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达赖喇嘛是卓越的宗教领袖,他的中间路线理念具有本质的柔性、善意和悲天悯人的情怀。他的言论见证了他对中华这块土地深怀情义,更对伟大的佛教传统数如家珍。的确,中国不仅是伟大的佛教传统的接力者,而且事实上已经成为最大的佛教文化国。
——深圳永远没办法超越香港,是深圳的司法状况,是与国际接轨的一套观念体系,在这方面,深圳很难超越香港。现在不可能,在可见的将来也不可能;甚至永远也不可能,除非中国发生一些比较重要的政治政治改革,否则,以现在的体制,香港的地位是不可能由深圳替代的。
——对中共来说,天下没有比维持一党专政更重要的事,一国两制也好,一国一制也好,都要服从一党专政的大原则。习近平在位也好,退位也好,中共都不会改变对香港的基本政策。香港人的命运,唯有寄托在历史变迁的必然性之中。中共逆时代潮流而动,最终会在时代潮流中没顶,这是历史规律决定的。
——无论红二代还是老百姓,无论大资本还是小职员,包括中国那将近一半的穷困人口,都已经认识到民主法治的优越性。他们既要求有富裕的生活,也要求自由和尊严,更希望得到人身保障的权利。如果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独裁专制统治,就只能行使他们暴力推翻暴政的权利。
——习近平应该最清楚,因为正是他本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严重误导了特朗普,对美国和全球疫情失控,都带来了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国际社会追究中国政府对此次瘟疫大流行的责任之压力,早已成为习近平最大的心病。仅仅数月,中国地缘政治形势的恶化,就彻底断送了四十年中共历届政府积累的外交成果。中国的国际环境,甚至还赶不上毛泽东的文革时代。
——不错,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没有“人权”和“自由”这两个词汇或概念。但这不等于中国人没有对人权和自由的感觉和追求。108年前,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今天的台湾有着成熟的民主制度,在人权与自由方面有十分良好的记录。台湾远比大陆更好地保持了中国的文化传统,这有力地证明了人权价值的普适性。
——由于中国过去长期奉行极左,反“左”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此“左”非彼“左”,中国的极左和西方的所谓“白左”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中西之间的“左”、“右”对接变成了一场跨洋误会。这场误会不仅会让我们失去反极权的同盟军,而且已经产生了自由派内部的价值观混乱,甚至可能改变“自由派”本身的底色。
——准确了解了中国流氓的特点和作用,就在很大程度上了解了中国的革命。反过来说就是,不了解中国流氓的特点和作用,就不能充分了解中国的革命。流氓各个民族各个国家都有,但中国的流氓自有“中国特色”,因而,中国的革命与中国的流氓之间,也会表现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关系。
——中美关系恶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从7月开始两国进入了冷战状态,中美两国在军事、谍报、经济和政治领域开始了全方位对抗。虽然中共在贸易和技术上高度依赖美国,却仍然坚持以美为敌和对美强硬,其制度原因是“民主恐惧症”和“政权虚胖症”这两种红色政治基因。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所谓“新冷战”,美国采取的既不是“遏制政策”,也不是防守。而是主动出击,如入无人之境。而中国,既有骑虎难下,骑上去容易下来难的困境,又在全世界没有真正的盟友。从这个意义上讲,“新冷战”根本不是冷战,如果一定要说美中之间会有一场“新冷战”,它要真打起来,可能就“首战即终战”。

页面

订阅 评论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