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抗议和请愿

香港人这一场“流水革命”,继续牵引着全球目光,想知道香港人为何能团结抗争5个月,依然坚定不移。要理解今天的香港,我们应该从这个前提说起:香港人是寻求自治的「无国家共同体」。只有认识到这个前提,我们才能理解“流水革命”作为香港自治运动最新篇章之时代意义,进而思考中国和自由世界将如何应对香港人的自治要求。
铁的事实说明,在中共极权统治下,一切的所谓产权都是假话,都是没有意义没有权利的虚设,是可以肆意为权力剥夺践踏的对象。结束中共极权,让中国真正步入法治民主的社会,只有那天,公民产权才能得到真正保护,类似香堂村问题才能得到合理解决。
北京的焦躁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如此不得人心,不仅在青年人中间不占多数,在各个年龄段的人群中也都是少数。北京政府在香港和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四面楚歌完全是近些年来倒行逆施的结果。无论香港这一次抗议运动会以甚么方式结束,它已经撕开了北京政府的政治遮羞布。
在我发言时,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各种风险愈来愈高。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相比2014年更是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贺美国国会选择站在香港人及其代表的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反送中运动持续近3个月,在前线奔走提供被捕示威者法律协助的义务律师,全港将近200人。他们之中,有执业10多年的大律师,其他则是入行不久的年轻事务律师,也有法律系学生参与其中,彼此相互合作,组成义务律师团。
人权高专办促请香港当局保持克制,确保和平表达意见人士的权利得到尊重和保障,同时确保执法人员对可能发生的任何暴力的行为反应适当,并符合国际上使用武力的标准,包括必要性和相称性的原则。
我家姐系一个好善良既人 维护人性人权 为自由而战 当你今天蒙蔽双眼 明天维稳之火会烧到你身边 硬生生剥夺你所有自由 你今天可以为这个为自由而战的女生走出来吗?
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内地同胞,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所遗下的悔恨、鲜血与泪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争。这场抗争也许是香港人的最后一场抗争。希望各位内地同胞谨记,香港的抗争者,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接下了三十年前那夜,那群勇敢、正直与善良的中国同胞在弥留中所遗下的嘱咐的宿命。
一国两制,如同把食肉的狼和食草的羊关在一个笼子里,要么狼饿死,要么狼吃羊。除非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发生质的演变,否则这种“狼吃羊”的危机迟早是会到来的。今日香港局势不幸被作者言中了。
一旦在香港实施“紧急状态”,就是香港被“和平解放”,香港正式开始“内地化进程”,就是首先接管香港主要媒体,取消香港的新闻自由。现在摆在700多万港人面前的最大问题是,要主动寻求香港问题的“和平解决”,而不是被动地“被和平解放”。

页面

订阅 抗议和请愿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