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30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十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中外独裁史上最大规模的阅兵消息,在不断更新中。种种谣传穿行在香港的大街小巷,“香港是我们的城市,北京是他们的城市”,“坦克在北京的大马路横冲直撞,却挤不进寸土寸金的香港。”我相信香港的呼救会被全世界所有热爱自由的人听到,会被上帝或佛陀听到。我将反抗和坚持,直到最后一刻。
香港危机一日不解决,内地危机只会继续恶化。因为香港危机从来就不是港人的危机,而是中国当权者与外部世界打交道能力的危机。在美中对抗危及国祚的高压下,香港危机将迫使中共当权者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否则就走不出困境。
对于很多德国人来说,柏林墙和冷战已经是过时的历史名词。柏林墙的倒塌无疑值得欢庆,它象征着庞大的苏俄帝国的末日,也象征着德国新历史的开始。德国在大张旗鼓纪念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却对今天的“西柏林”——香港正在发生的抗争不给与足够支持的话,那就不是对历史的尊重。
你们的出现,给了我们希望,让我们看到在这片黑暗的土地上,至少还有一个地方还是有希望的。更为可贵的是,你们让我们看到了久违的血性、勇敢与正直,以及公民不服从的素质,像高耸的狮子山,面对暴政,永不低头。
《法兰克福汇报》整版刊登了我的两封反对全球首例遣返政治犯杨伟的呼吁书。我坚持认为,将一个患有严重精神疾患的前政治犯送回造成这一悲剧的独裁中国,是对民主人权价值观的颠覆。
最新的迹象是北京有可能让林郑月娥出面启动香港紧急法,动用“香港警力”平息事态。这样既可最大限度避免给国际社会造成中国干预的口实,又可在局势不利时把责任推给港府。这是习近平的如意算盘,也是一场豪赌。习能否度过命中注定的这一劫,让我们拭目以待。
虽然说紧急状况难以正式颁布,但执行上则与之无异。独立、自由的媒体将面对严重的打压,以各种规例去骚扰、限制,亦可以诉诸司法。以各种名义去冻结资产令其不能运作。香港不再行法治,而是恐怖统治。
香港一场由“反送中”引发的政治风暴越刮越猛,中共屯兵近在咫尺,威胁动武的声音频繁传出。所有关注香港政治发展的人,因此而忧心如焚,担心“天安门事件”会在香港重演。如动武,习近平的历史名声将比李鹏更糟。
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内地同胞,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所遗下的悔恨、鲜血与泪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争。这场抗争也许是香港人的最后一场抗争。希望各位内地同胞谨记,香港的抗争者,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接下了三十年前那夜,那群勇敢、正直与善良的中国同胞在弥留中所遗下的嘱咐的宿命。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