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陳龍德處境惡劣 促聯合國關注救援

1998年03月10日

浙江異議人士陳龍德父親向國際呼籲被警察關押導致吐血﹐但因陳龍德處境極端惡劣﹐在聯合國人權會議將要召開前仍然冒險向其呼救 ( 原件附於後 )﹐中國人權要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美國和歐洲聯盟促使中國政府允許陳龍德等重病政治犯獲得人道治療和對待。

浙江主要的異議人士陳龍德﹐因不堪勞改隊橫暴虐待﹐九六年跳樓自殺未死造成重傷殘後﹐至今依然遭受勞改隊殘酷迫害處境極端惡劣。陳龍德七十多歲的年邁父母﹐因兒子健康生命橫遭戕害﹐雖然他們亦飽受公安警察威脅迫害﹐還是不顧自身安危屢屢向國際社會呼籲救援。據中國人權獲知﹐陳龍德父親九七年三月曾寫信﹐是給即將召開會議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求救信﹐要求救援身體嚴重傷殘未愈卻被強迫勞動改造的兒子。由於陳龍德是國際上最重視的浙江省遭受迫害的異議人士﹐所以當地公安警察對其家屬嚴密監視﹐陳龍德父親陳錦雲的信還沒有發出﹐便被警察得知並抄家搜走﹐同時還將陳錦雲抓走關押﹐精神和身體的迫害導致陳錦雲吐血患病。

今年聯合國人權會議召開之前﹐浙江省公安警察又提前多次威脅陳龍德父母﹐警告他們不准向國際社會講述陳龍德的情況和呼籲援救。但是由於陳龍德的關押情況毫無改善﹐其父母反覆向政府呼籲不被理睬投訴無門後﹐不得不冒著風險再次向聯合國和國際人權組織呼籲救援。陳龍德右腿嚴重殘廢﹐因為治療不力傷病始終未愈﹐必須依靠枴杖才能走路。今年一月才拆除了植入陳龍德體內的鋼板﹐那原本應該半年以前就拆除的。這次手術不成功﹐陳龍德的腿反而更疼痛難忍﹐行走尤其困難。這樣嚴重的病情﹐還仍然被看管警察強迫每週勞動改造六天。警察對待家屬也極為苛刻﹐陳龍德遠途押回杭州治病﹐警察甚至不允許家屬探看一下﹐家屬趕往醫院詢問病情﹐也遭警醫所拒絕。所以陳龍德年邁的父母憤慨的說﹐“逼迫一個殘疾的政治犯超負荷勞動是極不人道的行為”﹐萬般無奈之下只好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和國際人權組織呼籲﹕請關注虐待政治犯陳龍德的這一典型案例﹐向中國政府轉告允許陳龍德保外就醫的小小請求。

陳龍德今年四十歲﹐原是浙江鋁製品廠工人﹐是浙江省主要異議人士之一。他因積極參加“八九民運”被判刑三年。出獄後繼續進行人權民主活動﹐是浙江省所發表的公開信建議信的發起人之一。在魏京生九五年十一月被捕和審判期間的恐怖高壓下﹐陳龍德和王東海等人公開要求立即釋放魏京生和依法公正對待魏京生﹐因此遭到逮捕關押。由於國際社會向中國政府施加了壓力和影響﹐他們在一個月後被釋放。九六年“六四”前﹐陳龍德又和王東海等人一起發表了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要求釋放魏京生、陳子明、王丹和劉念春等政治犯﹐組成調查“六四”的委員會﹐實行新聞言論自由及政府與社會各方面商討政治體制改革等。陳龍德因為再次遭到拘禁逮捕﹐並於九六年七月二十九日被判處三年勞動教養﹐剛押往勞改營十餘天便不堪折磨被迫跳樓。

中國人權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對陳龍德持續不斷的迫害﹐尤其是他被迫害自殺而僥倖未死後﹐還毫無人道的對他傷殘身體和精神不放松迫害﹐說明瞭中國政府對人權的蔑視和肆意侵犯的程度。中國人權同時要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美國和歐洲聯盟促使中國政府允許陳龍德獲得人道治療和對待。正如陳龍德年邁多病的父母所言﹐他們是出於萬般無奈﹐才向國際社會求救的﹐國際社會已經成了中國民眾的最後希望。現在許多民主國家都說不在聯合國提批評中國的議案﹐而要通過對話的方式幫助中國改善人權。那麼對話就應該有實質的內容﹐促使中國政府尊重最基本的人道﹐允許陳龍德﹐還有王丹、劉念春、李海等所有重病的政治犯得到治療和保外就醫﹐就應該是對話必須包括的實質內容的一部份。


>


>

原件﹕《陳龍德父母向聯合國呼籲救援的信》

聯合國人權事務官員﹕

我們是中國浙江在押異議人士陳龍德的父母。去年三月寫信向你們求救時﹐信未發出便被公安搜走﹐我(陳龍德之父)也遭扣押﹐導致吐血。

在今年國際人權召開之際﹐警方再次威脅我﹐不准向外國呼救。

陳龍德九六年因言獲罪﹐入獄後不堪暴虐跳樓自殺﹐導致右腿殘廢。今年一月上旬﹐陳龍德被從浙江金華監獄押回杭州第一醫院動手術﹐以拆除早先植入體內的鋼板。警方卻不通知我們就近探望﹐直到月底我們收到他回金華後寫來的信才知道此事。信中說他仍需枴杖走路。我們連忙趕往該醫院詢問詳細病情﹐卻遭警醫拒絕。春節後他 (陳龍德) 的兩兄弟去看他﹐得知是次手術不很成功﹐他的腿反而更疼了﹐且仍被逼每天八小時、每週六天勞動。

逼迫一個殘疾的政治犯超負荷勞動是極不人道的行為﹐我們將陳龍德保外就醫的要求﹐一直得不到當局的回音﹐萬般無奈之下只好再次向你們求救﹕

希望你們關注這一虐待政治犯的典型案例﹐向中國政府轉告我們的小小請求。

陳龍德父親陳錦雲、母親任月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