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晓波

刘晓波 先生于今天去世,享年61岁, 中国人权 深感悲愤,并沉痛哀悼。刘晓波是是中国人的良心。他是非暴力公民运动的倡导者,也是中国宪政民主的先行者,呼吁中国社会和平转型,为中国人民谋求一个更好的未来,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他不仅力劝中国政府,同时也勉励中国人民争取更美好的未来而尽了最大努力,最终以身殉道。 “刘晓波因在《零八宪章》和其它文章中阐明这种构想而被中国当局剥夺了自由,这凸显了这个政权的懦弱和无德。他们放纵监狱毁了他的健康,显露了其残忍的本性。”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他们拒绝了他离开中国去接受医疗的最后愿望——这是对刘晓波尊严的终极打击,暴露了中国当局的真实面目和不人道...
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这是实至名归。刘晓波找到了一条阻力最小,理由最充分的道路,他的最终目标是没有人胆敢公开提出反对的。如果中国真的走上了民主的道路,那么,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全世界将会得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对人类共同的文明发展可以起绝大的积极作用。
为了所有人都有自私的权利,必须有一个道义巨人无私地牺牲。为了争取到一个“消极自由”(不受权力的任意强制),必须有一种积极抗争的意志。历史没有必然,一个殉难者的出现就会彻底改变一个民族的灵魂,提升人的精神品质……特别是我们这个民族,更需要道义巨人,典范的感召力是无穷的,一个符号可以唤起太多的道义资源。
推选刘晓波的,也不是现世的人们,而是倒在长安街上的亡灵们,他们要让这位前「黑马」代表他们,来告诉这个世界,杀人不是政治,只是兽行;反杀回去,又在重复兽行。中国要争取讲道理的那一天。
直播一個民族的死亡/直播一個國家的死亡/哈利路亞,只有他一個人在復活中……
這是種煎熬,對垂死之人和所有與之共命運的人來說都是。是的,我說的是劉曉波,一個正在死亡邊緣、等待死亡降臨的人,一個標誌着這個時代的苦難與抗爭的人,一個必將不朽,並會永遠存活於歷史和記憶中的人。
无敌的刘晓波,仍旧没有敌人。但从关押无敌的刘晓波,到关押非暴力的许志永,再到关押不合作的唐荆陵,它们已然失去了所有的朋友。而那张摆在诺贝尔委员会领奖台的空椅子,却似乎时时刻刻在提醒没有了朋友的它们:你们将四处受敌!
很多精英人物推动历史进步,其意义都不是在当时就被认识到的,都是经过一段时间才被认识到,所以我们常常将这些义士是在做一种殉难的工作。殉难的时候,他们肯定是孤独的。但我是研究历史的,我还是相信历史,刘晓波在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里程碑式的意义早晚一定会写进历史。
刘晓波被谋杀,不知道会不会提醒人们该反省:对不懂良知为何物,对听不懂善意声音的中共,是否仍要锲而不舍地表达我们的良知与善意?对“和平理性非暴力”这个概念,是否应该再认识、赋予新的含义?
我个人期盼西方民主国家向中共当局施加最大的压力,让刘晓波到国外接受治疗。我更呼吁,中共当局公布刘晓波的病情报告及治疗方案。我也相信,在未来的民主中国,在实现转型正义的过程中,每一个加害过刘晓波的凶手,从作为中共党魁的胡锦涛和习近平到狱卒和狱医们,都会被送到法庭的审判席上。

页面

订阅 刘晓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