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羁押

New!
我在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在流亡中抗争。走过城市、乡村,告诉人们,黎明近了,自由近了,公义近了,爱,已悄悄到来。告诉人们,邪灵其实没那么强大,他们端坐的不是金字塔尖,而是火山口上。告诉人们寒风肆虐时,春天,已不再遥远。
New!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发文 ,宣告经过她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她的监视居住,并归还扣押她的物品,但对她如何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仍然语焉不详,并且威胁她不准公开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施明磊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当局滥用刑事强制措施,用监视居住限制家属的活动并恐吓威胁家属等株连手段。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许会见律师。 我不是“颠覆犯”了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我的监视居住!长沙国安明知道我跟案件无关,对我监视居住的目的就是让我不要发声,...
New!
今天,我们和你们——广大的民众都有责任和义务,发出强烈的呼声:以法治国,停止以言治罪!一起来追问:张冬宁、丁家喜、张忠顺等,以及无数的网民,何罪之有?一起来追问:高智晟在哪里?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快要来了。
New!
“新公民运动”倡导者 许志永 的女友 李翘楚 在 推特 上发表文章,详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没有合法手续对许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进行搜查、抄家,并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她传唤24小时的经过。她被戴手铐致手腕红肿疼痛,在24小时内被讯问3次共约6小时,被贬低人格,被威胁关看守所让她崩溃,被强迫保证与许志永疏远关系,被迫忍着经期疼痛在冰凉的监室石板上睡觉,其按医嘱服药的要求被拒绝。传唤结束后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国保跟踪监视。 2019年12月26日开始,中国警方在多地拘留和传讯了十几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许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呼吁更多人关注“12∙26公民案...
New!
朋友的先生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家喜的所有物品(手机,电脑,个人用品)都不见了。但是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派出所责备她先生不应走漏家喜被抓的消息,威胁不许再对此事出声,否则全家有麻烦。
New!
朋友的先生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家喜的所有物品(手机,电脑,个人用品)都不见了。但是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派出所责备她先生不应走漏家喜被抓的消息,威胁不许再对此事出声,否则全家有麻烦。
据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的文章:2019年10月1日,葛开英、刘小玉、韦开珍、周静珠、王永风等数名上海访民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观看阅兵飞机时,被一群不明身份、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处的陌生人包围,被强制押到右外东庄90号接济站(上海政府设立在京城关押维权者的临时黑监狱),之后被押回上海、送往各所在地派出所审讯,随后全部被刑事拘留。其间,家住黄浦区的访民在火车到达上海站后即被戴上手铐,到派出所后被铐在凳子上,而家住普陀区的几人,家属持法律抗议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通知书;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刘小玉,在派出所被扣押整晚后,也同样被送往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关部门投诉并索要刑事拘留通知书,均未被理睬。...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就《谈谈我认识的程渊》一文发表 声明 ,指该文严重不实,无视富能机构在公益事业的贡献,试图利用资金来源抹黑程渊和富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恶意将程渊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进行联系、嫁接和影射,严重侵害了程渊的名誉权。声明说,此文所有网帖均匿名并在同一时间段于众多境外网站发表,有理由相信这是同一黑手背后操纵的令人不齿的网络抹黑行为,目的很明显是试图利用舆论对程渊和其他当事人进行未审先判的网络抹黑和审判。施明磊敦促这位自称为程渊友人的发帖者自行删除所有网帖,停止侵权行为,并对程渊道歉。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随着习近平独裁政权的兴起,“一国两制”正在走向死亡。这是一场对我们都珍惜的普世价值的全球抗争,香港处于这场抗争的前沿。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无情镇压,年轻一代已经承担起保护我们家园的角色,勇敢地站在腐败的体制前。
耗费巨大的大阅兵,本该是让纳税的人民有可被强力保护的安全感,有正义终究会打败腐恶的激奋感,但结果却让民众进一步体验了惊恐和伤痛,防范和对付之剑反刺向手无寸铁的大陆平民。民主和自由的脚歩,决不是靠强权就能压制的!

页面

订阅 任意羁押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