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大众们认为范冰冰领取「国家精神造就荣誉」是对这个社会的一种讽刺。其实,所有极权制度下的「国家精神」都不是甚么好东西,无外乎是臣服精神、阿谀精神、嫌贫爱富的精神、欺软怕硬的精神和不问是非只问成败的精神。那些健康向上的人类普世价值是不会被当权者所承认的,也是不会在极权制度统治下的社会中发展壮大的。
六四的失败不应被看作一种失败,而是一个新时代的真正开始。八九民运以一种举世瞩目的惨烈方式结束,从道义上讲让中共政府输掉了底裤,在这种道义的巨大冲击之下,六四之后,普世价值才真正在中国开始了大规模传播并具有了生存土壤。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那个日子格外陌生/给我临终前的勇气/呕出一个时间的诅咒/五十年的辉煌/只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
这本诗集展示了当代汉语诗歌直面极权主义灾难时所能达到的深度与广度,是对二十五年的“地下写作”的一次彙总,必将啓发更年轻的一代诗人向更深更广的领域探索,也将成为未来的六四博物馆中一份不可或缺的史料。
国际分工的广度和深度已超越国家的边界,核心技术层出不穷。任何民族想要拥有每一种核心技术,以便万事不求人,违反了经济全球化的真谛。坚持这种看法,则意味着对时代基本特征的误读。中国必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这才是对国内外日增的经济摩擦釜底抽薪之举,也是根本改变国内收入分配之举。
自2011年开始,屠夫更认同政治反对和体制变革的主张,将这些主张贯彻到行动的层面,如其《杀猪宝典》所显示的,屠夫并不回避抗争,恰恰相反,与此前主流的维权模式相反,屠夫主张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更倾向主动积极的抗争/推墙行动。
不管怎么说,林同学道歉了,难能可贵。但仔细一看,问题又来了。他在道歉信中说:“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我觉得,这几句话比念错一个字问题还大。唉,这见识,比读错字更让人失望。
我不得不承认,我时常感到自己是负有原罪的人。这里的「原罪」不是来自神的国,它恰恰来自人的国;我背负的是整个社会结构不公的原罪。我实在没有理由不向前走;我实在没有理由仅为自己而向前走。
在法治基础上完善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保障人们的安全感。这些年资金外流中的一个重要趋势,就是中产阶层甚至一般民众加入了这个过程。无论是富人的资本外流,还是中产阶层包括一般民众的资金外流,都与财富的不安全感有直接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动辄打打杀杀的狭隘民族主义言论就是很值得警惕的,因为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没有吓住别人,反倒造成了国内民众的不安。
年味在哪里?不是浓烈而是淡泊,不是热闹而是悠然,不是兴奋而是恬静,不是充满而是空白。那时的鞭炮没有这么多这么精彩,对联没有现在这样工整这么美观,甚至菜肴也没有现在的丰富现在的美味,但那时有淡然和从容,有自然和亲情。我们不会过节,是因为我们不会生活。说得更难听一点,没钱的时候我们活不好,有点钱了也活不好。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