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在习近平治下,中央集权无度、个人集权无度,重大政策性权力操于“领导小组”和领导人之手,中共政体迅速失去了邓、江、胡时期的体制弹性。过度集权之后的习近平别说政治改革,连经济改革只怕也没条件、没机会了。就治绩而言,习近平之治当然没办法与胡温之治比优。
希望这次政府关于私有产权保护的意见,不是应付当前经济危机的一时之举……不因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而变化,不因政府的需要而被破坏,不因权贵集团的利益而无法落实,不因意识形态的变更而变更,不因官员的变动甚至政权的更迭而改变——则中国幸哉!中国人民幸哉!
作者按: 本文是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山重水复的中国”之第三部分,现再单独成文推出。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国内有专业性解读,但我以为都没有读出该书的要害之处,我所概括的“福山路径”,福山自己也未必认可,但这很可能就是中国目前正在展开的一条路径。
有关中国未来的关键变量是政治问题。共产党必须明白如何分享权力,这样才能维持它的权力。政治霸权肯定会带来相对的经济停滞,导致社会压力日益严重,政权和制度加速衰落。
无论运动事业多么高尚,或者对手行为多么卑劣,仅靠自发的、临机而动的抗争,即使这些行动都能完好执行,也很难战胜对手。而如果制定计划确定如何系统地组织公民抵抗,以及如何让大众接受,去实现选定、聚焦的目标,这样运动就会获得推进的力量。
中共在大概率不能夺取政权的情况下夺取了政权,中共在大概率会崩溃的情况下没有崩溃,中共在大概率会向宪政转型的情况下没有转型。中共会向何处去?中国会向何处去?我期待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答案。
言论自由与否是文明社会与野蛮社会的分野,言论自由及其包含的传播自由是人权的核心,这早已是今日人群里的常识,压迫者、被压迫者孰不明白这点!扼死言论自由的唯一作用就是它是强盗政治的命脉,它能扼制出一个死的社会,却是喝血政治的活命要诀。
让更多的人明白非暴力抗争的有效性,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对权利的维护中,最后的结果将不言自明。无法预料中国政治变局将以什么方式展开,但非暴力抗争的作用终将显现。这需要人们耐心而扎实的努力,而不是对非暴力抗争的否定。
在问及中国问题之解的时候,许多朋友都回答我:强权就是答案,中国不可一日无强权。然而,我要说:强权不是答案!
就中国来讲,阻碍政治民主化的最基本因素,应该是执政党领导层的意愿和抉择,即他们不愿意改变现存制度(而失去权力或怕秋后算账)。当然,制度与政治文化等环境因素也严重框限中共领导层的思想与行为,使其不得或难以越雷池一步。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