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畫家嚴正學當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門作偽證

2004年10月29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浙江公安部門作偽證意圖逃脫不作為的罪責,被畫家嚴正學當庭揭穿法官卻休庭不予宣判。

國內知情人士報告中國人權,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區人民法院於10月27日上午開庭,審理畫家嚴正學狀告椒江區公安分局“行政不作為”的案子。庭審中椒江區公安分局依據偽造的證據,意圖逃脫嚴正學對該局“行政不作為”的指控。但是嚴正學當庭出示有力的證據,證明椒江區公安分局偽造所謂立案“卷宗”。嚴正學的證據清楚明確地揭穿公安分局是作偽證,引起旁聽席眾多旁聽者一片譁然,審判長對此卻不願繼續審理而宣佈休庭。

嚴正學擁有台州市中山大樓407號房產,但是台州市檢察官朱勇傑企圖強行霸佔嚴正學這一房產,偽造合同並率領黑社會人員不停威脅騷擾,致使當時居住於此的嚴正學母親飽受驚嚇一度病危。當時正在美國紐約舉辦個人畫展的嚴正學,不得不放棄正在進行的個人事業,匆匆趕回浙江家中處理這一天降橫禍。檢察官朱勇傑並未因為嚴正學回來,他所偽造的賣房文件已被戳穿而稍有收斂,繼續率領黑社會數十人砸門威嚇,逼迫嚴正學交出房產否則挑腳筋要他的命。嚴正學在住所和人身遭受侵害中多次報案,但是椒江區公安分局不採取行動追究朱勇傑等人的法律責任,因此嚴正學將椒江區公安分局告上法庭,依法追究該局的行政不作為責任。

在10月27日的法庭審理中,作為被告的椒江區公安分局,提交了他們早在4月6日就立案的“卷宗”,意圖表明公安分局對此案有“作為”。但是這一“卷宗”記錄的報案人即嚴正學的電話號碼,是嚴正學現正使用的“小靈通”手機號碼,而嚴正學購買“小靈通”手機的時間是6月底,公安分局不可能4月初便知道這一號碼並將此號碼寫入“卷宗”。嚴正學當庭拿出了他購買手機的發票,維修單以及台州電信局的“在網證明”,所有這些證據都證明“小靈通”號碼在2004年6月25日之後才啟用。另外,嚴正學還出示了要求公安分局立案查處侵權人的報告,該報告的寄發日期是6月20日,也可以證明在寄發報告之前,嚴正學還在為立案查處侵權人而進行著努力。嚴正學充足明確的證據,使審判長不得不宣佈休庭。

嚴正學作為一個具有獨立思想的畫家,在1993年就因為自由創作被勞動教養過兩年。但是椒江區公安分局卻告訴侵權人朱勇傑,嚴正學是被“刑滿釋放”的不實說法,而朱勇傑據此四處散播損害嚴正學的名譽。2004年7月嚴正學就此也狀告公安分局,但是該案已被法院駁回。2004年9月14日,嚴正學在遞交有關訴訟材料時在法院外被人強行截走後失蹤多天。在這次的開庭中,審判長還不停地提醒公安分局的代表,要他們注意“時間”,即讓公安分局拿出在嚴正學報案前公安就立案的證明。法官那?堛器D呈堂“卷宗”是後來“補做”的。從這些細節可知,法院事前和作為當事人的公安分局有溝通。

中國人權對嚴正學的人身安全和正當的法律權利十分關注。法院在辦案過程中與當事的一方溝通,這是違反中國行政訴訟法的,也違反了國際人權公約關於獨立法庭的規定。嚴正學這一正在進行的訴訟,顯露出中國檢察官、公安部門完全蔑視法律,公然製作偽證,這已經是需要追究的刑事問題了。中國人權要求中國法院獨立、公正辦案,嚴格遵照中國的法律,體現“法治”精神,不要喪失法院的立場官官相護,使法律程式成為走過場或者矇騙世人的招牌。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