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2001年,国际奥委会投票决定授权中国举办2008年奥运会,尽管其人权记录不彰和北京在10个类别的评选中只有一个达到最高评级。近15年过去了,中国不仅未能改善其人权状况,而且自习近平2012 年掌权以来,发动各种运动并以立法来缩小中国的民间社会空间、控制信息传播和言论表达,并阻碍法治。尽管中国政府违背承诺和侵犯人权,却又成为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竞争者。 今年 3 月下旬,国际奥委会评委会派团前往中国,对其是否适合主办 2022年冬奥会进行评估;而就在那个月早些时候,中国当局因拘留五位女权人士上了国际媒体的头条新闻;这些女权人士所做的只是倡导性别平等和反对在公交车上的性骚扰。今年7月初,...
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羁押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就看守所警员在例行安全检查时强迫在押人员脱光衣服的做法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确认被告的行为违法,并要求被告永远放弃使用脱光衣服侮辱人格的安全检查方式。 行政起诉状 原告:杨茂东,又名郭飞雄,男,1966年8月2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20102196608026318,汉族,文化程度大学,户籍所在地为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新江大路8号,现因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指控显然不成立)被羁押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C110监室。 被告: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地址广州市天河区棠下上社5号院,负责人所长,电话:020-85660731...
因被指控所谓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羁押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在参加庭前会议和两次开庭被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法警押解的过程中,遭到戴黑头套、手铐反铐、戴脚镣等虐待,而且因手铐和脚镣戴得非常紧,致其身体遭到伤害并留下后遗症。为此,郭飞雄提起国家赔偿,要求:1、就其法警故意虐待和伤害行为赔礼道歉;2、对实施虐待和伤害行为的法警依法惩治,并约束其法警不得虐待任何被押送人员;3、为赔偿要求人治伤,并依法赔偿精神损害。 国家赔偿要求书 赔偿要求人(受害人):杨茂东,又名郭飞雄,男,1966年8月2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20102196608026318,汉族,文化程度大学,...
文中引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3月就日本领导人应对1930年代日本侵华战争承担历史责任的问题时所说的“对于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来说,不仅要继承前人所创造的成就,也应该担负起前人罪行所带来的历史责任”,“天安门母亲”追问:“那么,同样道理,当年中国的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在自己国家里犯下的一系列人为的乃至杀人的罪行,他们的后继者是否也要担负起由此带来的历史责任呢?” “天安门母亲”敦促中国领导人承担历史责任 2015年6月1日 “天安门母亲”授权中国人权发表她们撰写的 纪念“六四”惨案26周年的文章。 上一世纪末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但是,...
在维权活跃人士 曹顺利 逝世一周年之际, 中国人权 对她深表怀念和敬意。曹顺利因长期不懈地呼吁中国政府扩大施政的透明度,并要求公民参与国家人权进程的权利而遭受迫害,2014年3月,在被当局非法拘禁6个月之后,在北京309医院去世,享年52岁。曹顺利身患多种疾病,在被关押期间,当局拒绝给予她必要的治疗。 曹顺利毕业于北京大学,是法学硕士。在走上维权道路后,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利用中国的法律来要求政府问责以及要求公民知情权、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权的活动中。她从事的这些活动,标志着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公民们正在使用法律和其他和平手段去争取中国宪法及国际法所保护的基本人权。 “...
赵龙 ,男,1968 年 2 月 2 日出生於上海,遇难时 21 岁;生前在家待业,临时在隆福商场打工;89 年 6 月 4日晨 2 时左右,在西长安街民族宫至六部口地段遇难,左胸部三处中弹;现骨灰存放在家中。 赵龙高中毕业后未考取大学,经两年磨练,认识到读书的重要。他说“妈妈,我要挣点钱交学费上学了。”我儿子是一个天真烂曼的青年,心地善良,富於同情心,乐於助人,尊长爱友。他弹得一手好吉他,电子琴也弹得动听。他的存在使我们家里充满了活力与欢乐。 1989 年 5 月中旬,他在隆福大厦打工。5 月的北京是不平静的,百万学生和民众发起了反腐败、争民主的示威请愿运动。...
齐志勇 ,男,1956 年 5 月 15 日出生,受伤时33岁;原北京市城建六公司六级油工,现为个体摊贩;89 年 6 月 4 日晨 1 点 20 分,在西单西绒线衚衕受伤,双腿同时中弹,高位截瘫。 自 1989 年“六.四”被枪击伤致残至今已十个年头,我已 43 岁了。因我的腿是“高位截肢”,每当天阴下雨,或者想起当年的可怕情景,我的双腿就疼痛麻木。 当年我家住在海淀区红联南村(西外)。我们油漆班有一项工程在前门大街“泰丰楼饭庄”。6 月 3 日下午 3 点多,我们一行四人骑车上班(因那天天气炎热就想下午去干活,晚上接着干)。当我们路过西单西大街电报大楼,也就是国务院西墙外的时候,...
孙辉 ,男,1970 年出生宁夏石嘴山市,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大学化学系 88 级 4 班学生;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於北京复兴门附近遇难;现骨灰存放於石嘴山家中。 19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孙辉骑自行车去寻找 4 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而未归的班长和几位同学,当他行至复兴门附近时中弹,子弹从左腋窝穿过心脏由右腋窝射出,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当时孙辉穿有印着“北京大学”字样的背心,字迹清晰鲜明。(事后他的一位老师说,如当天不穿此衣,也许会躲过这埸灾难)当时民众把尸体送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医院根据孙辉的衣着及学生证打电话通知了北京大学,...
见证屠杀 寻求正义 六四死难者家属十年来蒐集六四死伤者名单,披露屠杀罪行,采取最新行动寻求法律正义。 中国人权 中国人权 在此发表最新一批有关一九八九年六四北京屠杀受难者的证词。 中国人权 分析认为,这些重要的资料提出了六四期间戒严部队在中共最高决策者的指挥下屠杀和平示威请愿的市民和学生的反人类罪行的铁证。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曰,中国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及武装警察在首都北京向手无寸铁的市民与学生开枪,夺走无数中华儿女宝贵的生命。这场震惊世界的屠杀距今已经十年了,而当局除了对这场由学生发起的民主运动以及和平示威的参与者们使用空泛且残忍的政治术语称之为“暴乱”“暴徒”之外,...
从悲愤的母亲到人权活动家,丁子霖在此说明她蒐集六四受难者的见证不仅是平复创痛,更是为了唤醒国人。 “对於一个人来说,生意味着欢乐、光明;死意味着恐怖、黑暗。然而,在人类价值的天平上,生与死是等量的;不懂得死之重,其生也必轻。”  ── 蒋培坤 一 今年是“六四”惨案十周年,又是中共“建国”五十周年。然而,面对这两个周年,却让我想到了死亡。 从 1949 年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掌握政权到现在,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时逢“五十大庆”,要庆祝的事自然很多,但有些事我想不会被列入官方的“庆祝”清单。 这五十年中,第一个十年里共产党发动了“镇反”和“肃反”,接着是“反右”;之后在 50 和 60 年代之交,...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