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腐败

明朝皇帝为了维护它的既得利益,设置了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这些机构,就是皇权“绞肉机”的运转系统。“绞肉机”在运转的过程中,不仅不停地制造着冤假错案,让无数人死于非命,而且其维持运转的成本也在不断增加。但它又不得不加大成本维持运转,否则皇权寿命就会终止,最终吞噬掉皇权本身。
搞反腐败应该有个交代,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央的反腐败是真正的反腐败,不是假的反腐败;是全面的反腐败,不是选择性反腐败;不是我想反谁的腐败,谁就腐败;我不想反谁的腐败,我就把他保护起来,就不承认,不认账,装聋作哑。我觉得,如果这样做那是人性丧尽。
不要再无节制地刺激中国人的梦想了,也不要妄称“中国崛起”,那会把中国变成一个疯子。中国经济进入世界前二位其实只是一个幻象,中国经济的实际质量很低,充其量只是世界金融的试验场,有一天浮云散去,你会发现留在中国大地的只是经济的废墟。
习近平近来的形象配得上一句歇后语,叫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曾令习近平攀爬权势巅峰的反腐,现在早已经成为惨不忍睹的负资产。正因为今天的习近平早已败光了政治资产,才显露出国内国外骂声一片的过街老鼠破败像。
被捕后,我几次受到殴打,在审讯室里,办案民警赵忠宇把我固定在铁椅上,像打沙袋一样击打我头部16下,致使我昏死过去,然后再用凉水把我激醒。另一次是赵忠宇把我固定好后,用二只手像扒树皮一样扯我二个大腿内侧的肌肉,那滋味是生不如死。
戊戌二零一八,既得利益集团开辟了一种崭新的博弈模式,对内寻找代理人推行形左实右的政策;海外培植代言人宣传自由化、反对国内的代理人。就这样左右逢源,如果国内形左实右的策略能够维持现状,就按兵不动,如果国内跑偏,经济崩溃,就转身一变,运用海外势力取而代之,力保自己的利益合法化。
冯正虎、徐佩玲、崔福芳、郑佩佩、范桂娟、戴中耀六名上海的诉讼当事人依法控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崔亚东、立案庭庭长张铮,依法追究其不服从中共中央依法治国的决定、违反法律与立案登记制、侵犯当事人诉权的违法责任,罢免其官职,要求其任职的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保障控告人的诉权,并向被侵权的当事人赔礼道歉。控告状说,根据冯正虎编著的《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 5集)》文集的揭露,上海法院至少有207件既不立案又不裁定的案例,其中187件是发生于2015年5月1日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表明上海地方法院及法官违反法律及法院立案登记制的现象相当严重。 冯正虎等人控告上海高院院长崔亚东 【...
我曾和许多人一样,认为中国在开启一个具有新观念、新价值和新文化的充满活力的时代,一个适合其超级大国地位的时代的同时,可能会稳步进入一个自信的、更加开放的状态。但当我在去年结束我在中国的工作时,我已不再这样指望了。
“孔子和平奖”得主,津巴布韦昏庸老迈的穆加贝总统,昨日被政变军人拘捕,军人政府控诉了他的残暴,并说,他贪婪成性的腐败搞垮了津巴布韦经济,他将面临人民公正严厉的审判。这是对创办七年来的“孔子和平奖” 的最大反讽。
屠夫所开创的杀猪模式,实现了线上线下联动,公募资源支持公民抗争,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创新。笔者一路力挺杀猪,也因此和所谓老朋友决裂不知凡几,感谢党国为屠夫和杀猪模式正名!

页面

订阅 腐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