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沈婷在北京遭警察搶劫發出緊急求救信

2003年10月30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2003年10月30日

香港居民沈婷在北京遭警察搶劫發出緊急求救信(SOS),呼籲香港政府履行保護居民權益和安全的職責。

中國人權從香港居民沈婷的友人處,得到沈婷在北京遭警察搶劫處境艱險而發出的緊急求救信(SOS)。沈婷在這封緊急求救信中說,她從10月8日到達北京,就處於24名警察不分晝夜的跟蹤監控之下,並在10月25日遭到其中兩名警察的當街搶劫,被搶走的揹包內有她全部的證件、錢財、信用卡、機票和相機等物品。但是她向當地警署報案,並當面指出跟隨者中的兩人就是搶劫者。可是警察眼睜睜地看著搶劫者溜走,並且不給她的報搶立案,甚至不給她出具報案的證明。北京出入境管理處因此也拒絕給她補辦出境證。所以沈婷既無法回香港又身無分文,並且面臨警方隨時可以沒有證件為由的拘捕。

沈婷在流落街頭萬般無奈的情況下,特向香港特區政府和國際社會發出緊急求救信(SOS)。沈婷在信中要求香港特區政府,履行維護香港居民權益和安全的責任,向北京政府交涉一個政府應該履行的義務,立案抓捕搶劫沈婷的人,以及立即給沈婷開具報案證明書。沈婷也呼籲民主國家政府,給她以聲援救助。

沈婷是上海被強制拆遷戶中堅定的上訪者,她上訪不僅要求解決父母被強制拆遷所遭受的損害,同時要求立即釋放全心全意幫助他們而遭逮捕的鄭恩寵律師。由於沈婷是香港居民並且為國際媒體十分關注,所以上海警方曾經與沈婷談判,說她父母回遷的要求辦不到,因為回遷勢必引發數以萬計的被強制拆遷戶的回遷、不滿甚至動亂。但是警方保證可以給她家150萬人民幣,她父母可以隨心所欲地購買想要的房屋,條件是不得再參與被強制拆遷戶的上訪事情,也不得再為鄭恩寵鳴冤叫屈進行援救。警察的要求被沈婷堅決拒絕,沈婷告訴警察她和父母雖然非常想要自己的家,但是不可能以出賣鄭恩寵律師和眾多被拆遷戶為代價。

中國人權嚴厲譴責警察對沈婷的監控、搶劫以及拒絕立案出具證明等不作為的迫害。中國人權支持沈婷的緊急呼籲,要求香港特區政府履行保護香港居民的職責,希望國際社會特別關注沈婷所遭受的迫害並以有效的方式援救。


/>>

沈婷的求救信全文如下:

我是香港居民沈婷。我因到北京上訪陷入艱險困境,特此向香港特區政府和國際社會呼籲緊急援救(SOS)。
我從10月7日離開香港,為爭取我年邁父母的合法居住權益來京上訪,因為我年邁父母被強制拆遷,遭到嚴重的人身權利和財產權利的侵犯。我是10月8日下午約6點到達北京,從那一刻起我就開始生活在黑暗和恐怖之中。政府出動了大量的警力物力,對我進行24小時的跟蹤監控。跟蹤我的警察分為兩班,每班12人包括2女10男,一共有24人不分晝夜地跟蹤控制我。10月25日中午11點40分,跟蹤我的警察中的兩人,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將我的揹包剪斷搶走。揹包內有我全部的證件、錢財、信用卡、機票和相機等物品。我在北京六里橋派出所報案時,我被搶時的同行夥伴和我指出跟隨者中的兩人就是搶劫者,但是警察眼睜睜看著兩人溜走而不採取措施。同時六里橋派出所還拒絕給我的報搶立案,甚至拒絕開具報案證明書,而沒有報案證明書,北京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不予補辦出境證。現在我沒有任何合法的證件,又身無分文,回不去遠在數千里外的香港的家,隨時面臨以我身無證件為由的抓捕。

我不明白一個守法的香港居民,來北京合法合理地上訪,為什麼竟遭遇如此的非人待遇。我現在唯有向香港特區政府和國際社會緊急求救(SOS):請香港特區政府本著一個政府的責任,維護香港居民的權益和安全,為我向北京政府交涉他們應該履行的義務,立案抓捕搶劫我的人,以及立即給我開具報案證明書。我也呼籲國際社會民主國家的政府,嚴重關注我在北京上訪遭受的人權侵犯,給我以十分需要的聲援救助。

在此謝謝給予我的一切關注、幫助!

香港居民 沈婷
2003.10.30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

緊急求救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