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姍姍促柯林頓向華施壓拯救魏京生

1997年10月21日

司法部長肖揚聲稱魏京生沒有什麼嚴重疾病﹐但可靠消息證實魏京生病情嚴重且患了危急的新病﹐其妹魏姍姍二十三日將趕到華盛頓會見白宮和國務院官員﹐為魏京生治病釋放奔走呼籲﹐中國人權強烈要求中國政府兌現有病就依法准許魏京生保外就醫的諾言﹐並要求柯林頓總統與江澤民會談中﹐把魏京生等嚴重患病政治犯的獄外治療作為人權會談的重要內容。

不久之前﹐中國司法部長肖揚在回答國際記者提問中﹐否認魏京生患有嚴重疾病﹐並說這是魏京生親屬編造的。但是中國人權獲得最新的可靠消息﹐魏京生不僅原有的疾病嚴重並得不到治療﹐如頸椎病使頭耷拉在胸前要靠兩手推起來、心臟病全靠氧氣瓶和藥物維持、高血壓和慢性胃病長期吃藥仍時有發作、肩周炎連抬手用力也很痛苦等﹐而且病情有嚴重發展﹐還有新的疾病產生。魏京生的親屬在十月二十一日前往冀東監獄看望魏京生﹐從而才得知﹐自九月份以來﹐魏京生即患染並確診為帶狀泡疹的疾病。在魏京生的腰部長了一大圈泡疹﹐顏色發紫發紅﹐不癢但非常疼痛。這種病中國俗稱纏腰龍﹐是一種十分嚴重十分危險的疾病﹐民間說泡疹在腰部密實合圍後人就會死亡。這種病是由於病毒而引起的﹐據說和精神長期受折磨壓抑有很大關係﹐也與生活的條件和衛生等有關。醫療界的專業人士說﹐這種病需要密切觀察﹐隨時對症下藥。但是對於如此危險的疾病﹐監獄只在醫務室隨便看了一下﹐開了一些沒有什麼效果的藥﹐並沒有進行認真的必要的治療。同時﹐魏京生近來心臟病發作多次﹐卻得不到治療﹐完全憑他自己的感覺瞎吃親屬帶去的藥﹐以及依賴大量吸氧緩解病情。因為吃藥太多﹐魏京生發生了多次過敏和嘔吐。親屬看到一向樂觀的魏京生現在整個臉浮腫的非常利害﹐臉部走形臉色暗淡﹐形容枯憔病病懨懨﹐卻怎樣也得不到監獄的重視和治療﹐內心都充滿了極度的焦慮和無奈等絕望感。

目前魏京生在監獄的條件比過去還糟﹐看管他的犯人對他的看管更為嚴密﹐不僅終日板著臉﹐甚至不允許魏京生上廁所。魏京生上廁所要經過這幾個看管犯人的房間﹐到外面的院子去。但不許他獨自去﹐要由看管犯人領著去﹐並要在他們的盯視下解手。如果這幾個犯人拒絕帶他去﹐他即使憋的難受也毫無辦法﹐而犯人們常常訓斥並不帶他去。魏京生與這些看管犯人的居室之間﹐原本是一堵牆﹐現在改為了厚大的玻璃牆﹐看管犯人可以一覽無余的看清魏京生的一舉一動﹐使魏京生有被關押在動物園的氣憤和沮喪感。而且看管魏京生的犯人每二個小時換班一次﹐一天二十四小時不斷﹐對魏京生的精神和生活造成很大困擾。由於國際社會關注和呼籲﹐魏京生近來的關押條件也有一點改善﹐就是開始允許他寫信了﹐但信的內容僅局限於向家屬要東西﹐魏京生寫了一張要許多書籍的便條。冬天將到也使魏京生有些緊張﹐他的心臟病非常怕寒冷的嚴冬﹐而九五年的嚴冬並且沒有取暖設施﹐令他每到冬季來臨就早做準備﹐他在九月份會見親屬時﹐已經請親屬幫他買羽絨褲子和羽絨被子。魏京生也知道目前許多國家爭著與中國做生意﹐而對中國的人權關注正在減弱下降﹐因而對他和其他良心犯的關注越來越少。魏京生在上次挨打後對親屬說﹐國際社會不關心中國的人權﹐中國政府在國際上多幾次勝利﹐監獄裡邊的人就倒脢了﹐越發要小心遭到使壞和傷害。

另外中國人權還從魏京生的妹妹魏姍姍處得知﹐她定居在德國並將近四年沒有回國了﹐近來申請回國看望重病的父親、獄中身患多種嚴重疾病的哥哥﹐但是中國駐德國的領事館拒絕給她簽証﹐官員說“我們國家不歡迎你去。”這顯然是因為魏姍姍在國際社會不斷呼籲援救魏京生而遭到的報復。魏姍姍最近曾致信柯林頓總統(見附件)。她在信中說﹐“江澤民這個中共獨裁集團的一號人物十月訪美已成定局﹐將踏上白宮的紅地毯﹐而魏京生卻仍在牢中忍受著多種嚴重疾病的折磨和同牢刑事犯的騷擾、侮辱和毆打﹐生命安全受到威脅。”她要求柯林頓總統﹐“在魏京生目前萬分危急的情況下﹐我希望代表美國人民的美國政府再一次為魏京生的獲釋出一把力”。魏姍姍將於二十三日從德國趕到華盛頓﹐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會見白宮、國務院的官員﹐接受新聞媒體的採訪﹐為江澤民來美國期間爭取魏京生的獲釋進行努力。

中國人權強烈要求中國政府遵照有關法律﹐准許身患多種嚴重疾病、並且顯然不適合也沒有在監獄得到治療的魏京生保外就醫﹐允許王丹、劉念春、陳龍德和其他一切患有嚴重疾病的政治犯﹐離開監獄不良的甚至有意戕害健康的環境﹐保外就醫挽救他們的健康和生命。中國司法部長肖揚不久前說﹐魏京生如果有病﹐就可以像其他犯人一樣有保外就醫的機會﹐現在就請中國政府兌現自己的話﹐對魏京生﹐以及王丹、劉念春、陳龍德等等有確定的明顯的疾病的政治犯﹐給予保外就醫。中國人權也要求美國總統柯林頓在與江澤民的會見中﹐將允許這些身患重病的政治犯保外就醫﹐做為重要的人權會談內容﹐並要有具體的方式﹐促使中國政府做到。最近美國政府多次向中國政府要求釋放魏京生等身患重病的政治犯﹐中國人權對此十分重視和歡迎。但是以往的歷史證明﹐僅僅向中國政府提出來是不夠的﹐必須有具體的行動和方式加以保證。中國人權要求柯林頓總統不僅僅是說﹐也有保證的行動。

<>
/>>

<>
/>>

附件﹕《魏姍姍致柯林頓的信》

尊敬的柯林頓總統﹕

我是中國民運人士魏京生的妹妹﹐一九九五年前後﹐為了魏京生的案子﹐曾多次寫信向您呼救﹐也許您還記得。

今年五月十三日﹐魏京生的老朋友、著名的人權運動人士伯恩斯坦先生曾經發出呼籲﹕“中共不放魏京生﹐就不讓江澤民進白宮”。他的呼籲得到美國各界人士的支持。但是﹐江澤民這個中共獨裁集團的一號人物十月訪美已成定局﹐將踏上白宮的紅地毯﹐而魏京生卻仍在牢中忍受著多種嚴重疾病的折磨和同牢刑事犯的騷擾、侮辱和毆打﹐生命安全受到威脅。

營救魏京生可以不是你們的責任﹐魏京生是中國人﹐他是為改變他祖國人民的悲慘命運而走上人權運動的道路﹐因此而觸怒中共當局的﹐與美國政府沒有直接的關係。我之所以向你們呼籲﹐是因為兩個原因﹐1.美國是民主國家的龍頭﹐是一個在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大國﹐只有美國政府充份發揮影響力﹐才能從獨裁者的手中救出魏京生。2.美國人民一向關心中國的人權運動和魏京生的命運。美國國會一九九五年十二月的兩個決議證明瞭這一點。我在九五年十月在美國為魏京生呼救期間﹐感到了美國各界、從人權組織、報界、知識界﹐到普通老百性對魏京生的支持和關心﹐這種美國的傳統精神一直使我深為感動。

在魏京生目前萬分危機的情況下﹐我希望代表美國人民的美國政府再一次為魏京生的獲釋出一把力﹐在江澤民踏上美國之前﹐救出魏京生。

魏姍姍
22.9.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