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晓波

刘晓波 [English / 英文] 《起诉书》(京一分检刑诉[2009]247号)列举了六篇文章和《零八宪章》,并从中引述了三百三十多字据此指控我触犯了《刑法》第105条第2款之规定,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对《起诉书》所列举事实,除了说我“在徵集了三百馀人的签名后”的事实陈述不准确之外,对其他的事实,我没有异议。那六篇文章是我写的,我参与了《零八宪章》,但我徵集的签名只有70人左右,而不是三百多人,其他人的签名不是我徵集的。至於据此指控我犯罪,我无法接受。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时间里,面对预审警官、检察官和法官的询问,我一直坚持自己无罪。现在,...
——我的最后陈述 刘晓波 [English / 英文] 在我已过半百的人生道路上,1989年6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转折时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七七级),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我的读书生涯是一帆风顺,毕业后留在北京师範大学任教。在讲台上,我是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同时,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识分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过引起轰动的文章与着作,经常受邀去各地演讲,还应欧美国家之邀出国做访问学者。我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无论做人还是为文,都要活得诚实、负责、有尊严。那之后,因从美国回来参加八九运动,我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投入监狱,也失去了我酷爱的讲台,再也不能在国内发表文章和演讲...
2010年2月1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 刘晓波 的上诉,维持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处以其11年徒刑的判决。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告诉 中国人权 :“法庭上他们宣读完判决书,晓波说了三个字:我无罪。”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指出:“这一裁决,再次显示了中国的法院只是当局进行社会控制的政治工具,它不能也不会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 对人权活跃人士和国际社会而言,刘晓波案的终审裁决是中国官方发出的进一步钳制言论自由的清晰信号。维权律师、《零八宪章》签署人滕彪告诉 中国人权 :“政府完全用政治考量取代了法治。重判刘晓波也说明了这个政权虽然表面强大,但背后还是心虚。”滕彪还说,刘晓波“...
2009年12月25日,中国著名知识分子 刘晓波 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有期徒刑。消息传出,国际社会纷纷发表声明,谴责中国政府这一侵犯言论自由的判决和对普世人权价值造成的恶劣影响。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皮莱(Navi Pillay) 发表声明 , 指这一判决「反映出中国在保障和促进人权方面的严重倒退」,并对此予以关注。美国、欧盟和加拿大等许多国家政府也发表声明进行谴责。人权团体强烈批评中国 当局因刘晓波行使受本国宪法和国际法保护的权利而对他的重判。此外,一些在《刑事判决书》中被引用证言的证人则分别发表声明,澄清事实,质疑被法院引用的 证词。...
2009年12月23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著名知识分子刘晓波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庭审进行了不到3个小时便告结束。法院外警方戒备森严。像中国的许多案件、特别是被认为政治上敏感的案件的司法程序一样,该案的庭审情况严禁外泄。目前外界所能了解到的情况是,刘晓波对当局的指控做了无罪辩护;约有20人获准旁听,包括刘晓波的弟弟刘晓暄和妻弟;主审法官是贾连春,也就是之前以同样罪名给维权律师高智晟和艾滋病维权人士胡佳定罪的那一位法官;法院将於12月25日做出宣判。 许多人被禁止进入法庭旁听庭审,包括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十几位外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官员,其中包括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的外交官,...
中国人权 获悉,在“六四”19周年之际,当局进行严密监控,但“天安门母亲”仍以各种方式悼念“六四”死难者。丁子霖和徐珏前往木樨地、张先玲和黄金平在万安公墓祭奠,尹敏在遭警方警告后改在家中纪念亡灵。 与此同时,当局对其他悼念者采取了强硬的打压手段。6月3日,准备前往天安门广场为“六四”死难者默哀的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警察强行押回家中。6月4日,异议人士刘晓波夫妇在准备回父母家吃晚饭时遭警察拦截,当他拒绝警察的谈话要求后,几名警察强行将他带到设在他家附近的小黑屋中扣留了一个多小时。 6月4日下午,贵州人权讨论会在贵阳市广场举行的“六四”纪念活动遭当局驱散,200多名警察前往市广场抓捕与会者。...
在雪灾造成中国前所未有的交通大阻塞、阻隔了数千万人的归家之路之后,海内外数十名包括学者、记者、民运人士、作家、律师等在内的人士於北京时间2月15日联署了一封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全文附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废除使农民工沦为二等公民的城乡户口二元制。 中国人权 获授权首发这封公开信。 这封由刘晓波、丁子霖、胡平等签署的公开信说,世界各地时有雪灾发生,各国都有自己的合家团聚的传统节日,“但唯有中国的这场雪灾阻隔了数千万人的归家之路。因为中国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农民工。” 公开信说,造成这一庞大的二等公民群体的根源是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规定他们不得改变农村户口;...

页面

订阅 刘晓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