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选登

文章 24 — 46 (151)
——习近平应该最清楚,因为正是他本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严重误导了特朗普,对美国和全球疫情失控,都带来了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国际社会追究中国政府对此次瘟疫大流行的责任之压力,早已成为习近平最大的心病。仅仅数月,中国地缘政治形势的恶化,就彻底断送了四十年中共历届政府积累的外交成果。中国的国际环境,甚至还赶不上毛泽东的文革时代。
——不错,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没有“人权”和“自由”这两个词汇或概念。但这不等于中国人没有对人权和自由的感觉和追求。108年前,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今天的台湾有着成熟的民主制度,在人权与自由方面有十分良好的记录。台湾远比大陆更好地保持了中国的文化传统,这有力地证明了人权价值的普适性。
——由于中国过去长期奉行极左,反“左”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此“左”非彼“左”,中国的极左和西方的所谓“白左”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中西之间的“左”、“右”对接变成了一场跨洋误会。这场误会不仅会让我们失去反极权的同盟军,而且已经产生了自由派内部的价值观混乱,甚至可能改变“自由派”本身的底色。
——我们这一代最大的负资产,就是那个十年的洗礼。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负,使得我们这代人有的时候,显得特别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负交替在一个人身上显现,显得特别的吊诡。这一代,实际上也是最惨的一代人。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一个惨到没法言说的晚景。
——准确了解了中国流氓的特点和作用,就在很大程度上了解了中国的革命。反过来说就是,不了解中国流氓的特点和作用,就不能充分了解中国的革命。流氓各个民族各个国家都有,但中国的流氓自有“中国特色”,因而,中国的革命与中国的流氓之间,也会表现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关系。
——中美关系恶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从7月开始两国进入了冷战状态,中美两国在军事、谍报、经济和政治领域开始了全方位对抗。虽然中共在贸易和技术上高度依赖美国,却仍然坚持以美为敌和对美强硬,其制度原因是“民主恐惧症”和“政权虚胖症”这两种红色政治基因。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所谓“新冷战”,美国采取的既不是“遏制政策”,也不是防守。而是主动出击,如入无人之境。而中国,既有骑虎难下,骑上去容易下来难的困境,又在全世界没有真正的盟友。从这个意义上讲,“新冷战”根本不是冷战,如果一定要说美中之间会有一场“新冷战”,它要真打起来,可能就“首战即终战”。
——香港人只想争取我们的自由,只想同行的勇者可以保护自己。香港人不是想影响全世界。每一个抗争者的牺牲都让我们心痛,被送中的12人的每一个我们都百般不舍。但如果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至少希望世局的变化可以告慰于牺牲的勇者:世变源自香港;而香港的黑夜或许有天亮的时候。
——25年前就有人预言香港之死,但这预言没实时应验。25年过去,香港终于死了。我仰望向天,在暗黑无星的夜空,我看见在遥远之处,正浮现出一点很难察觉的金光。望望身旁,原来我不是孤身一人,有很多人都与我一起,大家就朝着远处那点微弱的金光,手拖着手,迈步走去。
——一年多来,香港就像是撬动世界历史的一个支点,正如梁继平在立法会说的:我们已经回不去了!独裁者生,中国人亡,独裁者亡,中国人生,二者必居其一。香港人抬起头来,永不屈服,永远团结抗争,直至我们改变这个世界,改变我们的宿命。
——联合国成立七十五周年大会上最瞩目的是特朗普及习近平的发言,从中大家不难警觉新冷战正式揭幕。联合国成立的目的是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避免任何大规模战争,尽可能维持和平。目前的联合国需要美国,但美国不需要联合国。若改变不了现状,美国大可退出联合国,并成立以自由民主国家为成员的国际组织。
——蔡霞希望以最低的社会成本去实现中国政治转型。我认为中国政治转型已经丧失党内改革派主导的可能性。国际、国内形势的改变将会大大鼓舞海内外民主运动力量,颜色革命的条件已经成就。它如同地火正在燃烧、蔓延,并终将在不久的将来喷发而出,势不可挡。
——为了保证言论自由的宪法,也意外地保护了骂美国,不准骂中共的自由。从文学上来说这是不是有一点象黑色幽默的21条军规。虽然微信禁止言论自由,但禁止微信又违反了言论自由。
——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否则永远无法走出生活的阴影。脱离苦海的根本不是身在何处而是心在何处,只有心从那段阴暗的经历压迫中彻底解放出来,人才能真正地脱离苦海。
——央视发布的《花木兰》海报只有三个文字,也就是影片的核心思想、花家传家宝剑上镌刻的“忠、勇、真”。宣传部门严格控制的中国网媒大张旗鼓地对这三字进行阐释。从内容看,与其说是影评,不如说是习近平关于妇女工作的指导意见。
——中共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的统战就是对他们的强力控制,将他们纳入共产党绝对领导之下,目的就是保住中共的政权。对民营经济的统战与对香港的“全面管制”和“二次回归”一样就是消灭一切颠覆中共统治的可能性。中共正在将绞索慢慢地套在民营企业和企业家的头上。
——“官派律师”现象正在以我们看得见的速度和频率增加,正在成为中共政权压制公民权利、打击异议人士的常用手段,希望国际组织和国际媒体能够持续关注这个现象,并一起努力阻止情况变得更糟。
——加速的第一推手是当今集大权于一身的习近平,他被称为“总加速师”,实乃名副其实。他在一系列问题上的误判,如隐瞒疫情,实施战狼外交和口罩外交,强推《香港国安法》等等,事实上已经加速将中共带入困境。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围剿中国的战略进展神速,以至于胡锡进都不得不发文纠正中国人“全世界都是中国的敌人”的“错觉”。在这个形势下,习近平不仅没有逆转大局的能力,而且发现,他挣扎用力越猛,反而会加速自己的死亡。
——邓小平就是一个“进化了的独裁者”,在香港问题上,他提出“一国两制”并保证50年不变,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把香港变成中国内地的一部分。习近平一改邓小平路线,“加速”进行香港的内地化过程,从强调“一国”高于“两制”,摘下了“一国两制”的假面具,结果是唤醒了港人的警惕,开始了大规模的激烈的街头抗争。
——迪斯尼制作的《花木兰》不仅仅是一部电影,它是荷李活为了金钱而牺牲普世价值观、向极权叩头的象征。如果是这样,那真的不是一部片的问题,而是涉及“美国创意自由中心”荷李活的价值异化,涉及西方企业为了利益而牺牲自由向暴政叩头——这个当前全人类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中国真的要走向现代民主政治,有八个字:“去习”——首先要请习下去,打破目前这个僵局;接着就是“非共”;第三,我们现在的制度必须要变革。“变革”而不是“改革”;还有两个字,“和平”。我不希望中国的政治变革过程是血腥屠杀的过程,希望它是一个和平的过程。
——尤当在下蒙冤羁狱之际,潇男女士仗义直声,以笔呼号,因传播真相而惹恼有司,这才埋下今日牢狱之灾的祸根。别作恶,放下屠刀,释放潇男,还潇男自由,还潇男夫妇自由,还这个世界以公道!潇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负女子,坐牢杀头,请自章润始。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