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羁押

香港的大规模反抗运动是一场中国政府合法性的危机。这场反抗也是在呼吁世界其他地区支持我们为尊严、平等和自由所做的奋战。这些走在游行队伍最前方的、出现在城市大街小巷的抗议者,可是在面对一个极端强大的共产主义暨法西斯主义政权。
2019年9月2日 程渊的姐姐程晓娟 在推特上贴出程渊哥哥程浩写的 《第二次传唤记》 ,讲述他因程渊一案再次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传唤的经过。8月29日晚警察拿着空白传唤证传唤程浩,经程浩质问后,警察在“被传唤人”栏填上程浩的名字,但传唤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传唤 ,警方讯问内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发帖为程渊呼吁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传唤事由和依据,但警方拒绝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绝进食一天,双方僵持超过20小时,最后程浩被警察抬出讯问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传唤证,被警察拒绝。 程渊 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虽然说紧急状况难以正式颁布,但执行上则与之无异。独立、自由的媒体将面对严重的打压,以各种规例去骚扰、限制,亦可以诉诸司法。以各种名义去冻结资产令其不能运作。香港不再行法治,而是恐怖统治。
法律是守护社会底线的最后一条防线,媒体则是观察、监督和预警社会机制走向堕落的重要屏障。当你们不遗余力地把李秀娟们逼迫得看不到丝毫希望的时候,我只想送你们一条最近网上流传甚广的箴言:有人说我们看不到希望,其实他们也看不到希望,这便是希望。
我和豌豆豆每日都在为你祷告。这21天,我没有掉眼泪,为着自己的难处,因上帝与我和宝宝同行,他与我们共同行过每一天。不用担心孩子们,有上帝的保守,孩子每天都很平安、喜乐!也不要对我有任何愧疚与亏欠。
我从未见过高智晟先生,但他却是我敬佩、敬重的人之一。他出狱不久,通过别人辗转寄来8000元人民币。那是爱心人士让他去看牙的钱,他却无私给了我们母子。每每想起此事,我内心都非常温暖、感动、感激。一件小事,折射出了一个人宽广、博大的胸怀。
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向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家安全厅提出控告,要求检察机关: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终止对控告人的刑事侦查并撤销刑事立案;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撤销对控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立即归还控告人被扣押的证件、驾照、银行卡、手机、电脑等物品;依法追究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采用粗暴对待、威胁的方式讯问、连续长时间审讯控告人的法律责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渊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头套、手铐,被强制带到街道办事处一直审讯到次日凌晨3时左右。其间,国安威胁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在中国一党的体制下,法律没有独立的地位,那靠少数的人权律师来争取司法独立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政治体制不变的话,真正系统性的保护人权是不可能做到的。有些人说维权运动已经终结。在我看来,反抗仍在持续,而抗争的人还在坚持,但并不难乐观。
港人有“不自由毋宁死”的意志。港人到了最后一搏的时候了,国际社会也是救港人于水火的最后时刻。香港如果全面沦陷,那是民主自由的沦陷。救救香港!
江林当时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中校,她目睹了那场大屠杀,还看到了众将领如何徒劳地劝说中国领导人不要用军队镇压亲民主抗议者。那之后,当局把抗议者关进监狱,抹去杀戮的记忆,她虽只字不提,却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

页面

订阅 任意羁押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