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联网

舜,是中国传说历史中的人物,是五帝之一,也是我的名字。其实一开始父母给我的名字是“信”,一个日本电视剧“阿信的故事”里面的主角的名字——父母希望我可以像那个主角一样,遇到挫折不放弃,为人生目标独立奋斗;但由于“信”多用于女生,所以我爷爷就为我选了一个更有霸气的名字。 1990年出生在广州的我,处于一个经济与社会高速发展的年代。独生子女的我究竟成为一个小皇帝,还是像我父母希望的那样,为人生目标独立奋斗呢? 因为当时我爸是警察经常要出差,而且我妈也要去上班,所以我的幼儿园是“存托”,也就是夜晚不回家在幼儿园里过夜的幼儿园。其实我自己是很不愿意留在幼儿园过夜的,因为夜晚不能够见到爸妈。...
李承鹏 《你删除得了世界,删除不了尊严》 一文可到转载此文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上阅读。 视频:李承鹏2013年1月13日在北京新书签售活动现场遭人扔菜刀。转自土豆网
时至2009年年初,中国官方已经摸索出一套完整的互联网内容监管机制,对外用“长城防火墙”(GFW)拦截中国境外网站的“不良信息”,对内利用政府工作人员的直接审查和互联网运营商的间接审查相结合的机制控制境内网站的“不良信息”。 1 中国互联网新闻网站、论坛及博客等网站内容已经完全受控。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八)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今年是中国的龙年,民间传统认为龙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对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果然如此。王立军一脚迈进美国领馆后,在北京政坛引起轩然大波,本来有望在十八大进入常委的薄熙来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当局为如何处理薄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党内高层内斗激烈,陷入六四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中。
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发展战略有什么样的表述?目前至少有三种版本:对外宣传的版本,政府内部的版本和面向中国民众的官方版本。从这三种表述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真正的发展战略规划、国际宣传策略,以及政府当局想告诉自己人民的是什么。 对外宣传版本 对外宣传版本是2010年6月10日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以白皮书形式颁布的《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除了有中文原版外,还有官方英译文本。这份政策文件提出了三个关键点:(一)中国政府将继续加紧对互联网的控制,互联网作为国家重要基础设施,属於“主权管辖範围”;(二)中国“保证公民在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和公众了解、参与、听取和依法监督的权利” ;(三)...
丽贝卡麦康瑞 1月12日,谷歌以一则引人注目的声明震惊了世界——在恶意的网络攻击发生后,它正重新考虑在中国经营的问题,而且公司不愿意继续在中国对其2006年1月上线的搜索引擎Google.cn进行过滤。3月22日,谷歌将google.cn重新定向到位於中国香港的Google.com.hk,为中国大陆的网民提供未经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此文首先阐述了谷歌做出这一决定的背景,概述了中国政府控制网络言论的各种策略,然后介绍了一些中国公民是怎样规避和反抗这些策略的内容。
2010年3月24日 1 由中国人权翻译 有关中国的最新情况 让我们从谷歌在中国的最新情况开始。 2006年1月,我们启动了在中国的搜索引擎“谷歌中国”网站(Google.cn)。我们是基於这样的信念,即让中国人民获得更多的信息和一个更开放的互联网所带来的好处比我们因同意审查一些搜索结果带来的不愉快更重要。虽然我们面对挑战,尤其是在过去一年到一年半时间里,但我们也取得了一些成功。 在中国,谷歌已成为第二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仅次於百度,而我们是第一个让 用户 了解根据中国法律其搜索结果已被过滤的搜索引擎。我们的地图、手机和翻译服务的使 用率快速增长。从商业观点看,...
李丹 2007年8月,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了已经有至少5家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推出了Twitter类型的网站, 而这时距原版的Twitter开张才不过一年半而已。现在, Youtube、Facebook、Amazon等国际上成功的网站模式,在中国都已经有了本土版。 今年5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最新的中国网络普及状况数据:中国网民人数已经达到4.04亿,而一年前这个数字是3.84亿,一年之中又增加了2000万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28.9%,有99.1%的乡镇接通了互联网,超过95%的乡镇接通了宽带,3G网络已基本覆盖全国。 1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不仅城市的白领、大学生、知识分子,...
何清涟 互联网为专制国家的公民社会诞生创造了发展空间。近两年,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在一些非民主国家有了惊人的发展,而且成了这些国家草根民主运动的载体, 如2009年6月伊朗大选当中,Twitter、Facebook、Youtube成了示威者发洩不满、相互串联以及向外界传播即时信息的一个重要渠道。即使在伊朗政府封闭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网站后,还是有很多示威者通过使用国外代理服务器的方式突破网络封锁,并通过Twitter散发消息。 1 故此,伊朗大选事件被国际社会称之为“Twitter革命”。2010年2月,在香港万人包围立法会反高铁事件及五区总辞事件中,...

页面

订阅 互联网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