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福州市警匪聯手血洗倉山鎮萬里村,受害村民無奈之下發表致中央政

2004年08月25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福州市警匪聯手血洗倉山鎮萬里村,受害村民無奈之下發表致中央政府公開信。

中國人權收到國內知情人士轉交的一封公開信,是福建省福州市倉山鎮萬里村的部分村民,因為遭到當地公安警察和勞改勞教釋放人員的聯手施暴,而發表致北京中央政府申訴冤屈的公開信。公開信說,今年8月1日上午8點半鐘,大批執法官員和“兩勞”釋放人員,翻過鐵門對守護工廠的村民殘暴毒打,造成至少15人受傷,其中重傷4人。公開信指出這次流血慘案的主要受害者,絕大多數都是婦女。現在這些婦女傷勢仍在惡化發展,因為交不起醫藥費而得不到較好的治療。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人權一些傷勢最重者的情況:例如50歲的男性村民江必波,遭到毒打之後造成腦震蕩和一些內臟器官出血;54歲的女性村民黃雅英,被毒打造成右手粉碎性骨折;56歲的女性村民潘蘭芳被派出所長鄭龍指揮的7、8個人打得渾身皮開肉綻、傷痕纍纍等等。

公開信指出,製造這次流血慘案的主要是三部分人:執法局長沈力和鎮黨委書記童亞清率領的執法局等部門的工作人員100多人,對湖派出所長鄭龍率領的警察和聯防隊員10多人,去年11月剛剛刑滿釋放的3次判刑的趙振光率領的勞改勞教釋放人員14人。此外,參與製造這次血案的官員還有:倉山鎮鎮長侯智華、鎮武裝部長梁七弟、鎮人大主席林啟祥、原村黨支部書記李智堅等地方官員。

知情人士向中國人權介紹說,事情的起因是倉山區政府企圖無償佔有村民自辦的工廠,遭到村民的堅決反對和抵制,並且自發地組織起來守護工廠。倉山鎮萬里村的村民通過參股集資,自建了一幢5100平方米(將近5.5萬平方英尺)的廠房,用以租借給臺商等收取租金。但是倉山區政府沒有與集資村民商談,僅與並沒有所有權與使用權的村委官員江必輝私下商談,便要強佔此廠房用作“倉山區首山片舊房改造指揮部”。萬里村集資村民不甘心自己權益遭受損害,組織起來守護廠房並要求區政府談判使用條件,惱羞成怒的政府官員於是糾集“兩勞”釋放者製造了這起轟動當地的流血慘案。

血案發生之後,60多名遭到毒打的受害者,兩次集體上訪福建省公安廳,並在公安廳門前攔下了公安廳長陳由誠的汽車,還先後去了福建省婦聯和福建省人大信訪局3次。雖然陳由誠當面命令倉山公安分局副局長認真處理,但是時至今日血案已經發生20多天,連起碼的調查和詢問也沒有進行,根本就沒有人過問,似乎從未發生過這一血案。

公開信強烈要求:由中央政府和福建省政府立即組織調查組,對這起性質惡劣的慘案展開調查;對製造這起慘案的官員,在調查清楚事實的基礎上依照法律嚴加懲處;政府要對這起慘案的受害者公開道歉,並且賠償醫療費用和其他的物質精神損失。

知情人士同時告訴中國人權,當地政府公安部門對民眾的任意侵犯,早已經司空見慣肆無忌憚。例如2003年3月,動用警力抓捕3名向上反映拆遷問題、抵制拆遷的民眾,其中兩人被非法羈押在福州看守所長達1個多月;又如今年4月,以無中生有的“打人”為名抓走萬里村村民2人,直到他們被迫同意拆遷才放回。今年5月6日,對湖派出所所長鄭龍等幹警和城管人員,夥同當地黑社會共300多人包圍萬里村,更是對村民不分老幼婦孺大打出手,現場哭聲叫聲慘不忍睹。事後一名受到迫害的婦女,前往福州市最繁華的東街口自殺以示抗議。知情人士說,上述這些人身權利財產權利的侵犯迫害,長期以來向中國各級政府和相應機構都不斷申訴過了,卻始終不能得到確切的回應和解決。所以這次村民們才改用公開信,以便上達中央領導、獲得社會輿論的關注並促使問題解決。

中國人權對中國一些地方政府指揮黑社會、刑滿和勞教期滿的釋放人員,共同侵犯迫害中國的普通民眾,十分重視並且憤慨。警匪勾結侵犯一般民眾,在中國已經一再出現多有報道,這是政府部門對人權一個新的敗壞分界。中國人權嚴正要求中國政府,必須重視並且嚴厲追究這類警匪勾結的犯罪。福建省倉山鎮萬里村的公開信,就提供了清楚明確的警匪勾結事實,中國政府應該對這一公開信的內容認真立案偵查並依法追究。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