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滕彪:媒体审判与审判媒体(图)

2019年02月27日


外界呼吁关注709案(资料照片)

2015年10月17日,泰国芭提雅,诗人、出版人桂民海被绑架失踪,3个月后突然出现在中国的央视上认罪。与桂民海有关联的香港书商李波、林荣基等也陆续失踪,同样在几个月后“现身”官方媒体。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的“709大抓捕”,很多人权律师被绑架后杳无音信,直到电视上出现他们认罪的画面。“强迫上电视认罪”,这一文革运动式迫害手段死灰复燃,愈演愈烈。

中共的统治方式和宣传系统曾特别强调“群众路线”、“人民意识形态”,在法律实践中的表现如,“马锡武审判方式”、“联合办案”、“群审群判”、贫下中农法院、严打中的公捕公判大会、游街示众、公开处决等。事实上,这些并不是真正的司法,而是一种披着民意外表的政治表演,一种变态司法,或者反司法。

在学术上和实践中,司法和媒体、民意的关系有几个层面的讨论,并非三两句可以说清。在法治比较成熟的社会,司法保护媒体的独立;在独立的媒体面前,司法独立不受干涉。法官判决“违背民意”的例子,所在多有。如著名的辛普森案、焚烧国旗案。1989年春夏之交,美国最高法院以五比四判定:在公众示威中焚烧国旗的行为,受宪法第一条修正案“表达自由”的保护。而民意调查表明,五分之四的美国人不认为焚烧国旗属于“言论自由”。但媒体不会干涉法官判案;即使试图干涉,法官或陪审团也会置之不理。

但中国的语境则完全不同。法律服从政治需要,司法完全受党控制,法官成为傀儡,任何一个重大、敏感、涉及政府和官员的案件中,法官都没有独立依法审判的可能性。夏俊峰、许有臣、刘晓波、伊力哈木以及几乎所有政治犯、良心犯的案件中,法官都公然违背民意、违背法律,充当政治打手。

在另外一些案件中,如崔英杰案(小贩杀死城管被判死缓)、许霆案(恶意取款原审被判无期徒刑),邓玉娇案(洗脚女正当防卫致官员死亡)、李庄案(律师为涉黑案件辩护而被控伪证罪)等,似乎在媒体和舆论的介入下,官方做出了妥协;但这并非民意的胜利和法律的胜利。决定案件结果的,不是法律和证据,也不是媒体和关注该案件的民众,而是那些拥有权力的匿名者,是司法黑箱操作。判决书背后的黑手、左右司法的力量,始终在公众视野之外。司法仍是政治筹码。

中国媒体也和司法一样,受到共产党的全面控制。官媒是宣传机器、党的喉舌,它不反映民意,甚至经常强奸民意。稍有空间的半市场化媒体,如南方报业、财新、炎黄春秋等,以及自由度更大一些的互联网新媒体,也是禁区重重,受到严密审查;近年来政府打压变本加厉,半市场化媒体已风光不再,噤若寒蝉,甚至被重新收编。

在意识形态全面收紧、对民间力量加大打压力度的大背景下,官方媒体成为镇压工具,也就顺利成章了。Safeguard Defenders近来出台的两个报告,《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Scripted and Staged: Behind the scenes of China’s forced TV confessions)、《媒体审判:新型审判秀和中国媒体的全球扩张》,(Trial By Media: China's new show trials, and the global expansion of Chinese media)详细记录和分析了电视认罪和媒体审判的各个方面。中共官媒在这些案件里,不仅仅是违反了媒体伦理,而且违反了法律和道德底线,成了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共谋。

在桂民海电视认罪的同时,中央电视台也播放了另一名瑞典公民Peter Dahlin的认罪视频。Peter是人权捍卫者,与中国人权律师合作密切,也是前述两份报告的主要编者和作者。记者无国界组织强烈谴责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并呼吁欧盟对这两家党媒进行制裁。Peter也在《纽约时报》撰文,呼吁美国援引《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对制造电视认罪的中国媒体公司进行制裁。

《南华早报》刊出桂民海被重新扣押后的“认错访问”后,桂民海的女儿公开批评《南早》与中国当局合作,丧失媒体原则。《南华早报》被阿里巴巴收购,而马云则是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公开称赞六四屠杀的大陆富豪。

英国私人侦探韩飞龙(Peter Humphrey),曾在中国蒙冤入狱,央视也播出他被迫认罪的画面。2018年11月,韩飞龙以违反英国广电法为由,要求英国政府限制中国中央电视台在英国的运营。

2017年5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CSIS)一名前雇员曾告诉媒体,世界各处80%的中方官媒记者为间谍。

2018年9月,美国司法部命令两家中国官媒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在美分支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2018年11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发布报告称,美国几乎所有的中文媒体都倒向了中国政府,只有少量的例外。

看来,对参与作恶的中共媒体的揭露和围剿才刚刚开始。西方人似乎才看清这样一个简单明显的事实: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机构根本不是媒体,而是党的工具。媒体应该是传播信息、报导真相、监督政府的重要媒介,而那些披着媒体外衣的中共喉舌,则是共产党的宣传机器;他们操控舆论、压制真相、混淆是非,甚至造谣、洗脑、收集情报充当间谍、参与人权迫害。如果说媒体“审判”不是审判的话,那么这些冒充媒体的罪恶同谋,则要接受法律和历史的真正审判。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2-1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5期,2019年2月15日—2019年2月2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