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关系

经济的崩溃,政治的压迫,法制的缺失,在四中全会后将继续恶化。社会矛盾也将因此加剧,民不聊生加上官不聊生,现在割韭菜已经割得商不聊生。而习近平集团还要雪上加霜,搞他的镇压监控现代化,这个节奏就是历史上所说的官逼民反了。
美国价值观对美国至关重要、对美中关系至关重要。那么甚么是美国价值观?根据彭斯讲话,美国价值观就是尊重人权、尊重私有财产、尊重法治、尊重国际贸易规则、崇尚自由、民主与开放。我们至今看不到中共顺应潮流的任何迹象。美中关系在21世纪的博弈,是一场关于价值观的持久大战。
全球化资本的形成,意味着国界的淡化,资本无国界从理念开始变成现实,全球性的资本在从本国的社会结构中抽离,从而经历一个与民族国家框架的权力从分离到重新结合的重组过程。劳资的关系不是紧张了,而是坍塌了,一种断裂的社会开始形成了。
美国对中国放弃极权主义已不抱任何幻想,一个长期与中国对抗的系统动员和调整过程,已经在美国启动,无法逆转。令习近平不得不把自己治理中国的理念从对美国和西方理念和体制发动全面挑战,转向全面防守。如何保住面子,实现这种转变而不给中共统治带来过大风险,应该是此次四中全会关注的核心问题。
熊猫派的新版本有一个前提,似乎美中对抗是美国的责任,而中国反倒是受害者。现在大家越来越明白一个事实,就是中共政权多年来制造的不公平贸易,是导致这场贸易战的根本原因。美国再不反击,就会继续衰落下去。
我认为特朗普政府需要避免正在犯的错误,暗示如果北京与华盛顿达成贸易协议,美国将对香港事件保持沉默并默认中国的行为。未来的声明应该客观地描述使用香港以外的武力的后果——不是威胁,而是客观描述。中国在香港问题上使用武力不仅使贸易谈判受挫,还会危及香港在美国法律的特殊地位。
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中共始终把国际法规视为无物,而建立在民主和法治的体制框架基础之上的国际法规对中共的作为则似乎难以有效约束。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中共都采取首鼠两端的立场,心中有不满,但不敢得罪,生怕失去商机。如果所有发达国家都如此,那中共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
政治强人最大的性格和认知弱点,就是缺乏自省力,缺乏同理心和责任感,好大喜功,不惜拿整个民族和人类的命运去赌个人输赢。现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都遭遇着诸事不顺的局面,而且不可能迅速克服这种困境,这就大大减少了两人做出具有巨大灾难性决定的可能。
中共对网络的管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最严厉、最全面的,监控技术精准而且高效。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举世瞩目”的会议,由网络自由度排名倒数第一的国家——中国主办,造成的客观效果只能是中共一心要禁止的“高级黑”。
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经济三个问题不能解决,习近平就面临下台的压力,因为证明他的无能。大权集一身而无力解决,自然全由他负责。本来一年前召开的四中全会被习近平推迟一年,到现在定于十月而无具体日期,可见他的困境。

页面

订阅 国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