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联网

纳尔特·维伦纽夫 由中国人权翻译 2010年3月18日,一个匿名的网络攻击者发出了一封“ 鱼叉式钓鱼 ”邮件,看上去像是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群发给各个组织和个人的。攻击者的邮件藉着中国人权的信誉,怂恿收件者去访问一个已被攻占且带有恶意代码的网站。这种代码是设计来让攻击者最终完全控制访问者的电脑的。现在,这些有针对性的恶意软件攻击已十分普遍,进一步扩大了民间组织所面临的威胁。 介绍 互联网审查只是“社会控制系统”中的一部分,用以限制和控制信息在中国的流动。审查与监视两者的结合,目的在於对自我审查行为产生影响,从而使大部分人不会主动去寻找被禁的信息,更不用说去寻找避开控制的办法了。...
罗杰·丁高戴恩 由中国人权翻译 一、用户多元化 二、本地适用 三、可持续性网络和软件开发 四、开放式设计 五、分布式结构 六、上网安全 七、不承诺能为整个互联网加密 八、快 九、软件和更新易获得 十、不把自己作为翻墙工具推销 当越来越多国家对使用互联网进行镇压时,世界各地的人们正转而寻找反审查软件,以使他们能够进入被屏蔽的网站。这类软件也被称为翻墙工具,是为了应付对网络自由的威胁才被创造出来的。这些工具拥有不同特点,具有不同程度的安全性能。对用户来说,了解使用这些软件的优缺点十分重要。
赛斯•肖恩 由中国人权翻译 许多互联网用户都知道,他们在上网做很重要的事情时,应该注意寻找浏览器上带有锁头的图标。有些用户也很清楚,那锁头的标志应该表明自己的通讯是“安全的”--保密的,并且在某种意义上是经过验证的。保护隐私权的倡导者们一向对增加使用网络加密表示欢迎;谷歌公司推出的以HTTPS自动加密的Gmail、谷歌文件和可选择的谷歌搜索就是在保护用户隐私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最好的正面例子,这一加密功能可使用户在使用这些服务时不会暴露个人隐私。 1 当用户在网站名前输入“https: //”(或自动发送到一个安全的网站)时,可以看到他们的浏览器上会显示出一颗安心锁,这表明加密功能已启动。...
由中国人权整理 101 (101 错误, HTTP 101): 一个标准的错误消息,表示浏览器与服务器无法通信。 403 (403禁止访问): 一个标准的错误信息,表示服务器不允许用户访问请求的资源。 404 (404 错误, HTTP 404): 一个标准的错误消息,表示浏览器能够与服务器通信,但找不到网址所指的文件。反审查软件 (俗: 翻墙软件): 任何可以绕过过滤或其他审查方法的软件。频宽: 在给定的一个时段可用以数据传递的资源。 软件后门 : 利用计算机远程访问但绕过正常的身份验证或管理控制而获取受限制信息、同时不被用户发现的一种方法。一个软件后门可能是一个在目标计算机上的独立程序(...
“中国政府在驳斥对互联网自由指控时,总是强调有多少网民多少博客,国新办《中国互联网状况》也如是。这种逻辑基本和我骂你是傻逼,你却说自己身高190,相貌堂堂一样。” —网友doubleaf, 发表於Twitter (2010年6月8日) “中国政府凡是有什么谎言支撑不下去的时候, 就会发表一个白皮书来壮胆。”
北风 中国互联网的审查体系分为对外的信息拦截和对内的信息审查。对外的信息拦截主要是由中国政府建造的“长城防火墙”(GFW—Great firewall)来完成的。这方面的论述较多,相关文章可参见维基百科GFW中文辞条。 1 本文主要讲述中国政府对内的信息审查体系的基本系统及流程。 中国互联网对内的信息审查体系一方面是通过行政立法的显性规则展开,另一方面则依靠传统的党务宣传主管部门实施控制。后者往往使用不会公开的并不一定具备法律依据的内部规则,有时会通过前者来实施行政处罚。在行政立法方面,通过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网站的许可及备案来确定网站是否可以合法地存在、刊载和讨论时政新闻。...
高文谦 在当今中国,互联网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参与博弈的各方都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中国当局最近频频动作,先是重新修订了国家保密法,明确规定将互联网和其它公共信息作为监控对象;接着,负责掌控互联网舆论的中宣部高官王晨又向人大常委会作专题报告,言词之间掩盖不住对互联网失控的担忧,敦促尽快制定颁布《〈全国人大常委会关於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实施细则》等一系列管理规定,为当局管制网络公共信息提供法律依据。 中国当局如此大动干戈,必欲置互联网於掌控之中,主要是出於两个原因:其一是维护极权体制的本性;其二是为形势所迫——互联网已经成为挑战一党专权的心腹大患。中共打天下坐天下,...
[English / 英文] [PDF 445 KB]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外宣办主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 2010年4月29日 编者注: 文章中用括号括出并被划去的部分是最初出现在5月4日的版本中但从5月5日的版本被删除的内容。例如:【 网络音乐市场规模达17.9亿元。 】

页面

订阅 互联网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