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New!
——一年前这一天,6.9百万人示威。一年历程,我更深刻地认识自由的秘密是勇气,而有了勇气这种特质,其他人类的特质如智慧等也就都具备了。6·12,我在这一天开始觉醒,香港人也在这一天开始觉醒。
New!
——维权律师和法律界在司法独立、宪政转型和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作用至关重要而不可或缺。司法不独立仍然是中国的症结性问题。实现司法独立必须从政体改革开始,中国的社会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甚至可以说还未真正起步。
——有一批人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谨向陈西、刘贤斌等八九守灵人致以崇高敬礼!
就在世界各国全力抗击世纪瘟疫之际,香港局势急遽恶化,中国当局借两会之机公布了“香港版国安法”。此前,当局已经打出一套组合拳,为该法造势扫清障碍。先是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出来放风,声称在香港回归后,“国家安全始终是突出短板”, “决不能让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风险口”。 [1] 接着,香港警方拘捕李柱铭、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们参加香港反送中运动游行集会。前些天,又在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选举中把亲民主派立法委员关在门外不许投票,让亲北京的李慧琼当选主席。至此,香港全面沦陷,“一国两制”寿终正寝。 中国之所以不顾脸面,悍然践踏香港法治体系,强行推出港版国安法,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精心筹划,...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和家人,其妻许艳在下文中再度为丈夫发出呼吁。文章说,余文生律师曾在2018年“两会”前提岀修改宪法的建议,现在第三个“两会”都召开了,他却仍然被非法羁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至今没有判决,家人一直无法得知余文生被关在哪里、有没有遭到酷刑、身体状况怎样。文章还介绍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长环境,及他如何成为维权律师,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销执照的经历。许艳也讲述了自己为丈夫维权而遭迫害的经历。她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余文生案,呼吁中国当局依法办案,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却被关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两年多来,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审讯三次。2020年5月,“两会”召开前夕,许艳家再次被警察在其楼下平房上岗。下文为许艳于今年“两会”开始日(5月21日)发出的被骚扰请求关注的信息。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维稳上岗 余文生律师2.5年生死未卜、久拖不判;...
中国人权编者按:本文为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所作的他与身居湖南的维权人士谢文飞的越洋长谈记录。谢文飞从2013年至2014年,在全国8个省20多个城市参与了各种旨在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捍卫人权的活动,也因此,他数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获释;本文记录的长谈是在4月初。在谈话中,谢文飞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热爱共产党,甚至写过获奖长诗《党啊,你是我心中永恒的太阳》的被洗脑青年,在通过网络接触到真相后不断进行认真思考,从而转变成为追求言论自由、致力于为实现民主宪政的中国而抗争的人权捍卫者的经历。
  • (709 Mass Crackdown) Li Heping, lawyer, whereabouts unknown since July 10, 2015, charge unknown.
经过了那件事,又经过了今年的疫情,我有一个判断,先有709,后有404;没有公义的法治,就没有美好的一切。
——我们国家的现行“宪法”就是一部伪宪法。宪法应是不直接进行治理的全体国民政治意志的体现,而不是某个君主或某个政党意志的体现。现行“宪法”不是一部真正的宪法。它不是中国人民用来创设和规范政府权力的根本法,而只是执政党用来组建和运行自身政权的操作手册。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和失踪,一次又一次的监禁和酷刑,高智晟没有屈服。只要有机会,他就拿起笔,记录他的遭遇,记录他人的不幸,并控诉这个政权的荒谬和野蛮。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写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联网上读到一封关于法轮功问题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当时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国人对此问题噤若寒蝉,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一个律师为此公开呼吁,必定冒着极大的风险,需要非凡的勇气。我因此记住了这个律师的名字:高智晟。 当时维权运动刚刚起步,活跃的维权律师全国加起来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认识高律师。不过当时那封公开信的风险难以评估,他随时可能被捕入狱。...

页面

订阅 法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