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典型案例

我向中共当局、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呼吁:如证据确凿,足以表明高瑜有罪,那就请光明磊落地向全世界宣布她的罪状,并予以宣判收监,让她服刑;如目前尚收集不到足够有力的证据,但又不愿意恢复她自由,那也请出于人道原则让她保外就医,予以监外监视居住。
江泽民说“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可成果却被贪官转到国外去实现“美国梦”了;温家宝说“让中国人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可徐纯合在母亲和孩子面前被警方当场击毙;习近平说过“中国人共享‘人生出彩’的梦想成真的机会”——但徐纯合的“人生出彩”梦想只能到天堂去追寻。
墨西哥谚语:“他们试图把我们都埋了,但不知道我们其实是种子。”当局以为严厉打压可以吓退民众的维权热潮,其实他们的每一次打压,都种下了更多的怨愤,唤起更多的公民投入维权抗争。
正是这些可亲可爱敢于和不受限制的公权的斗争,使得习近平当局在2015年7月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打压律师行动。一个黑色的七月,还没有过去,黑云正笼罩着中国大地,欲摧毁人民的正义和良心。
在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他们被秘密关押,见不到律师,我不知道他们会遭遇怎样的酷刑和折磨,不知道他们是否挺得过来。最让他们牵挂的或许是儿子包蒙蒙出国读书的事。如果知道孩子出国梦碎,他们会不会肝肠寸断?如果知道孩子的坚强和成熟,他们是不是会感到些许安慰?
胡石根:1992年5月底因筹备纪念八九六四三周年活动遭到逮捕,1994年12月,被控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20年有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5年。2005年和2008年获得两次减刑,服刑16年3个月之后于2008年8月底被释放。
“赤壁三君子”案的最终判决不是我们律师所能左右得了的,但是公理自在人心。当局为保政权,不顾事实,肆意揉捏罪名,玩弄法律,将“赤壁三君子”治罪入狱。就此案判决,律师当然不会胜诉,但从另一角度上来讲我们却是赢家。
就算张六毛死于重病,也确实犯罪,但为何不通知家人?为何长时间不让家人见遗体?为何警方希望擅自火化?从张六毛家属最后见到其遗体的情况看,张六毛死前遭受酷刑已经是铁证如山。
中国人权 获悉,大陆民间首次举行六四公祭活动的组织者陈卫(女)、于世文伉俪于7月3日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同时被逮捕的还有参加六四公祭的姬来松律师、董广平、侯帅、方言,以及为被拘留的参加六四公祭活动人士做代理的常伯阳律师;参加公祭活动被拘留的邵晟东、记者石玉已获取保候审。 中国人权 已通过陈、于的家人证实了这一消息。 目前在纽约的陈、于的女儿于海悦对 中国人权 表示:“当局给我爸妈安的罪名很荒谬。他们都是有追求的人,抱有一份热情,希望国家能往好的方向发展,当局这样做真叫人心寒。”于海悦还说,她父亲一直患有高血压,一年多以前曾中过风,人被抓走后,警方既不让送药,也不让见人。 陈卫...

页面

订阅 典型案例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