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无论是奥斯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空椅子、中国的《零八宪章》、香港的刘晓波铜像;还有那些在中国各地因为海祭刘晓波而被抓捕的人们,都在向世界显明:刘晓波先生那可歌可泣的民主自由的精神将永被敬仰和传颂!
早就应该要人看到,期待中共主导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不可能的。中共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这有各方面的原因,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原因,国际政治原因。共党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愈来愈多成功的革命是非暴力的,而且非暴力完成的民主转型更容易巩固。所以我们是主张非暴力。
在很大程度上,共产国家民主转型的动力是来自旧体制的彻底失败。极权体制下大规模的、残酷的政治迫害从反面激发了政治的自由化冲动,经济体制的僵硬与低效也从反面激发了经济自由化的冲动。国家的经济改革,说到底,就是改掉社会主义,恢复资本主义,这便意味着对共产革命的釜底抽薪,自我否定。
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有,通过在国际上的宣传,还有提供技术、经济和外交援助,必然会进一步帮助其他威权政权。中国对国际机构的影响也会更加有效,可能会减缓过去四十年内民主在世界上取得的发展,甚至有可能让世界民主倒退。对民主国家而言,最好的抵制中国影响力的方法是让自己国内的民主拥有更好的表现。
整体上,中国知识阶层对人类历史、各文明的文化脉络及其关联,对当今世界的时局,已经有了相当全面的把握,远远超越了「五四」那一代精英的全球话语能力,更不用说,中国已经有了一个人数庞大、掌握了现代专业知识的职业人阶层。这一切意味着,如果再有「六四」那样的机会,中国社会已然有了好得多的准备。
邓小平搞掉赵紫阳既是为了保自己,也是为了保党,而当时的党内元老和邓沆瀣一气,共同发动了一场由邓主导的针对赵紫阳的政变。邓小平早有搞下赵紫阳之心,是「六四」给他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假如没有「六四」,邓小平也会找机会把赵紫阳搞下台。
“八九·六四”时所发生的,是两种根本对立的主权立场发生正面冲突。纪念“六四”,既是表达我们还政于民、安抚亡灵的要求,也是向那些勇敢的人们致敬,相信他们的精神与我们同在,与世界进步力量同在。只要我们还前行在这同一条道路上,他们就是激励我们的光芒和力量,永远不会被忘却。
六四的失败不应被看作一种失败,而是一个新时代的真正开始。八九民运以一种举世瞩目的惨烈方式结束,从道义上讲让中共政府输掉了底裤,在这种道义的巨大冲击之下,六四之后,普世价值才真正在中国开始了大规模传播并具有了生存土壤。
毋庸讳言,在「六四」二十九年后的今天,中国的民主化前景似乎比过去更黯淡。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怀抱希望。一切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更没有理由灰心,更没有理由失望。我们要坚守希望。在人世间,希望就是最大的力量。
几天后就是六四屠杀29周年,然而,在国内看不到任何有关“六四”的信息,每一个中国公民依然无法了解“六四”惨案发生的真相,经过29年政府对国民的封锁、有选择性地遗忘,好像中国首都北京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残暴和血腥。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