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京生吁全球工人支持中國建獨立工會

1998年01月24日

在中國失業下崗工人處境日益危難﹐國際工會組織卻準備接納不為工人爭取權利和利益的中國黨辦官辦工會為國際工會會員之時﹐中國最著名的民間民主派代表魏京生向世界工人兄弟呼籲﹕“支持中國工人建立自己的獨立工會﹐反對中國官方工會加入工人國際組織﹐立即檢查你們的代表的實際立場和行動﹐不要給予他們出賣中國工人弟兄的權利﹐不要給予他們欺騙你們、出賣你們的權利﹗”

中國最著名的民間民主派代表魏京生﹐一月二十二日書寫了向世界各國工會會員呼籲書﹐中國人權在此全文予以發表。

中國工人的處境十分危難﹐失業下崗的工人以千萬計﹐為生存而暴發的工潮層出不窮。就是沒有失業下崗的中國工人﹐不論在國家企業、私人企業或外資企業﹐也沒有方式和渠道保護、爭取自己的權益。顯然﹐在中國經濟發展和轉形過程中﹐這是一個越來越嚴重的經濟和社會問題﹐中國能否不出現動亂甚至災難﹐與這些問題是否可以處理解決好﹐息息相關。在多元化經濟後出現的權益和分配上的眾多衝突﹐中國的工人希望採用人類長期經驗總結出的工會形式﹐以爭取和維護自己的利益是理所當然的。這就是為什麼近來中國社會大量出現成立獨立工會呼聲﹐甚至試圖實際成立獨立工會的原因。但是中國政府對此卻採取了鎮壓政策﹐所有籌辦組織工會的人都被關押勞改。如劉念春等籌備成立“勞動者權利保障同盟”﹐劉京生等商討組建“自由工會”﹐都被投入了勞改隊強迫改造。不久前山西工人李慶喜僅張貼成立工會的呼籲書﹐警察就在春節前不顧其家中有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十多歲的兒子靠他操持一切﹐而將他抓起來投入牢獄。在這種情況下﹐除了中國工人自己堅持不懈不畏凶險的努力﹐以爭取世界人權宣言所確認的成立工會的基本人權外﹐來自國際社會的聲援幫助﹐則是十分重要的。然而﹐國際工會組織在這樣的時候﹐不是支持幫助中國的工人爭取應有的權利﹐卻反而要接納中國官辦黨辦的所謂的工會。這些共產黨領導的工會﹐唯一的任務是宣傳和組織工人服從黨的需要﹐工人的疾苦和權益與黨的利益相比無足輕重。國際工會組織接納這樣的工會﹐實際上是在挫傷中國工人爭取成立工會的士氣﹐間接的起到了幫助官辦黨辦工會壓制獨立工會的作用。中國人權希望國際工會組織在這樣原則的問題上﹐認真聽一聽中國民主派代表魏京生的呼籲和意見﹐在自己本國民眾獲得了成立工會的基本人權後﹐不作損害中國工人爭取這項人權的事情。


>


>

附件: 《向世界各國工會會員呼籲書》

世界各國工會會員兄弟們﹕

自從有工會運動以來﹐我們工人就不斷面臨來自各種敵人的陰謀和威脅。工人階級是在不斷克服各種危機的過程中保衛了自己的權利﹐保護了自己的利益。

現在﹐我們又面臨一場新的巨大的危機﹐而且是一場靜悄悄的﹐發自我們內部的﹐威脅到我們根本原則的嚴重的危機。我們是否有決心、有能力戰勝敵人的陰謀﹐捍衛我們的原則﹐我們是否有決心、有能力向更廣闊的範圍推廣我們的原則﹐去幫助那些仍然被剝奪權利的工人弟兄們﹐將決定今後幾十年內工人運動在世界範圍內的命運﹔將決定是否仍將有一個維護工人權利和利益的工人組織。

有些朋友認為﹕讓一些假工會、官方工會和代表資方說話的工會加入到獨立工會的世界性組織中來﹐也許會有利於維護工人的權利﹐至少也無害。這是善良人經常容易犯的一種錯誤。牧羊人如果為了可憐一隻餓的走不動的狼而將它放進羊圈﹐結果必然是羊群遭殃而且救活了自己的敵人。狼的本性就是要吃羊﹐而且天然就是牧羊人的敵人。共產黨執政以後就背叛了工人階級的事業﹐而且成為本國工人最兇惡的敵人。他們以工人階級的名義取得了全部社會資本後﹐就成為最大的和唯一的資本家並壟斷了全部的政治權力﹐對本國工人進行了最大限度的剝削﹐並殘酷地鎮壓工人和農民的一切反抗。在這一本性上﹐現在仍執政的中國、越南、朝鮮共產黨﹐和已經垮臺的蘇聯、波蘭等東歐的共產黨完全相同。

國際工會聯合會的朋友們和許多會員工會曾經堅持多年不承認蘇聯等共產黨專制國家的官方工會是真正的工會﹐拒絕他們加入國際工會運動的組織。這種正義的行動不僅保持了工會運動的原則的純潔性﹐也保持了國際工人組織的純潔性﹐並且對蘇聯和東歐各國的獨立工會活動進行了實質上的幫助。這是構成這一批工人階級叛徒倒臺的最主要原因之一。現在大家可以清楚地看到﹕工人的敵人不倒臺﹐全體人民的權利得不到保障﹐那麼工人的權利和利益也就不可能得到保障。工人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終解放自己。這一真理一百多年前就已成為工人運動內普遍達成的共識。工人階級的權利和全體人類的權利是一致的﹔但卻和專制統治集團的權利恰恰相反。專制政治的權力的本性必然是剝奪包括工人階級在內的大多數人的權利﹐勿論他們是什麼牌號的獨裁者。

現在的世界工人運動內部卻出現了一股很強大的逆流。許多工會組織的官僚們由於被收買和認識不清﹐而改變了他們一貫支持共產黨國家內獨立工會活動的立場﹐轉而支持共產黨國家內的官方假工會。據說讓這些工人階級的叛徒加入到國際工人組織中來﹐是保證共產黨國家內工人權利的必要措施。我不知道這種邏輯上自相矛盾的理論是怎樣被某些“工人領袖”接受的﹐我只知道中國工人對這些“領袖們”的評論是﹕“他們腦袋裡有病”。我當然不相信被工人們選舉出來的“領袖們”真會“腦袋裡有病”﹐我倒是有些相信中國工人弟兄們的另一種說法﹕“問題很簡單﹐拿了共產黨的錢﹐當然要幫共產黨騙人了。”我想﹐至少有一部份人的問題出在這兒吧﹗

中國的官方工會在章程裡寫的清清楚楚﹐他們必須服從各級共產黨組織的指揮。而中國共產黨不僅是全部國家機構的所有者﹔而且是全部國有資產的實際所有者。用普通工人容易理解的簡單的說法來描述就是﹕中共是中國全部資本和權力的所有者﹐是中國最大的和曾經唯一的資本家。一個必須服從資本家的組織會代表和維護工人的權利和利益嗎﹖如果可以﹐何必要有工人自己的工會﹖如果不可以﹐為什麼某些“工會領袖”要向國際自由工會聯合會施加壓力﹐要求它承認資本家的辦事機構也有權利加入國際工人組織﹖

我們面臨的是一場巨大的危機﹐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一個根本原則的問題﹕工會倒底應該是工人自己的組織﹐還是官方和資方的代理人﹖如果官方和資方的代理人可以被承認是工會﹐那麼誰代表工人﹖如果中共的代理人被承認是代表中國工人的組織﹐那麼你們國家的官方和資方代理人為什麼不可以壟斷你們的代表權呢﹖你們的工會還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嗎﹖或者說﹐你們的工會還有必要代表你們的權利和利益嗎﹖中國工人的權利和利益離你們並不遙遠﹐他們在流血犧牲爭取自己的權利和利益﹐他們同時也保衛著你們的權利和利益﹐保衛著我們大家共同的原則。你們的代表們沒有權利去幫助中國工人的敵人剝奪中國工人的權利﹔你們有權利知道你們的代表們正在幹什麼。

我呼籲你們支持中國工人建立自己的獨立工會﹗

我呼籲你們反對中國官方工會加入工人國際組織﹗

我呼籲你們立即檢查你們的代表的實際立場和行動﹐不要給予他們出賣中國工人弟兄的權利﹐不要給予他們欺騙你們、出賣你們的權利﹗

你們的工人兄弟魏京生

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二日於倫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