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儲海藍促美總統對華施壓准劉念春保外就醫

1997年12月23日

著名異議人士劉念春病情危重﹐勞改隊不予治療反而收扣檢查疾病等費用﹐其妻儲海藍致函美國總統柯林頓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呼籲援救﹐中國人權要求克林頓總統在成功迫使中國釋放魏京生來美後﹐再接再厲以使更多重病纏身的異議人士離開勞改隊。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著名異議人士劉念春的妻子儲海藍﹐於二十三日致函美國總統克林頓、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全文見附件)﹐就劉念春病情危重、又有新病的症狀、大部份重病不僅得不到治療﹐勞改隊反而要劉念春和親屬承擔費用等危難問題﹐向國際社會呼籲援救和幫助。信中說﹐劉念春九五年被秘密關押轉押勞改隊後﹐患有“直腸乙狀結腸疾病”、“高血壓病”﹐從未給予過治療。患有“口腔下頜骨腫瘤”﹐因為不能進食、說話﹐才進行了切除手術﹐但兩次感染﹐又有新腫塊出現﹐劉念春痛苦不堪。現在胃部又新出現可疑症狀﹐食慾急劇減退﹐上腹部灼熱﹐人不斷消瘦等。對於這些疾病﹐勞改隊不予治療﹐反而動輒向劉念春和家屬要錢。為了能夠治療疾病﹐劉念春兩次向江澤民等國家官員寫信申訴﹐但都被勞改隊非法扣壓不發。儲海藍因此要向各方面反映情況和呼籲﹐立即接到威脅電話﹐因此被迫向國際社會揭露和呼籲。劉念春原關押在黑龍江雙河農場勞教所﹐可能是因為病情嚴重﹐才於今年十一月轉押北京團河勞改隊。但是他的疾病在團河勞改隊並沒有得到治療﹐病情仍在發展中。劉念春轉到團河勞改隊後﹐也有得到改善的地方﹐他目前一人住一間房﹐因病情嚴重不再強迫他勞動改造﹐並可以下樓晒晒太陽了。但是基本不允許家屬送劉念春健康所需要的食品營養等。

劉念春是中國老資格的異議人士﹐因為參加七九年的民主牆活動曾經被判刑三年。出獄後又反復遭受迫害﹐但依然堅持追求人權民主。劉念春是數百人簽名參加的“勞動者權益保障同盟”的發起人和主要籌備負責人﹐是“和平憲章運動的”北京地區發言人﹐同時是許多重要的公開信建議信的發起人或簽署人。劉念春在九六年被判處三年勞改前﹐多達數十次被警察拘禁審問﹐並兩次被秘密關押長達十七個月。劉念春關押和勞改中因為不承認自己有罪有錯﹐遭到警察及被教唆縱恿的犯人虐待迫害毒打﹐並被關押禁閉和延長勞改期限。

中國人權抗議和譴責中國政府對劉念春的非法迫害。中國政府應該遵守自己的法律﹐允許病情嚴重的劉念春保外就醫。同時﹐中國政府在關押勞改劉念春期間﹐不得強行扣留或逼迫交繳檢查疾病和治療疾病的費用。這些都是中國法律明文規定的﹐中國政府有義務率先遵守。同時中國人權呼籲國際社會繼續關注象劉念春一樣的仍遭受勞改迫害的良心犯﹐並促使中國政府改善這方面的人權記錄。由於國際社會的長期不懈努力﹐尤其是美國所施加的影響和壓力﹐中國最著名的良心犯魏京生不久之前終於離開了中國監獄。這是世界人權爭取運動的一項重要勝利。但是與此同時﹐還必須清醒的認識到﹐魏京生被流放來美﹐並不標誌志著中國的人權狀況有重大改變﹐而象魏京生一樣被關押遭受迫害的良心犯﹐甚至比魏京生的處境病情更為危難的﹐在中國的高牆電網後面還有許多。只有以一貫的壓力和影響﹐不斷的促成這些仍被關押的良心犯釋放﹐中國的人權狀況才有可能逐漸發生涉及本質的變化。因此﹐中國人權要求克林頓總統﹐在成功迫使中國釋放魏京生後﹐要再接再厲以使更多重病纏身的異議人士離開勞改隊﹐為中國的人權狀況有本質的改變繼續努力。


>


>

附件﹕《儲海藍致美國總統柯林頓、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一封求援信》

尊敬的柯林頓總統、聯合國人權委員會﹕

我丈夫劉念春﹐目前病勢危急﹐得不到治療﹐生命處於危險之中﹐我特此向你們籲請﹕緊急關注援助醫治我丈夫劉念春的身體疾病。

劉念春四十九歲﹐他因向中國政府表達個人意見、申請登記註冊成立“中國勞動者權益保障同盟”等履憲行為後﹐被公安機關秘密關押一年半﹐於一九九六年五月被判勞教三年﹐先被押於黑龍江省雙河農場勞教所執行勞改﹐現轉押在北京大興縣團河勞教所。

劉念春被關押後﹐不幸先後罹患多種疾病﹐“直腸乙狀結腸疾病”、“口腔下頜骨腫瘤”、“高血壓病”等等。對於劉念春的“直腸乙狀結腸疾病”、“高血壓病”從未給予過治療。由於“口腔下頜骨腫瘤”直接影響到不能進食、說話﹐在由我家屬出資的情況下﹐勞教部門才帶劉念春到當地設備簡陋的醫院做了簡易的切除手術。手術後兩次感染﹐劉念春痛苦不已﹐疾病並沒有治癒。在這樣不負責任和沒有效果的醫治同時﹐勞改隊還違反有關勞動改造法規的規定﹐即被強制勞改的人的醫療檢查費用全部公費的規定﹐要求劉念春的親屬交醫療檢查的費用。勞改隊擅自剋扣了劉念春存放的三百多元零用錢﹐並繼續要求我們親屬補交一千多元。

今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會見了劉念春﹐得知他口腔下頜骨又長出腫塊﹐不僅如此﹐上次粗糙的手術還損害了他的部份咀嚼功能﹐使他進食說話仍然痛苦異常。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再次去團河勞教所探視劉念春﹐見到他更加消瘦了。經了解﹐他原有的幾種疾病沒有得到治療﹐病情在繼續發展漫延中﹐又有新的病情出現。他的胃部出現嚴重可疑的症狀﹐食慾急劇減退﹐進食後打嗝不止﹐上腹部灼熱等。

經了解﹐劉念春因不堪病痛折磨﹐於今年十月八日、十二月二十二日依法兩次寫信給中國主席江澤民先生等領導人﹐反映病情、要求治療或者准許保外就醫等﹐不幸的是劉念春的這些合理合法要求﹐竟遭到勞教部門不法扣壓信件。

更可怖的是﹐當我了解到丈夫病情危重﹐要求醫治不被理睬﹐因而表示要向有關方面反映這種不合法不人道的行為﹐就開始連續收到匿名恐嚇電話。

據聽說﹐目前北京的勞教部門認為﹐劉念春患多種疾病而且嚴重﹐勞改隊沒有經濟能力給予醫治。

但是﹐依照中國的有關法律﹐病重的、本人有病或家庭有特殊困難的、同時患有兩種以上疾病的﹐勞改隊對之不具備醫療能力的﹐應該允許保外就醫。所以﹐劉念春應該享有離開勞改隊﹐回到家中由親屬照顧治療的權利。

兩年多來﹐劉念春身患四中嚴重疾病﹐病情還在發展惡化﹐不但得不到應有的治療﹐而且還被監管部門無理的非法的剝奪了訴請治病的權利。鑒於劉念春之病勢將危及他的生命﹐而又上訴求治無門﹐我作為他的妻子﹐祇得再次向國際社會發出緊急呼籲﹐請求柯林頓總統關注劉念春的健康和生命﹐施加影響促成劉念春能夠依法保外就醫治療疾病﹐並請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對劉念春的情況加以調查﹐使他能夠享有法律規定的治療和保外就醫的權利。

謝謝﹗

劉念春妻子儲海藍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