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宇律师的律师李昱函被带走,呼吁关注

2016年03月15日

在北京执业的沈阳律师李昱函于2016年3月15日21时许发出消息说,她于3月1日去天津市看守所再次要求会见王宇时被告知:王宇现在已经认罪,希望好好配合公安争取得到宽大处理,所以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解除家属聘请的律师,按要求选择了律师,并且已经签订了委托合同。李昱函律师提出要听到王宇亲口解除委托的决定,并要求看王宇自己签的委托,但都被拒绝。李昱函一直没有收到王宇妈妈解除委托的消息,所以准备再去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宇,但3月15日她被沈阳市和平区政府及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的截访人员用警车带往沈阳。


王宇律师的律师李昱函被带走,呼吁关注
2016年3月15日

3月1日去天津市看守所再次要求会见王宇,李斌这次不说要求家属关系证明了,而是说王宇现在已经认罪,希望好好配合公安争取得到宽大处理,所以她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解除家属聘请的律师,按要求选择了律师。并且已经签订了委托合同。因此你和文东海的辩护律师身份已不再被确认。我提出要听到王宇亲口解除我们委托的决定。李斌说在侦查阶段绝对不允许见任何律师。我当即问他你不让见律师?那王宇是怎么与她委托的律师签署的委托?他说这不属于见了律师。我又提出要看王宇自己签的委托,李斌不给看。我斥责他们的做法既违背刑诉法的规定也不符合二院三部《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决定》。李斌说《决定》只是指导意见,不是法律可以不执行;刑事诉讼法是对一般而言,王宇的案子特殊。我怒斥他们执法犯法、依权滥法!既然王宇认罪了怎么还被从涉嫌寻衅滋事罪到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又到颠覆国家政权罪三级跳?他说:你说什么也没有我们就这么决定了。最后我提出我是家属委托的一定要由王宇家属来解除委托。李斌答应会让王宇家属来通知对我委托。到今天已经半个月了,还没有王宇妈妈解除委托的消息。所以我想到所里开律所会见函。不巧主任司坤明去新疆出差不在北京。我昨晚又因被和平分局驻京办的高一鸣推倒身体不佳在医院度过一夜,原定今上午见该局薛岩副局长也没见上。因为之前我一再要求和平分局给我解决一台便携式制氧机始终未得解决。这次二会期间与其他维权困难者一起研究给我救助一万元。昨晚在医院花的医疗费我要求治安大队解决。上午治安大队的薛文磊副大队长说给我汇了3000元医疗费。我去外面银行取款时被警察查验身份证给送的久敬庄。现在被和平区政府及和平分局的截访人员用警车带往沈阳。

这架势非拘不可了!

请大家关注!

李昱函律师电话:
18640514029和
18600904580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