠢。牠想御敌于城外,却必将亡于城内。

页面

订阅 709家属及支持者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