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酷刑

已经三个月没有会见黄琦了。本来打算待阅完案卷材料之后去会见黄琦的,结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终等不到能够阅卷的一天。我相信绵阳市检察院是找的借口不让我阅卷,因为与四川省检察院一起审定案件,由于四川省检察院不是办案单位,而是上级单位,下级对上级,只需要就疑难复杂的问题进行请示,凭常识那不需要多少时间的。而从2017年9月下旬与绵阳市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约定阅卷时间起,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省检察院还没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绵阳,这不可能。但是我没有办法戳穿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迫使检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给我查阅复制。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决定给不给我阅卷,...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在狱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个多月后便病逝,引发外界对高智晟生存环境的担忧,担心他会成为下一个当局有意令他长期“困死”在陕北的牺牲品,无法获得基本的医疗和营养。中国维权人士和网友近日发起“高智晟看牙,自由高智晟”的公民行动,要求当局立即停止对高智晟自由权、健康权等基本人权的侵害,还高智晟看病求医、自由走动的权利。
我知道将被重判,但我永远不会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及今天的选择而后悔。只为连累家人,只为自己做的太少,而愧疚自责。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栽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当局执行了一个名叫“拔旗行动”的计划,对各个领域里人权活动的领军人物一概打压。郭飞雄的遭遇就是例证。当局妄加罪名,判刑监禁,这本身就已经非常恶劣了,而罔顾起码的人道,刻意虐待折磨,更是不可容忍。我们必须进一步动员起来,制止当局对郭飞雄实行慢性谋杀,要求当局立即对郭飞雄进行体检,保外就医。这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如果没有自由、民主、法治,刘晓波先生的悲剧,不会是最后一个,各种暴行不会停止。长期对我的折磨,致使身体的伤损已逐渐呈现。而虐待还未停止。如每天规定两小时放风的权利,都无法保障。伙食差如猪食等等……
你们的英勇,无法用言语表述。 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 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 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你们以你们的勇敢,突破了官方的围剿,激励了家属,阻遏了罪恶,你们理应获得我们这些当事人最高的敬意。值此“709”案两周年之际,也恰逢“人权律师节”设立之初,我们向“709”案全体辩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致敬,“709”案辩护人!
709事件,作为一次至今仍在持续的践踏人权法治的逆流、狂潮,具有标志性意义,也许意味着这国和平转型梦想的彻底破灭。709事件是当局继打压新公民运动及南方民权运动以来,打压维权运动的高潮,但我相信,709事件不是维权运动的终结,而是一个崭新阶段的开始!
如今的全璋跟我们真是两年生死两茫茫。在整个709案件中,李和平都安然有点小恙地出来了,而全璋怎么还会杳无音信?联想到李和平受到的工字铐、吃药、屎尿附身的酷刑,难免不让我担忧全璋受到了更大的酷刑。
对于一个没有法治国家的国家来说,能够影响现状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和公众的公开谴责。威权政权害怕当众出丑,中国共产党以野蛮的方式对待刘晓波及其他被北京关押的自由捍卫者,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为此蒙羞了。
尽管全球正义力量千呼万唤,共产党邪恶势力恪守愚蠢及暴虐人权罪恶的气焰未有丝毫消减。709事件的两个核心人物的命运尚在不卜中,全璋律师生死不明,屠夫先生仍被黑暗势力野蛮囚禁中。而作为709历史事件一部分的江天勇律师最近又被反动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709反人类暴行肆虐下去的邪恶意志昭然。

页面

订阅 酷刑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