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天安门母亲

32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强硬派面对人民的呼声做出镇压的冷血决定,动用军队与人民为敌,杀戮和残害手无寸铁的和平抗议者,压制中国公民要求为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创造基本条件——廉洁政府和政治自由化的呼声。抗议者和旁观者被服从上级命令的士兵射杀,有的头部、有的胸部、有的背部中弹;有的被追进胡同后被用刺刀刺杀,还有的被碾死在坦克下。 镇压期间,有人目睹到这样一个场面:一群人泪流满面地抬着一个年龄不会超过10岁的男孩的尸体,男孩身上满是枪眼,脸色惨白地躺在那破旧的木板上,人们把他的尸体置放在一队军车前并发出愤怒的声音。该男孩叫吕鹏,才9岁,是迄今为止已知最年轻的“六四”受害者。这名目睹者后来在2004...
心情沉重,2020年我们群体又有两位难属去世,离世难属增加到62位。 陆玉宝( 陆春林 的母亲) 1989年“六四”惨案遇难者陆春林,男,27岁,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86级研究生。1989年6月3日夜,在木樨地被戒严部队射杀,子弹从后背击中肝脏,背部留有一个弹孔,子弹未穿出,尸体送到阜外医院。临终前,将身上证件交给行人送回学校,由校方领回尸体火化,骨灰葬在江苏老家自家桑园内。 陆春林的母亲陆玉宝,2019年10月因摔跤,颅内出血,送至医院抢救。后回家由女儿和女婿照顾,终因病情严重,年老体衰,于2020年1月去世。由于疫情,他们没有告诉我们,我们是在2020年年底才知道她在年初已经离世。...
中国人权按 :在“六四”惨案32周年之际,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祭文《我们的信念与坚守永远不会改变——“六四”惨案三十二周年祭》,以及两名难属逝世的《公告》。祭文内容如下: 我们的信念与坚守永远不会改变——“六四”惨案三十二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 1989年6月4日,和平时期,在执政当局领导和指挥下,中国人民解放军肆无忌惮地在首都北京十里长安街上出动坦克、装甲车以及真枪实弹的士兵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开枪、碾压、甚至毁尸灭迹!使得一些遇难者家庭当亲人离开家后,再无任何消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一毫无人性举世震惊的惨案,令人瞠目结舌,无法接受。...
“天安门母亲”创始成员丁子霖委托 中国人权 发表《致友人》公开信。全文如下。 致友人 本人在此衷心感谢各位朋友在我们亲人遇难后的30多年漫长期间内所给予的人道救助,尤其是在我1994年初曾以个人名义向国内外友人发出过人道救助呼吁以来,迄今为止未曾中断的救助。 现如今绝大多数遇难者的老父母均已谢世,遗孤们也已长大成家就业。是你们的义举帮助我们这些蒙难家庭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 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肆虐,大多数的捐款者也已年届退休。因此,我恳切地请求你们中止给我们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人道捐款,这项人道救助活动早就应该画上完美的句号了。 我将永远铭记你们的爱心,并坚信你们的义举必将为历史铭记。...
——中国灾难的根源,就是当权者拥有了最高权力还不够,还要把这种权力变为终身的独裁权力,六四的灾难、香港的灾难和正在来临的经济危机,都是这种腐朽帝王思想的产物。在六四31周年来临时,全世界都意识到,已经到了消除中国皇冠的时候了。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惨案31周年。我们不会忘记31年前的惨案。和平时期,中国政府出动标榜为“人民子弟兵”的国家军事力量,动用坦克、装甲车在十里长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军队无视站在马路边上的人群随意开枪,甚至当学生撤出天安门广场在西单六部口,军队先喷射含有抑制人神经作用的毒瓦斯让人们失去意识并出动坦克碾压人群。这样惨无人道的血腥场面举世罕见,绝无仅有! 1989年的学生运动从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镇压,学生们始终保持着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与政府对话。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学生外,...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门母亲群体”在京部分难属提前举行了2020年新春聚会活动。难属们回顾了2019年纪念“六四”惨案三十周年的活动情况,还特别提到尤维洁自提供家庭地址后几年来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给难属寄来圣诞卡之事。难属们表示,虽然随着岁月流逝,他们正在逐渐老去,但是信念不会改变,将继续坚守“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不会退缩。
2019年又有三位“六四”难属和一位伤残者因病去世,迄今为止共有59位难属和伤残者离世。看着这些被无辜打死的年轻生命,看着这几位为寻求正义和为亲人讨回公道而坚守三十年,耗尽生命、抱憾离世的老人们,敢问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对于1989年在首都北京发生的“六四”惨案还要沉默多久?!这一以政府行为,动用军队,蔑视生命,滥杀无辜,严重践踏人权的罪行什么时候才能依法昭示于天下?!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由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和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主持

页面

订阅 天安门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