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Wang Zang (left) and Wang Li (right)
New!
中国人权 获悉,云南省楚雄市异议诗人 王藏 与妻子 王丽 先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二人案件已于9月中旬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据报道,王藏此次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主要是以他2015年获释后所发表的言论、接受的采访、书写的诗歌文章、以及行为艺术为依据。 9月17日上午,四川的卢思位律师和北京的张磊律师在楚雄市看守所会见了王藏,其状况尚好,他非常感谢外界对他们的声援、支持,但为妻子被捕尤其为四个孩子的生活、学习、安全深感担忧——四个孩子分别为11岁、8岁和一对4岁的双胞胎。 王藏是于2020年5月30日被从家中带走的,当时现场警察数十人。...
系狱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发出丈夫案情通报:9月3日上午,余文生案的两位辩护律师将去徐州市看守所会见余文生,讨论二审开庭事宜。许艳称,虽然自己最近生病,但也会争取去徐州,为余文生存钱,并要求徐州市公安局公开余文生健康恶化有关情况及最近半个月生活记录表。 余文生是北京律师,2018年1月被捕,关押于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级法院进行秘密审理;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徐州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余文生律师案通知 9月3日上午,卢思位律师、蔺其磊律师,会在徐州市看守所,会见余文生律师。准备与余文生律师商量一下二审开庭的事情...
中国人权于2020年7月2日按:始于2015年7月9日的“ 709大抓捕 ”即将五周年,中国的法治和人权状况不见改善,反而愈加恶劣。2020年6月30日即香港回归纪念日前夕,中共政府紧急推出香港国安法,将施行于内地的打击“国安犯罪”的那套违反人权的制度强加于香港。香港人一旦被以“莫须有”的理由扣上“国安犯罪”的帽子,将面临什么样的处境? 陈建刚律师 记录的会见谢阳笔录有着现实的借鉴意义。 陈建刚律师是“709大抓捕”事件中 谢阳律师 的辩护律师,因为揭露谢阳被酷刑的情况而遭受中共当局打压。2017年1月陈律师公开了 《会见谢阳笔录》 及视频披露 《陈建刚律师:会见谢阳始末,驳斥无良官媒》 。...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失去自由两年多,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下文为许艳总结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余文生律师案:妻子许艳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2020年2月11日,许艳向徐州市检察院,针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刘明伟法官,超期羁押、久拖不判问题,进行了投诉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停止违法与不人道的超期羁押、久拖不判行为,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2020年2月22日,许艳去邮局给余文生律师汇钱,但是没有汇成。...
——有一批人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谨向陈西、刘贤斌等八九守灵人致以崇高敬礼!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却被关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两年多来,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审讯三次。2020年5月,“两会”召开前夕,许艳家再次被警察在其楼下平房上岗。下文为许艳于今年“两会”开始日(5月21日)发出的被骚扰请求关注的信息。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维稳上岗 余文生律师2.5年生死未卜、久拖不判;...
荆陵屡入禁地,皆因理想追求,现摘录片语管窥其志:“不合作”的原则是爱,致良知。它的方法是从我做起,让自由成为习惯。它的力量之源是对个人尊严的保守和对个人灵魂的唤醒。让自由成为习惯是驱除专制的秘诀!个体是社会的细胞,当个体改变,整个社会也就随之改变。
“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从死里復活,这些世上却无人能做到。”
我的朋友王怡在圣诞前夕被秘密开庭,随后被成都中院判刑9年——这对待他的手法,跟对待我的另一个朋友刘晓波的手法一样。这是我尚未完成的《约旦河穿过成都》中的一节,以示抗议。
中共抓捕“新余三君子”之时,正是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打压“新公民运动”、剿杀公民社会之际。此后,中共一步步将中国大陆的各种反抗力量消灭于无形,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几近窒息。然而,谁又能否认,即使在最严酷的寒冬,仍会有顽强的生命在孕育和成长!

页面

订阅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