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今天中国局势已经回到毛泽东的狂热及其文革重演的闹剧。而这种闹剧正是中国深陷在转型陷阱中的侧影。中国四十年来的改革都是民生层面的改革,而仅仅停留于民生改革,若无民权的保障,一切都是虚幻,改革成果必然得而复失。所以,中国现在急需进入旨在落实民权的改革时代。
以“六四”镇压为标志,党专政以政变为自己开辟道路,强硬地扭转了改革开放的方向。它仍然对市场经济显示出开放姿态,实则,它倾注心血于所谓“治理现代化”,而所谓“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所当然被人们称之为“党国社会主义”。
此时此刻,在我心中,在法庭的被告栏,是一生牧职最崇高的讲坛。在乖谬的时代,在专权的国度,在扭曲的社会,我甘愿成为一个勇敢的敲钟者,唤醒人间昏睡的灵魂。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种籽,已深植人心。
无权无国的达赖喇嘛,只能以本色面对一切。达赖喇嘛的本色即慈悲与尊重。事实证明,正是这种具普世性的价值理念及其所展示的强大道德精神力量,才使得西藏没有成为无数民族纷争中被遗忘、被消灭的一员。达赖喇嘛――这位西藏命运的守护者,创造了个人对峙一个强大共产极权的神话。
总结公民社会建设的思路:扎根社区,公益明星;同城相助,公民社群;全国联网,民主宪政;一起努力,改变中国。当下环境恶劣,一分抗争,九分成长。抗争借机会,用巧力。把握机会,迅速出击,见好就收,善积小胜。成长要扎根社区和城市,默默耕耘,赢得民心,壮大团队。
当年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是专门针对当时仍处于威权统治的国民党政府,尤其是针对年事已高的蒋经国而量身定做的。必须大力催化大陆自由民主。大陆能否及时地走上自由民主之路,关系到大陆人民的切身利益,关系到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也关系到台湾自由民主的生死存亡。
蒋经国出任第六届总统就职的当天下午,对外发布了三点“指示”:第一不许称“领袖”,第二不许叫“蒋经国万岁”,第三,不许有“蒋经国时代”这一类名词出现在公众场合和报纸杂志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宣布解严后,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中国政治的当务之急是尽早实现从一党专政到宪政民主的宪政转型以及与此相随的道德重建,这也是中国政治在经历了党国体制干扰近一个世纪之后,回过头来再补课,完成“古今之变”的历史任务。宪政转型的主旨,无疑是要解决政府权力来源或国家政权合法性问题。
就一个国家的政治转型而言,无论是从政治理论,还是从人类政治实践的历史来看,法治及其所保障的个人自由都不可能“先于民主”而达成,而只能“经由民主”而达成。当国家权力被一个人或少数人所垄断时,就不可能会尊重个人自由,因为这种权力垄断状态的存续,本身就必须以压制或剥夺个人自由为前提。
福山认为,只有自由民主制,在平等的、相互的和有意义的基础上满足了人性寻求“承认”的需要,在自由与尊严中,一种相对稳定的社会均衡才得以建立。人类对自然科学的探索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人类对政治探索已经结束——没有哪一种制度,能比民主限政体制更加顺应人性。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