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李锐、胡绩伟等 2010年10月11日,诺贝尔和平奖宣布三天后,原毛泽东秘书李锐和22位其他中共老干部联名发表了一封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要求兑现中国《宪法》保证的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公开信指出,不仅普通中国老百姓享有的权利比不上香港居民,就连中国高级领导人的言论也要遭封杀,最近温家宝总理接受美国有线新闻广播网的采访被屏蔽就是证明。公开信提出了8项具体要求,如:允许突破中共党史研究的禁区,允许媒体完全独立,允许香港和澳门的书籍报刊在大陆公开发行,允许互联网言论自由,等等。 这封公开信贴出几天后,获得近500名各界人士签名支持。公开信表明,...
http://www.hrichina.org/public/resources/CRF/2010.04/CRF2010-04-net-01.png" style="border-top-color: rgb(51, 51, 51); border-right-color: rgb(51, 51, 51); border-bottom-color: rgb(51, 51, 51); border-left-color: rgb(51, 51, 51); border-image: initial; border-top-width: 1px; border-right-width: 1px...
一位中国问题学者就中国官方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反应,和对一股推动政府更透明、更负责的不可阻挡的国内力量发表了看法。 中国人权: 你是一位很敏锐的中国政治问题的观察家和评论家。虽然你表示你的研究主要并不集中在人权方面上,但是许多你所关注的议题跟人权问题是有关系的。能不能请你谈谈中国政治中哪些议题或问题是直接与人权有关的? 裴敏欣: 人权这一概念可以被很广泛地界定,在我所关注的事情中有些确实跟人权有关。比如,我对腐败问题很感兴趣。表面上,腐败似乎和一些党政干部的贪婪有关,但如果深入观察腐败案件,就会发现权力被滥用,导致侵犯普通公民权利。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对城市居民住房的拆迁。...
孔灵犀 一位年轻的活动家、发明家分享80后一代年轻人的历史使命观。 一 成长在新时代的我们,目睹着国家在经济建设上取得的巨大成功,体验着网络时代快速传递的信息与资讯,我们沐浴着生活中的阳光。广播、电视、报纸与新闻让我们憧憬,让我们怀疑世上是否还有更美好的地方。都市的歌舞升平、娱乐八卦与美日韩剧,手中不间断的短信、脸书与推特,我们仿佛是最幸运的一代,被宠坏的我们不关心国家、社会的发展,也因此被上代人认定是“自私、冷漠、不负责任”的一代。 可是懵懂的我们开始寻找生命的意义和出路时,却遇到各种践踏法律和文明准则的残酷现实。我们被胁迫适应着用逃避现实的空虚来装载教育的失败,...
两位香港立法会议员就香港在促进中国大陆政治体制改革进程中起的作用发表看法。 中国人权: 何先生,我想请你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你是一位活跃的香港立法局议员,也是人权活跃人士。你建立了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目前你还组织参与了一项绝食活动。你能不能谈谈怎么建立起这个非政府组织的,这个组织的目的及其重点工作是什么 ? 何俊仁: 我是从关注中国的维权律师开始的,比如像高智晟。2006年,我通过一位记者的介绍在电话上和他交谈才有机会认识他的。他当时正好在举行绝食活动,抗议维权人士郭飞雄遭广东警方殴打,严重受伤一事。实际上,当时我密切关注中国的维权运动已经有几年了。我非常支持他的绝食抗议活动,并决定加入。...
《 刘晓波文集 》,刘晓波着 刘霞、胡平、廖天琪选编 (2010年12月10日) 中文精装,296页 新世纪出版及传媒有限公司国际标准书号:978-988-19430-4-0 摘自《导言》: 为了便於一般读者领略刘晓波思想之精要,独立中文笔会的几位同仁商议,决定选编一部刘晓波文集。
[English / 英文] 杭州市公安局: 中国公民吴义龙、陈树庆、朱虞夫、毛庆祥、祝正明、王荣清,为了伸张权利呼吁政治体制改革,特向贵局提出游行集会申。 一、申请理由 六位公民在1998年及之后的筹组中国民主党活动中,被杭州市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先后分别判刑入狱,法院在计算刑期时,没有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将以上六位公民应计的失去自由的时间,折抵刑期。 六位公民在法院审理此案期间和其后分别提出上诉、申诉。已经穷尽各项权利主张途径。故此,提出游行集会的请求,以实现权利救济。 六位公民认为:六位公民的权利之所以被侵害(见附件),被侵害的权利无法依司法途径获得救济,...
艾米·加兹登 前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特别顾问,详细讲述了中美官方法律改革交流计划的由来以及过去10馀年来这一交流所发生的变化。 中国人权翻译 1997年至1998年的美中峰会:从人权到法治? 1997年美中峰会结束时,克林顿总统和江泽民主席在联合记者会上引以为傲地宣布两国将通过新的方式就双方共同关心的议题进行合作。之后,美方官员竭尽全力强调了这次峰会的历史重要性。8年前,美中元首级会晤因天安门镇压而中止。1992年,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克林顿曾严厉批评老布什总统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对中共政权实行的绥靖政策,他在当选总统几个星期前还发表了著名的“北京屠夫”的声明。但是,...
国际特赦的凯瑟琳·巴伯尔和科琳娜-芭芭拉·弗朗西斯,国际人权联盟的安托万·马德林,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文森特·梅滕,人权观察的芮莎菲,对欧盟—中国人权对话进程进行了评估。 中国人权翻译 一些政府已经推出了以闭门为主的双边进程作为其在人权问题上与中国进行接触的一部分。欧盟与中国的人权对话於1995年开始,1996年春中断,1997年11月恢复;通常每年举行两次,在欧盟主席国首都和中国的北京轮流进行。在对话举行的同时召开专家和学者研讨会,研讨会的主题有废除死刑、批准和执行国际公约等。此外,一些切实可行的合作项目,包括律师培训、支持残疾人的权利等,也得到开发,有些仍在进行的项目已有十年之久。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权力自私,也由於民间力量的分散,短期内还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换代的政治力量,官权内部看不到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式的开明力量,民间社会也无法聚积起足以抗衡官权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国向现代自由社会的转型过程,必然是渐进的曲折的,时间的漫长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时间估计。 同时,相对於中共政权的强势而言,民间社会仍然弱势,民间勇气不够及其心智还很不成熟,民间社会还处在最初的发育过程之中,因而也无法在短期内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权的政治力量。在此情况下,中国政治体制及其现政权的改变,任何急功近利的计划、纲领乃至行动,...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