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任何政府,没有人民的合作就无法生存。不合作是反对派运动可以运用的最有力的一类非暴力方法。在战略范围内机智地选择和计划这一类行动,会增强去除政府权力资源的可能性。不合作试图传递的信息是:“我们,人民,不再帮助政府压迫公民。”其目标是让政府难以运作。
在2018年7月这个微妙而关键的转折点,社会预期开始发生变化,预期其实就是人心,人心的变化比宫廷政治更值得我们关注。权力者在故作镇静,越来越多的民众却开始看透棋局。虽然民间社会对很多问题的认知存在差异,但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反感,对习近平形象、能力的否定,正在成为一种广泛的共识。
中国根本没有什么“人口危机”,所谓“老龄化”的问题,是中国政府不愿意为中国人养老付钱,当年批判“养儿防老”,如今又反其道而行。倘若全中国有一亿贫困老人,每年政府补助两万元,总计亦不过两万亿元(合三千万亿美元),这之于人民币动辄“放水”数万亿,“一带一路”浪费无算万亿,实在是中国政府对不起中国人民。
中国人口的长期预测,其实具有非常紧迫和现实的政治意义。现实的政治意义之一,就是习近平很可能已经没有时间,因而没有机会实行缓解中国人口危机所必要的重大改革。这意味着不仅不存在所谓「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可能,而且红二代很可能无法逃脱一场革命对他们父辈和自己的历史罪责的全面清算。
“文革是中国当代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它虽然已经终结四十多年了,但怎样认识和评价“文革”的斗争还鲜明而尖锐地存在着。“千万不要患文革健忘症”,我们如果不正视这场斗争,并取得这场斗争的胜利,“文革浩劫”还可能重演。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我们任何人都千万不可忽视和轻视!
记忆还有一种非常重要的作用:记忆和历史本身对权力是一种限制,对统治者有一种约束的作用。为什么今天很多历史研究方面书籍的出版会遭遇到非常大的阻力,甚至比一些反映社会现实问题的书遇到的阻力还大,这是历史力量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这种制约,这让他们产生恐惧。
亡国之君的下场都不怎么样,但崇祯尤其惨。但是,他的下场,跟他当初的选择,是有密切关系的。大厦将倾,有力者想要挽回,不是不可能。但是,恰好挽回者是崇祯皇帝朱由检这样年少轻狂之辈,他所做的,不是挽回,而是加速倾倒。
关心政治,乃至于参与政治,一种公民政治本身,是生而为人的人性,是启蒙了的国民的公民自觉,更是法律人天然的禀赋,而构成了法律从业者须臾不应忘怀的天职。现代治理是一种法律治理结构,而法律治理,是法律人的治理。
历史证明,这种看似宏大的经济体制导致了一系列病态的经济学现象:首先是体制的过渡干涉,导致企业大面积国有化,私人企业发育缓慢,其次是无所不在的官僚主义现象。最后是各种利益群团几乎绑架了国家。胡鞍钢会理所当然地输掉他的人生,正如我们也同样会走进一种不可抑制的大败局之中。
提升共同底线,就是降低对缺德行为的总体容忍度。如今,国人的共同底线是:不能容忍长生生物、武汉生物疫苗造假的缺德行为。现在,让我们来点头脑风暴,不妨试想这条底线会往上一步步提升。提升底线要靠谁?主要靠国人自己。思想的觉醒,观念的变化,问责意识和权利意识的增长。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