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包龙军

在中国一党的体制下,法律没有独立的地位,那靠少数的人权律师来争取司法独立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政治体制不变的话,真正系统性的保护人权是不可能做到的。有些人说维权运动已经终结。在我看来,反抗仍在持续,而抗争的人还在坚持,但并不难乐观。
我深知,这国的司法,已腐烂如斯,败坏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了。但还是让我深感震惊和愤怒,震惊于沈阳当局的肆无忌惮,愤怒于沈阳警方的有恃无恐。
本人在此呼吁全球正义人士跟我合作,讨伐邪恶。方法很简单,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凡是阻止包卓轩出国留学的任何人,请大家披露他们中任何人的孩子、家属有到美英加澳新留学的,告知具体的姓名、职位、孩子(家属)名字、入读的学校等真实信息,我们将采取行动将这些人赶回中国。
你们的英勇,无法用言语表述。 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 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 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你们以你们的勇敢,突破了官方的围剿,激励了家属,阻遏了罪恶,你们理应获得我们这些当事人最高的敬意。值此“709”案两周年之际,也恰逢“人权律师节”设立之初,我们向“709”案全体辩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致敬,“709”案辩护人!
如今的全璋跟我们真是两年生死两茫茫。在整个709案件中,李和平都安然有点小恙地出来了,而全璋怎么还会杳无音信?联想到李和平受到的工字铐、吃药、屎尿附身的酷刑,难免不让我担忧全璋受到了更大的酷刑。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709案”当事人李和平、王宇、包龙军、谢远东的四位律师,于1月4日和当事人的家人一起向天津市河西检察院递交了《法律监督申请书》,并到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递交了《法律意见书》。律师指出公安机关的程序严重违法,要求立即撤销案件、释放秘密羁押的全部律师和公民,并要求检察院予以监督。 [[{"fid":"7432","view_mode":"default","fields":{"format":"default","field_file_image_alt_text[und][0][value]":"","field_file_image_title_text[und][...
自从今年7月9号开始,我们的亲人被强迫失踪了。其中包括17名律师、律师助理及律所人员,还有6名维权人士。所有人的失踪几乎是照着一个版本进行的:从北京和天津带走人的号称“天津警方”,涉嫌的罪名清一色的“寻衅滋事”或仅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连个具体罪名都没给!而且接下来聘请律师的过程极其艰难,有的律师只要表示愿意代理,就有国保找上门禁止代理。
包龙军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律师陈永福于8月31日收到自称为天津市公安局的电话,向律师调查了解相关情况。陈律师在答复中指出:如果警方滥定罪名,而又查明没有相关犯罪事实,作为一件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的人权案件,天津警方最后将彻底无法收场。 关于包龙军案的情况最新通报 今天(8月31日)早上9点,一个18202543929的号码来电,告知其为天津市公安局,收到天津市检察院转办的法律监督函,向陈永福律师调查了解相关情况。 该人询问和了解了律师发函时间,律师是否知道具体承办机关,律师如何知道归天津警方管辖,包龙军是否和案件有关,是否属于北京锋锐律所人员,警方是否和家属接触,...
订阅 包龙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