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改革本来就难。站在当下这个时点,改起来更难。但是拖延改革,不是出路。改革不但要跟腐败或溃败赛跑,还要和越来越年轻的社会主体的期望值赛跑,并有能耐把大量法外世界的活动,吸纳到体制里来。在这三个方向上,要是跑不赢,大麻烦在后面。否则,越来越多的人另起炉灶,“不和你玩了”,那才叫最大的制度失败。
维稳从政治领域的角度观察,在事实上能够形成的恰好是中共政权的非法性,同时,中共越来越规模化的维稳形态必将导致维稳序列的溃败,这是一种无限细分的衰败过程,意味着维稳的最后必然会变成除习近平之外所有的大陆人口将由执行维稳、观看维稳到被维稳。
对今天的中国政府而言,经济就是政治,经济还是服务于政治,它是为了保住政权才大力推动经济发展的。如果我们还不加紧推动政治改革,又如果经济形势恶化,许多民众不明就里,以为那都是市场经济之过,是西方帝国主义之过,反把真正的祸首当作救星,病急乱投医,在危机关头再一次拒绝正道又入歧途,事情就严重了。这种危险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血的教训告诉我们:在当今,任何集权,不论是集于一人还是一两个机构,都是罪恶!因为历史上的大屠杀等反人类的罪恶都是在集权之后发生的。集权虽然可以干好事,但往往是干坏事的多。他表面的强悍是虚旺的,再加之其信仰的缺失,在足够强大的外界压力下,不排除其有崩溃的可能。
必须坦白承认,刘晓波绝非完人(这世界上哪有完人?);不仅不是完人,他的缺点实在是太多了——但我在这篇文章里不想谈这个问题,我只想纠正目前最流行的两种误解:一种是把他美化成神,另一种是把他丑化为魔,而这两种解读都是片面之论。
本文记述了作者和各地维权人士前往武汉准备申请参加秦永敏案开庭宣判的经历。一些维权人士在当地就被拦截,而开庭前到了法院门口的则被几十个特警团团围住,被用一辆大巴车全部带到汉口信访局的大厅里,并收缴了手机和身份证。 7月11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请旁听记 公民记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陈国金兄从娄底乘坐G402动车去武汉,准备申请旁听今天上午九点在武汉中院开庭的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宣判。由于不希望引起当局的关注,我们此去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过了长沙后,列车员开始查票查身份证,...
朱学勤做的“四十年和二手时间”的学术讲座,提供了关于时间政治学的一个独特分析框架,将二手时间定位于新的统治者只能在前任统治者的时间里运行,不敢或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手时间。以时间政治学的标准来判断,邓的改革开创了属于他自己的一手时间,但改革在1989年便已终止。江湖时代只能算是邓时代的二手时间。至于当下,那是毛的二手时间。
刘晓波作为一个反抗中国专制权力的民主异议人士,意识到崛起的中国强权可能会抹去受害者的遗产,但他仍然对中国的民主前景充满希望,他看到了如此体制的脆弱性:当人们决定对它“反抗到底”时,“专制主义再残暴也不会长久。”
中国内外政治形势恶化的速度,大大超出了习近平的预判,北京出现了自六四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局,迫使习近平得出了痛苦的结论:拖下去会更加危险。特朗普和美国强硬派认为,美国绝不允许中国实现取代美国地位的野心,为此,不惜让坚持这一野心的任何领导人,包括习近平,在中共的内部权力斗争中失利。
过往的历史证明,对专制流氓政权,绥靖政策贻害无穷,甚至可以说帮助了流氓政权,对祸害社会民众有难以推卸的责任。所以对付流氓政权绝对不可绥靖政策,而是要保持足够的强度,包括不给流氓政权粉饰自己,贬损普世价值和民主国家的机会。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