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

【要求官员财产公开】这10位律师分别是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被以“非法集会”刑事拘留的赵常青、丁家喜、袁冬等人的辩护律师(参见 中国人权 新闻稿《 赵常青等7人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刑拘 》)。10名律师在给北京市公安局的信中列举法律条款,证明他们当事人的做法“完全不构成犯罪”,并以宪法为据,指出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属言论自由范畴,因此他们认为,丁家喜、赵常青等7人都是无罪的,当局应依法撤销案件,释放被羁押的当事人。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就当局对北京的维权人士赵常青和律师丁家喜刑事拘留发表声明,指出当局这样做只会让不稳定的社会更加动荡,让更多正义的维权律师勇敢地站出来。声明呼吁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赵常青和丁家喜。
【律师被打】4月12日,四位北京维权律师在东北大连准备在当日开庭审理的一宗指控13个法轮功学员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案件中为被告进行辩护,因法院临时决定取消开庭,四位律师前往法庭索要“不开庭通知”。在法院门口,梁小军律师和王全章律师被盘查并被禁止用手机发微博,而程海律师和韩志广律师则与其他围观人士一起被强行驾到在一旁等候的大巴车,程海律师被打,手机和公文包被强行拿走,后被带到大连市委团校强行搜身。
【律师遭“非人道待遇”案】湖南湘军律师所律师蔡瑛日前从被羁押的地方秘密传送出求救信,透露自己被以“监视居住”为名,从今年7月30日至今变相羁押在湖南省沅江市纪委的双规审讯场所,受尽各种非人道待遇、生不如死。家人也向外发出求救信,称蔡瑛是因为被检察人员报复。侦查机关并无证据但希望罗列行贿、伪证、诈骗等多个罪名“搞死”蔡瑛。蔡瑛所在的律师所向长沙市司法局和律师协会报告求助,称蔡瑛被羁押没有依法通知家属和所在单位,也没有律师能够获得会见。
【劳教制度】自50年代开始的劳教制度因其随意性和违法性一直备受批评,要求废除的呼吁也一直不断。近期唐慧被劳教一事在新浪微博公布后引起极大反响。李方平等来自全国九省市的十名律师于8月14日联名致信司法部和公安部,建议对以下方面进行规范和调整:劳教制度聆询制度适用对象过窄且过于空泛、劳教决定和审批秘密化、决定书不公开且无具体人员不利于追责、律师会见难、年龄无上限等。  
【陈克贵】陈克贵的家属发表声明,指出他们已经为陈克贵委托了律师,沂南当局为其指定两名律师的做法于法无据,他们“绝对不能接受”;这种做法既浪费公共资源又剥夺了家属委托律师的权利。他们强烈要求两位被指定律师立即退出本案,“否则本案程序从一开始,就没有公正可言。”
【李旺阳】刘卫国等十位律师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就湖南省当局发布的确认李旺阳自杀的调查报告,指出现场勘查存在5大疑点、尸检存在诸多漏洞、警方对李旺阳死亡事件的处置过程严重违法。公开信要求解除对李旺阳亲友、支持者的非法软禁,责成公安部成立李旺阳死亡事件联合调查团,进行独立专业调查,并及时向全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肖国珍律师】北京律师肖国珍被警方通知约谈,她估计与她带头联署李旺阳后援团的事有关。她发布紧急通知,告知她可能被带走,声明自己不会自杀。此外,她的一篇关于什邡的文章《什邡!什邡!》刚放上博客就被删掉。该文引用中国的法律指出,什邡警方使用武力镇压抗议群众“构成以公权力实施的违法犯罪”。作者还就解决什邡警民冲突发出5项呼吁。
[维权律师遭迫害]曾在上海执业的律师李天天因参加维权活动和发表文章自2009年以来不断受到骚扰;更有甚者,在去年2月网上号召“茉莉花革命”期间她被抓走,之后被关押了95天,获释后又6次被强行送出上海。她认为在中国法制只是摆设,为此她放弃了律师工作而宁可做无业游民。
也许大家都读过在危地马拉发生的这个故事。在1996年结束的长达36年的内战中,成千上万危地马拉人被国家秘密警察处决或失踪。多年来,人权工作者一直试图将那些应对暴行负责的人绳之以法,但他们没有做到,因为没有具体证据。2005年,在一家废弃的工厂里偶然发现了大量可以证明这些罪行的警方记录和档案。这家工厂过去实际上一直是秘密警察的弹药库。由于这一发现,后来才能对一些人实施逮捕,把一些凶手带上法庭——其中一些人实际上已经被关进监狱。 这就是档案的力量。如果没有档案,许多人权工作就无法开展。 我们所说的档案,指的是由某机构或个人建立起来的、作为公务行为结果的那些记录。重要的是,以此建立起来的档案,...

页面

订阅 律师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