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这是实至名归。刘晓波找到了一条阻力最小,理由最充分的道路,他的最终目标是没有人胆敢公开提出反对的。如果中国真的走上了民主的道路,那么,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全世界将会得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对人类共同的文明发展可以起绝大的积极作用。
中国高速经济增长的时期已经过去,要维持中国的经济增长,需要很困难的改革,特别政治上的改革,但现在看不出中国政府会进行这样的改革。「危机综合症」有一个发展过程,一般而言危机的发展,就是10到15年。
很多精英人物推动历史进步,其意义都不是在当时就被认识到的,都是经过一段时间才被认识到,所以我们常常将这些义士是在做一种殉难的工作。殉难的时候,他们肯定是孤独的。但我是研究历史的,我还是相信历史,刘晓波在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里程碑式的意义早晚一定会写进历史。
对于一个没有法治国家的国家来说,能够影响现状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和公众的公开谴责。威权政权害怕当众出丑,中国共产党以野蛮的方式对待刘晓波及其他被北京关押的自由捍卫者,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为此蒙羞了。
虽然郭在国内的保护伞马建副部长已倒,但马建的保护伞并未全倒,为郭“喂料”的那些人及其后台也还没有全倒,这就预示着郭的海外爆料有可能在国内引爆一场由报复郭的后台、后台的后台和被报复者的反报复而构成的派系斗争。
把习近平的名字进党章是这个党的传统。这无疑是一种造神运动,却是这个党1945年以来的特色。我不知道十九大会不会改掉这个传统。如果改,我认为是进步,是告别蒙昧;要是不改,那就是它将继续坚持造神的初心。
中国政治转型的推动力转向民间,这不是新鲜说法。中国的极权体制造就“痞子”。极权体制的推翻者是以正常社会不容的江湖心态和方式动员资源、组织力量和进行行动的活动家。社会不满情绪激进化是暴政的后果。但转型的风险却因此大大增加。抱怨江湖人物成为民间运动领袖,既于事无补也不正确。
我们的目标是为了建立一套能够有效约束权力的宪政制度,我们所有行为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得权力,而是为了约束权力。我们的道路不是革命、暴力和阴谋,而是公民参与、民主与法治。我们的行为方式不是激情冲动,而是理性、坚韧和建设性。我们相信,这样纯粹而一致的思想和行为一定能结出美好的果实,一定能实现政治文明的理想。
济南市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进行投票期间,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人大代表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连续多日被囚禁在家中,公安日夜值班监控。投票当日,孙教授不许出门,当局派人将投票箱“送”到其家中让其投票。而其所在大学的大学生们被叫到办公楼大厅,由党委书记训话后,在毫无隐私的情况下进行投票。 投票日票箱进我家 学生去大厅 孙文广 12月22日是投票日,上午10点管院电话通知,一会来人,让我在家中投票。 12月18日开始对我的四度囚禁已经有几天时间。每天公安,日夜值班,楼上三四个人,堵死我的房门,楼下还有三四个人不让外人上来。 10点20左右,管院的刘先生和办公室的毕主任,来到我的家门口,...
济南市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进行投票期间,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人大代表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连续多日被囚禁在家中,公安日夜值班监控。投票当日,孙教授不许出门,当局派人将投票箱“送”到其家中让其投票。而其所在大学的大学生们被叫到办公楼大厅,由党委书记训话后,在毫无隐私的情况下进行投票。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