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西藏女作家唯色因作品讚美達賴喇嘛而遭受嚴重迫害

2004年10月27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西藏女作家唯色的作品讚美達賴喇嘛,導致她失業丟房不準出國流落北京。

中國人權收到國內知情人士報告,西藏的藏族女作家唯色因宗教和思想而遭受嚴重迫害。由於中國統戰部和中國出版總署認定,唯色的作品中有讚美達賴喇嘛的政治錯誤,因而她目前丟失了工作也沒有了收入。唯色所在單位西藏文聯沒收了她的住房,中止了她的醫療保險和養老保險等全部社會保障,並且不批准她辦理出國護照的申請。唯色為了逃避每日騷擾式的檢討“錯誤”、抨擊十四世達賴喇嘛的政治壓力,只得離開西藏拉薩而流落北京,住在友人家中生活境遇相當艱困。

唯色被中國官方認定有“政治錯誤”的書,是名為《西藏筆記》的一本有關西藏曆史、人物和現實生活的散文集。此書在2003年由廣州花城出版社出版並再版。但中共中央統戰部卻發現《西藏筆記》有“嚴重的政治錯誤”,有關部門隨即對該書進行審查,同時禁止在西藏銷售該書,隨後通過廣東省新聞出版局全面查禁此書。

在中國官方發行的《圖書出版通訊》總第22期上,刊登了由中共宣傳部、中國新聞出版總署聯合召開的會議內容,其中記錄的中國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石峰對《西藏筆記》所謂錯誤的指責是:“存在讚美十四世達賴喇嘛、十七世葛瑪巴,崇信和宣揚宗教等嚴重的政治立場、觀點錯誤。有些篇什已經在某種程度上進入某種政治誤區。例如,《尼瑪次仁》《丹增和他的兒子》等篇什,前者描寫著名宗教人士尼瑪次仁在國際會議上與達賴喇嘛支援者相遇的那種困惑,反映作者對達賴喇嘛分裂祖國、鼓吹西藏獨立的本質認識模糊觀念;後者則流露出對當年平叛鬥爭有某種誤解。”

《西藏筆記》給出版社和作者都帶來了災難。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人權,花城出版社的主要負責人和該書責任編輯被責令檢討,據說有關人員共交了六次書面檢討才“過關”。唯色的主管單位西藏文聯,成立了對她進行“思想教育”的專門小組,責令唯色進行檢討。中共有關當局還每天派各種角色的人,輪番找唯色和她的家屬談話,還指派她去青藏鐵路工地寫歌頌文章,“立功贖罪”,逼她放棄自己的信仰和宗教。

唯色不願作出違心檢討,也不能違背自己的良心和宗教。她不堪每日的思想“洗腦”壓力,只得選擇躲到北京友人家中,行前在她寫給西藏文聯黨組的信中說:“對《西藏筆記》的指責,主要集中在對宗教以及對西藏現實的看法。要我‘過關’,則是要我承認信仰佛教是錯誤,承認我以自己眼光觀察西藏現實不應該,必須在未來的寫作中放棄宗教,以及對西藏現實的描述必須遵照官方口徑,等等。對此我只能表示,這個‘關’我過不了,也不願過。而且在我看,這種‘過關’有悖作家的天職和良心”。

唯色是中國少有的用漢語寫作的藏族女作家。唯色在1966年出生,生活在在四川省的藏族居住區。唯色1988年畢業於西南民族學院漢語系,曾經做過《甘孜州報》的記者。從1990年開始,唯色擔任《西藏文學》雜誌編輯。唯色撰寫的《西藏筆記》被查封前,她被領導派往北京魯迅文學院,參加期刊主編高級研討班的學習,並被西藏文聯確定結業後擔任《西藏文學》的副主編。就在唯色北京學習之中,《西藏筆記》事件發生,唯色被立即召回西藏拉薩,西藏文聯開始了對她的批判和迫使認錯等“洗腦”。唯色的已經發表的作品還有《西藏在上》、《絳紅色的地圖》等。

唯色是一個虔誠的藏傳佛教信徒,也是一個西藏文化的熱誠保護者,她曾經發起一些簽名活動,以保護西藏的文化傳統和民族精神的尊嚴。中國漢族著名游泳家張健,一向以征服人類未曾橫渡的江河湖海而成為媒體焦點。張健曾經橫渡中國青海省的青海湖,而青海湖是藏人心目中的聖湖,征服性的橫渡對藏人而言是對神山聖湖的褻瀆。在張健籌備征服另一個藏人聖湖納木措湖時,唯色起草了一封呼籲張健放棄橫渡納木措湖的簽名書,藏人的漢語網站“藏人文化網”同時發表了給有關部門的公開信,終於促使張健取消了橫渡納木措湖的計劃。長期生活在漢人居住區的藏族著名歌手韓紅,原來也計劃了“空降布達拉宮”的演唱會,由於唯色起草的簽名信指出了同樣褻瀆藏人文化的問題,韓紅放棄了這次已經籌辦的演唱會。由於同樣的文化理由,唯色一向反對修建通往拉薩的青藏鐵路,堅決拒絕指派她寫歌頌青藏鐵路文章的任務。

中國人權對唯色的處境極為擔心,譴責中國政府對唯色堅持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而採取的打壓做法,嚴正要求中國政府放棄對唯色的懲罰措施。中國有關當局對藏族作家唯色的迫害,不僅是對國際人權憲章的公然違背,是對中國憲法有關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和保護少數民族平等權利的踐踏,也是對西藏文化侵略性的破壞行為。中國人權強烈要求中國政府尊重藏人的文化願望。藏漢關係總是一個處理不好的中國政治問題,其中中國政府對藏人文化缺乏理解和尊重,無疑是一個常常引發不滿和衝突的重要因素。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