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本文记述了作者和各地维权人士前往武汉准备申请参加秦永敏案开庭宣判的经历。一些维权人士在当地就被拦截,而开庭前到了法院门口的则被几十个特警团团围住,被用一辆大巴车全部带到汉口信访局的大厅里,并收缴了手机和身份证。 7月11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请旁听记 公民记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陈国金兄从娄底乘坐G402动车去武汉,准备申请旁听今天上午九点在武汉中院开庭的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宣判。由于不希望引起当局的关注,我们此去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过了长沙后,列车员开始查票查身份证,...
朱学勤做的“四十年和二手时间”的学术讲座,提供了关于时间政治学的一个独特分析框架,将二手时间定位于新的统治者只能在前任统治者的时间里运行,不敢或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手时间。以时间政治学的标准来判断,邓的改革开创了属于他自己的一手时间,但改革在1989年便已终止。江湖时代只能算是邓时代的二手时间。至于当下,那是毛的二手时间。
刘晓波作为一个反抗中国专制权力的民主异议人士,意识到崛起的中国强权可能会抹去受害者的遗产,但他仍然对中国的民主前景充满希望,他看到了如此体制的脆弱性:当人们决定对它“反抗到底”时,“专制主义再残暴也不会长久。”
中国内外政治形势恶化的速度,大大超出了习近平的预判,北京出现了自六四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局,迫使习近平得出了痛苦的结论:拖下去会更加危险。特朗普和美国强硬派认为,美国绝不允许中国实现取代美国地位的野心,为此,不惜让坚持这一野心的任何领导人,包括习近平,在中共的内部权力斗争中失利。
过往的历史证明,对专制流氓政权,绥靖政策贻害无穷,甚至可以说帮助了流氓政权,对祸害社会民众有难以推卸的责任。所以对付流氓政权绝对不可绥靖政策,而是要保持足够的强度,包括不给流氓政权粉饰自己,贬损普世价值和民主国家的机会。
愿美国继续发挥自由民主灯塔的作用,将自由之光照亮世界仅存的少数几个独裁国家。我们祝愿美国与中国人民一道,联合世界上的所有正义力量,合力摧毁和铲除盘踞在灾难深重的中华大地上、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的中共独裁政权。让我们发自内心地祝福这个国家。
无论是奥斯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空椅子、中国的《零八宪章》、香港的刘晓波铜像;还有那些在中国各地因为海祭刘晓波而被抓捕的人们,都在向世界显明:刘晓波先生那可歌可泣的民主自由的精神将永被敬仰和传颂!
早就应该要人看到,期待中共主导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不可能的。中共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这有各方面的原因,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原因,国际政治原因。共党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愈来愈多成功的革命是非暴力的,而且非暴力完成的民主转型更容易巩固。所以我们是主张非暴力。
在很大程度上,共产国家民主转型的动力是来自旧体制的彻底失败。极权体制下大规模的、残酷的政治迫害从反面激发了政治的自由化冲动,经济体制的僵硬与低效也从反面激发了经济自由化的冲动。国家的经济改革,说到底,就是改掉社会主义,恢复资本主义,这便意味着对共产革命的釜底抽薪,自我否定。
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有,通过在国际上的宣传,还有提供技术、经济和外交援助,必然会进一步帮助其他威权政权。中国对国际机构的影响也会更加有效,可能会减缓过去四十年内民主在世界上取得的发展,甚至有可能让世界民主倒退。对民主国家而言,最好的抵制中国影响力的方法是让自己国内的民主拥有更好的表现。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