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北京工人爭權益申請遊行無理被拒

1998年01月16日

工人爭權益反遭肆意侵害剝奪﹐北京軍服廠工人遊行示威被無理拒絕﹐大同工人李慶喜呼籲成立工會被逮捕﹐工運人士王洪學發表公開信譴責抗議﹐中國人權要求江澤民不僅有簽署國際人權公約的意願﹐更要尊重和保障法定的人權確實貫徹有效。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北京 3501 軍服廠部份工人﹐因為被該廠無理強迫失業斷絕生存之路﹐而申請遊行示威以圖解決問題的要求﹐於十六日已遭北京市朝陽公安分局拒絕。申請和組織遊行示威的負責人朱銳﹐十六日得到朝陽公安分局發給她的“集會遊行不許可決定書”。決定書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遊行示威法》第十二條第四款規定﹐該項遊行申請不予許可。《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遊行示威法》第十二條第四款規定“申請舉行的集會、遊行、示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許可……四、有充份根據認定申請舉行的集會、遊行、示威將直接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朱銳表示對不加解釋無理取消工人行使遊行示威的權力深表遺憾﹐但是由於春節即將來臨﹐工人們經過集體討論決定春節之後再爭取解決問題。

中國人權又獲知安徽工運人士王洪學﹐因為山西大同工人李慶喜被逮捕﹐發表致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公開信 ( 全文見附件 )。王洪學對無理拘留李慶喜表示譴責和抗議﹐要求立即釋放李慶喜﹐並要求江澤民以國家主席的名義﹐下令全國公安部門﹐停止對持不同政見者的一切迫害﹐包括以精神病名義關入精神病醫院等極端侵犯人權毫無人性的迫害。李慶喜是山西大同礦務局礦區衛生院的護工﹐他在十六日晚十點鐘被公安警察抄家搜查﹐並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被強行帶走。十七日上午李慶喜的親屬去公安局詢問﹐才得知李慶喜被關押在拘留所﹐並看到了一張沒有涉嫌罪名的拘留證﹐但沒有給親屬。不給家屬《對被拘留人犯家屬通知書》﹐是違反《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的違法行為。李慶喜是因為張貼要求成立獨立工會的呼籲書而被逮捕的。李慶喜在呼籲書中列舉了成立獨立工會的四點理由﹕一、工人自己成立的工會﹐便於維護工人的合法權益﹔二、官方工會是黨和政府組織領導的﹐不一定能代表工人利益﹐獨立工會是依法由工人選舉成立的﹐必須代表工人的利益﹐也是有效的社會監督形式﹐有助於遏制腐敗﹔三、是工人與執政黨、政府之間對話的渠道﹐可以較好解決或緩解矛盾﹔四、允許成立獨立工會﹐標誌了民主和人權的進步﹐有助改善中國在世界上的形像。李慶喜今年四十一歲﹐家中尚有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和一個十四歲的兒子﹐他被關押將造成家庭極度困難甚至災難。

朱銳生於一九五八年﹐原為 3501 軍服廠子弟學校老師。她是七九年就參與民主牆活動的為數不多的女士之一﹐參與過魏京生的救援活動﹐在魏京生被判刑後﹐跟隨劉青到北京市公安局講理﹐因而受到警察調查﹐並離開教師工作下廠當工人。朱銳因為過去的這段民主牆歷史﹐政治上一直受歧視﹐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更被強迫失業。

王洪學是安徽蚌埠的工人﹐生於一九六O年﹐高中畢業下放農村當知青﹐後在上海邊防檢查站服役﹐退伍回蚌埠紡織廠保衛科工作﹐擔任經濟民警﹐後調到職工醫院中藥房工作。九七年以來﹐王洪學說由於“看到太多的中國工人處境悲慘﹐權益生存毫無保障﹐痛感工人必須有人站出來﹐為爭取權益保護工人大聲疾呼”﹐所以他先後發表了多封建議信公開信﹐在國際和國內都產生了一些影響。不久前當地警察試圖威脅欺騙王洪學的家屬﹐要他們同意將王洪學關入精神病院。即使面臨如此的危險﹐王洪學依然在爭取保護工人的權益﹐並多次就工人所遭到的侵犯迫害大聲疾呼。

中國人權譴責中國政府剝奪北京 3501 軍服廠工人遊行的權利。3501 廠的工人是因為被欺騙威脅強制失業的﹐他們的生存權受到嚴重侵犯和剝奪﹐在他們試過各種解決途徑都不被理睬後﹐還不允許他們通過遊行示威尋求社會的同情和輿論支持﹐是對他們解決危難和痛苦的途徑又加以剝奪﹐這豈不是硬要將人逼入絕路嗎﹖北京市朝陽公安分局說﹐他們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遊行示威法》第十二條第四款規定﹐不允許 3501 軍服廠工人遊行的。但是﹐自從《遊行示威法》頒佈以來﹐中國政府究竟批准過哪次民眾為維護自己權益而申請的遊行了﹖在中國政府的操作下﹐《遊行示威法》事實上是《不准遊行示威法》﹐這是對人權的極度蔑視和侵犯﹐當然要招致嚴正的譴責和抗議。

中國人權完全支持王洪學對逮捕李慶喜的公開譴責抗議。中國已經簽署了《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該公約第六條第一款(甲)項是﹕人人有權組織工會和參加他所選擇的工會﹐以促進和保護他的經濟和社會利益。中國早已經簽署了《世界人權宣言》。該宣言的第十九條規定﹕人人享有主張和發展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警察因李慶喜倡導成立獨立工會而逮捕他﹐嚴重違反中國政府對這些國際公約的承諾﹐侵犯了李慶喜思想言論的自由和組織選擇工會的權利。中國主席江澤民前幾天向聯合國秘書長安南表示﹐中國政府正在認正的考慮加入《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並且十分讚賞國際人權公約在人類的人權保障上的作用和意義。這種對待國際人權價值觀念的態度﹐是深受歡迎的。但是僅僅有態度是不夠的﹐中國存在的更重要的問題﹐是已有法律規定的人權得不到重視和保障﹐確實尊重和保障法定的人權貫徹有效﹐是江澤民主席應該同樣重視並下大力氣去做的事情。


>


>

附件﹕《王洪學致江澤民主席的呼籲書》

江澤民主席﹕

今天我們聽到了一個非常不幸的消息﹐山西大同工人李慶喜﹐因為呼籲中國工人創建自己的工會組織﹐他遭到公安警察的刑事拘留。我們呼籲當地公安部門立即釋放無罪拘留的李慶喜﹐同時我們請國家主席江澤民﹐以國家主席的名義﹐下令全國公安部門停止一切對持不同政見者的人身權利的迫害﹐其中包括變相迫害。例如將持不同政見者以精神病名義關入精神病醫院等極端侵犯人權毫無人性的卑劣手段。在此我們呼籲江澤民主席﹐能夠正確對待人類社會在朝著文明理性發展的潮流﹐以對中華民族歷史負責、以對世界文明歷史負責的態度﹐正確處理政府與職工兩者的關係﹐歸還所有中國公民所應有的權利﹐停止一切侵犯人權的行為。

安徽工人王洪學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