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环境

《流浪地球》剧照。(Public Domain) 我是一个科幻小说及电影的热爱者,甚至还想过自己动笔写上点什么《流浪地球》使我联想起一部经典科幻作品 - 英国作家·E·并购·福斯特写的“大机器停止运转”,情节很简单,大意是在未来一个高度发达的机械时代,地面上已无法生存,人类只能戴着防护面具才能上到地面。地下城由一个精密庞大的机器系统维持生命并互相沟通。全人类同舟共济,再没有国家,民族之别。每个人住在完全一样的房间里,通过各种电钮与开关控制着生活起居。生了病用医药仪为自己诊治,远行时则乘坐巨型飞船直抵全球各地。他们平日里用可视圆盘接收信息,随意和千万里之外的人打交道,一个人可以认识几千人,...
谭作人自90年代初就开始做环保,为了5.12公民独立调查付出了5年自由的生命。刑满出狱后,依然一如既往地坚持,提起5.12那些死难的学生和依旧在维权的路上苦苦挣扎的学生家长们,他还是忍不住神伤。六四事件,改变了谭作人先生的一生,正是经历了六四的那个夜晚,才有了他此后更加坦诚而无悔的人生。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高速增长,不仅仅存在统计上的疑点,更是一种破坏性的“崛起”。中国所付出的资源与生态环境成本,远远高于所得。从国家、人民立场来看,这是一场饮鸩止渴式的自我毁灭。
谭作人的意义在于,他是自作主宰的现代中国人,他是中国走向自由民主的践行人。“万物皆备于我”,守护人性、弘扬人道、光大人格,就是为中国争自由,为世界求和睦、为人类作贡献。只要百分之一的中国人——包括各类名士俊彦——拥有谭作人堂堂正正的人生境界、屡仆屡起的人伦操守,中国漫漫历史长夜就行将破晓,中国拖累世界的危局则可能祛除,无数仁人志士前仆后继为之奋斗的自由中国即可望诞生。
不管是兰州还是全国,房屋空置率已达到惊人的程度。无论你按照那种统计方式,中国商品房早已过度建设,严重过剩,进入了红色警戒线。仅这些电表不转的住宅就足以供2亿人居住!那么,铲平700座山头要建鬼城吗?小小的结论:在征服自然、再造世界的狂想中,杜拜名气最大,而中国走在最前。
三位亲人的遭遇使我猛然惊醒:中国污染已到可怕程度!大部分中国人,要么已经罹患癌症,要么就是走在患癌症的道路上!当局正在疯狂地癌我中华,癌我中国!而这个最大的癌细胞便是中共当局!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这个可怕的制度!
与梁振英引入中共斗争政治、好勇斗狠而民怨沸腾相比,林郑不谈民主不谈港独、只谈经济只谈民生的策略更具欺骗性。所谓民生是最大政治只是中共帮闲文人所宣传的一套统治策略,连中共领导人也未敢如此自欺欺人。
原以为,呼吸着雾霾、喝着脏水毒水、得着怪病或受着怪病威胁的国人会义愤填膺,对揭露污染的年轻人热烈支持,至少深表理解、同情。错了,他们不愿意听到真相,热烈地群起反对!我看见了一种比癌症更可怕的精神疾病。我们先是被灌输、被强制、被意识形态、被习惯,渐渐变为自觉,最后渗透到心灵深处,化为我们强烈的感情。
哥本哈根会议的失败,直接原因是中共的搅局战术,但其深远的根源,还是《京都议定书》首创的一个基本原则:“共同而有区别”,即发达国家强制性减排同时发展中国家不受限制。《京都议定书》确实是人类拯救气候灾难的第一次共同努力。但是排斥美国的合理建议,纠集多数压制少数的做法最终遭到失败。
四川古镇什邡的官员绝对想不到他们的开工典礼竟然导致了如此坏的恶果。但是,既然他们当初认为没必要让老百姓知道这一计划、没必要就此展开公开讨论就悄悄批准了这个价值16亿美元的钼铜多金属加工项目,那就只能责怪他们自己了。 2012年6月29日,一些当地村民偶然撞见一个庆祝仪式,整个事情在那一天急转直下。好奇的市民被骚动吸引,试图挤到更近的地方以便看得更清楚,但他们被特警阻挡。不过人们不必走得太近,就赫然可见高处悬挂的“四川宏达”的名号和“开工典礼”的白色大字,以及下面坐着的长排笑容满面的政府高官和企业高管。

页面

订阅 环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