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滕彪: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New!
2019年11月15日

(上)

1961年东德政府开始修建柏林墙,目的是阻止居民逃往“自由世界”。1989年1月,修建柏林墙的决策者和组织者、东德领导人昂纳克强硬地说:“如果建立的原因还没消除,柏林墙将会屹立大约50年,甚至100年!”

1989年6月天安门屠杀,引发举世震惊和谴责,而东德共产党却派出“末代总书记”克伦茨(Egon Krenz)为首的代表团访问北京,公然对镇压表示赞赏。昂纳克也声称,要“学习中国同志的处理方式”来对付示威者。1989年10月7日,东德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国庆四十周年大阅兵。仅仅33天之后,柏林墙倒塌,揭开了苏联东欧共产阵营崩溃的序幕。

在柏林墙问题上,戈尔巴乔夫说了一句话:“我们决不能让流血事件发生!”同样是共产政权,苏联东欧没有效仿天安门屠杀。评论家胡平先生说,“要使共产专制这台机器能够正常运转,就必须要不断地实行政治迫害,不断地实行暴力镇压。一旦停止了暴力镇压,这台庞大的机器就瘫痪了。共产专制从不吃素,它必须天天喝人血、吃人肉才能活下去,一旦它不喝人血不吃人肉了,它随即就渴死了饿死了。……苏联解体,东欧巨变,无非就是那里的共产党不好意思再杀人了;所谓北京共识、所谓中国模式,无非杀人而已。”

柏林墙被拆除30年后,人类早已进入信息互联互通的数字时代,但在专制世界与自由世界之间,还有一座柏林墙需要被拆除,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防火长城,也称作国家防火墙(Great Firewall,GFW)。它是中国的互联网审查系统(包括相关行政审查系统)的统称,作用主要是监控国际网络上的通讯,对认为不符合中共官方要求的传输内容,进行干扰、阻断、屏蔽。此系统起步于1998年。

一般的墙,是防止外人随意进来;监狱的墙则是限制里边的人自由出去。而中国的防火墙,既阻止外界的信息自由进入中国,也限制里面的信息自由传出中国。它屏蔽了大量国际媒体、智库和国际人权组织的网站,屏蔽了几乎全部最流行的国际社交网站和大多数视频类网站。中国是极少数几个不能上Twitter、脸书、Google、YouTube、BBC、CNN、纽约时报的国家。墙内的人们既无法获取数以百万计的重要网站的信息,也无法通过这些自由的网络平台发布信息、发表看法。中国人就这样,被困在一个无形的、却严密的信息监狱里。

人们只能从层层过滤、重重审查的官方媒体、官方网络上,获取信息;人们被迫接受的是扭曲的历史、虚假的现实、意识形态宣传、心理操控、屏蔽真相、愚民奴化教育,共产党洗脑机器可以说成果显着。几代人生活在以血腥暴力为基础的信息监狱中,形成了顺服乃至热爱老大哥的认知和情感。不但如此,中国政府不但控制信息的自由流进流出,而且通过所谓的社交媒体——微博、微信、QQ、抖音等——收集和窃取公民信息、监控网民的一举一动。信息柏林墙虽然无形,但老大哥的眼睛无处不在。从毛氏群众运动极权到习氏高科技极权,独立思想被制裁、独立人格被摧毁、反抗行动被扼杀。这种环境培养出来的绝大多数人,只能是脑残、犬儒、投机分子或小粉红。

柏林墙挡不住人们对自由的向往。1962年8月17日,18岁的东德人彼得·费查试图翻越围墙,在攀至顶部后,两名东德边防军士兵罗夫·费特列治和艾力·薛伯发现了他,并向他开枪。彼得是第一个因试图攀越柏林墙而被射杀的人。除了直接翻墙外,人们采取了许多方式:高楼跳下、挖地道、潜水、大型热气球、走下水道、驾轻型飞机、开汽车高速冲过检查站等等。一位工程师设计了一个强力弹射装置,从东柏林市内的高楼起跳,“弹”了数百米到达西柏林,然后利用自造的降落伞缓缓落地。柏林墙建立后,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伤。

为了翻越中国防火墙的网民们,也曾各显神通。自由门、火凤凰、tor、赛风、免费代理IP、VPN、蓝灯、SSR等,猫捉老鼠游戏玩了十多年。不过似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近年中共发威加强防火墙封杀VPN,翻墙越来越难,风险越来越高。因为帮人翻墙而被拘留、判刑的例子,开始多了起来。


中国当局正加大力度屏蔽国内互联网用户通过VPN技术连接国际网站。(网络视频截图)

广东东莞的邓杰威因出售“飞跃SS”、“影梭云”VPN翻墙软件账户,被判刑9个月;吴向洋因搭建VPN服务器,并出租、销售VPN软件和VPN路由器硬件,被判刑5年半。2019年3月,翻墙技术网站“逗比根据地”创始人孙东洋被判刑3年、缓刑4年,并被没收电脑及处罚20000万元罚金。甚至一些网民仅仅因为使用VPN翻墙,就被警告、传唤、罚款乃至拘留。因为网络言论而被判刑的中国网民、作家、记者更是成千上万,记者无国界、自由之家等国际人权机构,把中国列为少数几个“互联网黑洞”、“互联网敌人”。中国的互联网自由度排名仅仅排在三个国家之前:厄立特里亚、北朝鲜和土库曼斯坦。

“信息柏林墙”虽然无形,但专制政权对翻墙、推墙的惩罚却毫不手软。那些大胆行使言论自由、试图冲破言论禁忌的中国公民,因为翻越无形的高墙而被关入有形的高墙。

(下)

创始于1985年的“无国界记者”,在促进全球新闻自由方面卓有成效,2005年被欧洲议会授予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2018年,在“无国界记者”的倡导下,成立了25人“全球信息与民主委员会”,委员包括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斯蒂格勒茨、作家略萨、人权律师埃巴迪等四名诺贝尔奖得主,和弗兰西斯·福山、亚当·米奇尼克等学者、记者、作家、人权活动家和科学家。作为25名委员之一,我参与了《全球信息与民主宣言》的全部讨论和起草过程,向委员会解释中国的“信息柏林墙”。

2018年11月公布的《全球信息与民主宣言》,确立了全球信息空间是属于全人类的共同财产,它应服务于表达自由、人类尊严、宽容和增进理解;获取信息和知识,是一项基本人权;政府控制媒体、扭曲信息、压制新闻、用暴力对待记者,极大威胁和剥夺了人类获取信息和知识的权利。这个宣言重申和细化了《联合国人权宣言》与《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关于“表达自由”的基本原则,并结合信息时代的特点,为全球信息空间、媒体、记者和国际信息平台确立了基本原则。《宣言》得到数十个国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欧洲理事会的支持。

柏林墙倒塌至今30年了,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猛然醒悟到:互联网曾经被人们寄予厚望,可以引领中国走向开放与自由,但中共却用它来实施全面高效的数字极权主义。哈佛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文章中说,“当我们痛快地庆祝共产主义在欧洲崩溃时,全然低估了共产政权在中国存活下来的深远意义。”

人们迟迟没有意识到:民主与专制的对抗没有停止,中共筑起的“信息柏林墙”不仅囚禁着中国人民,而且不断向自由世界渗透和扩张。孔子学院、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各类同乡会、校友会和商会,威胁着西方的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大量的海外媒体被中国政府渗透、收买,影响着海外华人和外国读者的思想观点;中共用拒绝签证来威胁国外研究者、记者,迫使他们进行自我审查;在中国进行采访报道的外国记者受到中国政府的限制、跟踪和骚扰;微信、抖音等中国社交媒体,越来越引起海外用户关于内容审查和隐私安全的忧虑;很多西方公司因为在西藏、维吾尔、香港、台湾等问题上的政治观点而受到中国政府的谴责和抵制,并且几乎都要道歉并且撤回或改正他们的说法;华为、ZTE等中国科技巨头,对所在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中共利用黑客对西方政府、科技、大学、军事、情报等部门发起网络攻击、窃取秘密;中国政府的五毛水军或机器人制造和传播各种虚假信息,以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出版人、书店店员和异议人士甚至在境外,被中共特务绑架回国……这些都可以看作是中共信息柏林墙的延伸。

尤其不可接受的是,西方的科技巨头们——思科、谷歌、脸书、苹果、雅虎等等,纷纷配合中国政府的互联网审查,甚至为中国的互联网防火长城(GFW)提供技术、设备和培训。西方人曾热情地帮助东德人翻墙和拆墙,但这些科技公司却为了巨额利益,帮助中国政府建立和加固高墙。

1989年柏林墙被推倒后,逃到苏联的昂纳克被引渡回国受审,被控犯有叛国罪及杀害192名试图逃离共产党政权的德国人;“末代总书记”克伦兹,因杀害东德民众罪名被判刑6年半;开枪把18岁的彼得打死在柏林墙上的两名军人,分別被判刑20和21个月。在罗马尼亚,制造屠杀的独裁者、“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枪决。再后来,“中国人民”的其他一些老朋友们,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卡扎菲被打死,萨达姆被绞死,穆巴拉克被赶下台、关监狱,米洛舍维奇受审期间死亡,全斗焕被判死刑、后改为无期徒刑,本阿里逃亡、被缺席审判,皮诺切特入狱……颜色革命和民主革命席卷之下,大量的独裁政权纷纷瓦解。

但在中国,制造屠杀的刽子手们用人民的鲜血保住了政权,并且建起了高科技柏林墙。那些把翻墙者投入监狱的秘密警察、法官和共产党干部,仍在残害着中国人民。30年来,在西方政府的绥靖政策和国际科技巨头的助纣为虐下,中国在经济、军事和科技上畸形崛起的同时,却背离自由民主,而中共的魔爪已经伸向自由世界。就在此时,北京的枪声响在香港的街头。

1987年6月12日,里根总统在布兰登堡门向苏联共产党喊话:“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今天,深受信息柏林墙之苦的中国人,当然希望、也永远感佩国际社会推墙的努力;但如果不能帮忙推墙,请你们不要帮着加固这堵墙好吗?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11-1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4期,2019年11月8日—2019年11月2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