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Did you mean
旅长 八十 1989
Total results: 368.
New!
中共四川当局以疫情为由阻止黄琦与垂危之中的母亲见最后一面,这完全是丧尽天良,违背法制与人权。疫病只是个借口,而阻止黄琦与母亲见最后一面,才是目的。当局这种完全不顾人伦道德的行径,是公然背离人类文明,挑战人道底线。
New!
我们曾经以为中国已经非常黑暗,现在才知道习氏中国更堕落、更黑暗。如今的习氏中国,透支几代人的生存资源,有了几个钱,以为自己可以自绝于西方文明另立规则。在这种狂妄自大中,武汉肺炎的疫情应付及愚蠢狂妄的战狼外交,让世界看清:有了中国因素,全球化难逃黑化命运。
敬爱的一尊同志,你曾抗200斤麦子走10里山路不换肩,你前几天在昆明还神采奕奕红光满面,团拜会上你还精神抖擞出口成章,这说明你身体健康毫无疾患。那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屈尊前往武汉去体察一下疫区老百姓的苦难?你心里究竟有没有“人民”二字?
( 十一 )( 十二 )( 十四 ) 1989年6月5日中午,我躺在床上,先是几位校医突然进屋来给我注射针剂,几乎是同时,来人把我丈夫蒋叫了出去。见此情景,我心里已明白了八九分。过了一会儿,蒋回屋来对我说:“我们的儿子已经不在了。” 听到丈夫亲口告诉这个噩耗,连日来那不祥的预感得到了证实,我所有的期盼和幻想霎时间化为乌有。此时此刻的我反倒十分镇静,也未昏厥,只是头脑里一片空白,丧失了思维能力——似乎时间停止了,空气也凝固了。我说不出任何话语,只是呆呆地望着周围的人们。“丁子霖,你哭啊,哭啊,哭出来吧!”同事大声喊道。在众人的推拉和呼喊下,我终于哭出了声音;但由于大夫事先给我注射了镇静剂,...
柏林墙被拆除30年后,人类早已进入信息互联互通的数字时代,但在专制世界与自由世界之间,还有一座柏林墙需要被拆除,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防火长城。深受信息柏林墙之苦的中国人,当然希望、也永远感佩国际社会推墙的努力;但如果不能帮忙推墙,请你们不要帮着加固这堵墙好吗?
天水是一位博学多才,很有个人修养,具有人格高尚品德的人。他为人谦虚,处理事情雷厉风行,爱憎分明,有情有义。在天水逝世两周年之际,我们永远不要忘记,那些为中国运动而英勇献身,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先驱们,我们的心永远与他们紧紧在一起,他们将在我们的心中永恒!
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中共始终把国际法规视为无物,而建立在民主和法治的体制框架基础之上的国际法规对中共的作为则似乎难以有效约束。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中共都采取首鼠两端的立场,心中有不满,但不敢得罪,生怕失去商机。如果所有发达国家都如此,那中共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
在监狱服刑的7年中,陈子明转来的300美元是唯一的一笔救助款,使我感到了无限的温暖,这股暖流一直延续到今天!如果没有陈子明,我当年死在监狱里或许都没人知道——尽管那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因此我感谢子明兄!
赵传,是一部人格化的当代中国史,是反省之书。它详述若干令人扼腕的史实,如:邓胡矛盾;胡赵矛盾;邓赵矛盾;经济改革派的内斗;体制外激进派对体制内外温和派的抵制;体制内外温和派的散乱、无法整合;赵的策略失误。作者直面历史,以中肯的态度冷静记录,留下血的教训。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30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十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