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香港民主派初选,仍然有61万市民大排长龙,并不畏惧悬在头上的利剑。这显示支持勇武抗争者已是民主派选民的主流,香港人真是没有被吓倒。打不死,压不倒,现在是吓不跑,如此坚韧的抗争意志,强权能够怎样?
——初选投票,是国安法通过后,战胜恐惧的第一步,感谢香港人的勇气与智慧,让世界知道香港人未投降,给出政权一个坚定而清晰的讯息:“香港人没向共产党卑躬屈膝”。
2015年7月9日中共当局展开对律师的全面镇压,被称为709事件,其行动和影响持续至今。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声援在押的许志永、丁家喜、张展、余文生、郝劲松、戈觉平等人,赞赏他们作为律师和公民为了人权事业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谴责中共政府剥夺当事人通信和会见权利等违法行为。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关于许志永、丁家喜、张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声明 许志永、丁家喜是中国公民运动的倡导者,中国公民运动以推动中国公民社会建立为宗旨,长期不懈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而努力,主要有推动农民工受教育平权等。 据此前公开的信息以及相关当事人的介绍,我们得知2019年12月初许志永、...
中国人权编者按:武汉市民张海通过起诉等法律手段将政府置于法律框架之下解决问题,代表着普通民众法律意识的觉醒;武汉市中级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受理该案,将是测量中国是否法治国家的试金石,让我们拭目以待。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随着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继续以令人棘手的凶猛之势席卷全球,许多媒体和团体编制了针对新冠病毒起源、轨迹和传播的英文的时间表。 中国人权选择了以下两份中文的时间表,它们汇集了中国政府、新闻界、科学界、社交媒体等发布的资料以及英文报道的资料,从国内受疫情影响的人的角度和读者对象是中国人的角度讲述了大流行病的故事。 其中一个时间表显然地将中国当局对疫情的认识追溯到2019年9月18日。我们认为,与中国政府的官方叙述和时间表相比,这些时间表更能帮助我们加深对中国人民在疫情期间的经历的了解。 武汉疫情时间线 《武汉疫情时间线》是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在多名人士的帮助下所做的。​...
中国人权编者按:本文为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所作的他与身居湖南的维权人士谢文飞的越洋长谈记录。谢文飞从2013年至2014年,在全国8个省20多个城市参与了各种旨在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捍卫人权的活动,也因此,他数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获释;本文记录的长谈是在4月初。在谈话中,谢文飞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热爱共产党,甚至写过获奖长诗《党啊,你是我心中永恒的太阳》的被洗脑青年,在通过网络接触到真相后不断进行认真思考,从而转变成为追求言论自由、致力于为实现民主宪政的中国而抗争的人权捍卫者的经历。
——我们国家的现行“宪法”就是一部伪宪法。宪法应是不直接进行治理的全体国民政治意志的体现,而不是某个君主或某个政党意志的体现。现行“宪法”不是一部真正的宪法。它不是中国人民用来创设和规范政府权力的根本法,而只是执政党用来组建和运行自身政权的操作手册。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和失踪,一次又一次的监禁和酷刑,高智晟没有屈服。只要有机会,他就拿起笔,记录他的遭遇,记录他人的不幸,并控诉这个政权的荒谬和野蛮。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写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联网上读到一封关于法轮功问题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当时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国人对此问题噤若寒蝉,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一个律师为此公开呼吁,必定冒着极大的风险,需要非凡的勇气。我因此记住了这个律师的名字:高智晟。 当时维权运动刚刚起步,活跃的维权律师全国加起来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认识高律师。不过当时那封公开信的风险难以评估,他随时可能被捕入狱。...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刘巍被吊销律师执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刘巍号召北京律师参与律师协会直选,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陈建刚为此撰文,回忆跟唐吉田的相识相知及自己从商业律师转型为人权律师的过程,指出中共对人权律师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师们因此付出了惨重代价。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被吊销律师证的第十个年头,许多律师在撰文纪念之时也在提及当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学业,又要学习英语,事烦人懒,本来想逃责,但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都是我熟识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师,过从几乎贯穿我律师执业的整个过程。想想我还是要写一点故事,算是举轻明重,抛砖引玉。...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