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促柯林頓向華施壓關注趙紫陽人權受侵犯情況

1997年10月01日

要求重新評價“六四”公開信發出受迫害﹐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處境急劇惡化﹐北京眾多人士呼籲國際社會關注趙紫陽所受的人權侵犯﹐要求柯林頓會見江澤民時必須施加壓力和影響﹐促使因同情幫助學運民運而被罷黜的趙紫陽能夠有一般公民的權利和自由。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因為向中共十五屆代表大會寄交公開信﹐要求趁現在中國較有利的時機﹐重新評價舉世震驚的“六四”事件﹐最近被中共當局予以極為嚴密的軟禁﹐人身自由全部剝奪﹐趙紫陽本人對所受到的人權迫害十分憤怒﹐接近趙紫陽的親友也焦慮和憤慨﹐呼籲國際社會給予關注聲援﹐促使中共放棄對趙紫陽的迫害。

據接近趙紫陽的親友說﹐目前居住在北京富強衚衕一號的趙紫陽夫婦﹐在趙紫陽於九月十二日寄交中共十五大公開信後﹐就被中共當局嚴密的控制起來。據可靠的信息來源說﹐中共當局對趙紫陽的信感到為難﹐主要是害怕國際新聞媒體追問﹐尤其是在十五大新擔任政治局常委的領導人所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不好由這些最高領導群體公然否認說謊﹐但直接承認並由記者窮追猛問也不行。因此中共十五大閉會並由新的政治局常委舉行記者招待會的時間﹐比原定的整整晚了一百一十分鐘﹐為的是商量如何對付記者們將要提出的趙紫陽公開信問題。最後中共政治局的常委們決定﹐早已準備好向國際宣傳新領導班子的記者會﹐改為僅由江澤民介紹各政治局常委的姓名﹐然後立刻解散不允許任何記者提問免去回答。同時中共當局對趙紫陽極為嚴密的控制起來﹐使趙紫陽完全失去了人身行動自由﹐不允許他外出﹐也不允許親友去他那裡探訪﹐而且與外界的電話聯繫也被切斷了﹐原來巡視監看他的特務人員多則十四人少則七人﹐現在也增加了許多。現在除了知道趙紫陽最初受到這種人權侵犯十分憤怒外﹐不清楚他目前的實際情況如何。

據接近趙紫陽的親友說﹐這比趙紫陽發表公開信之前的處境﹐遠為惡劣。趙紫陽在發表公開信之前﹐他的一些親友可以前往他家探視﹐無須向任何人報告和得到批准。趙紫陽本人也可以外出﹐如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去打高爾夫球﹐雖然會告訴那些監看他的特務﹐但那些人似乎只負責他的安全﹐而不能決定他的行動。趙紫陽還多次離開北京到其他省市﹐那基本也是按照趙紫陽的意思安排的。他的電話通訊等與外界的聯繫﹐無疑處於監視掌控之中﹐但並不干涉他進行聯繫。接近趙紫陽的親友還說﹐就是在八九年“六四”屠殺發生之後﹐趙紫陽住進原胡耀邦所住的富強衚衕一號後﹐他的處境也比現在好得多。那時趙紫陽還是可以與外界聯繫﹐也有一定的外出等自由﹐親友們也可以前去探訪。

接近趙紫陽的親友們說﹐趙紫陽是擁有一切法律權利的公民﹐仍然是一個擁有一切黨員權利的中共黨員﹐趙紫陽同情支持八九年的學運民運﹐他要求重新評價“六四”事件﹐完全符合他所擁有的這些權利﹐也是符合歷史潮流有利中國發展的良心之舉﹐他目前受到這種剝奪侵犯﹐是中國政府在他們當初的最重要的領導人身上也根本沒有人權意識和人權尊重的突出事例﹐國際社會應從趙紫陽的事例上了解中國真正的人權侵犯之嚴重惡劣﹐並關注聲援趙紫陽﹐為改變他目前所受的迫害作出努力。這些關注和焦慮的親友們﹐尤其要求柯林頓在與江澤民會見時﹐一定要把趙紫陽所遭受的迫害﹐作為人權問題的一個突出而典型的事例提出來﹐要求中共領導人保障趙紫陽法定的權利和尊嚴。

趙紫陽在九月十二日寄交“十五大主席團並轉交全體代表同志們”的信中﹐提出了兩個應該採取實事求是的態度給予回答的問題﹐一個是八九年的學潮不是反革命暴亂﹐不應該採用武裝鎮壓的手段解決﹔第二是八九年的學潮可以找到更好的辦法解決﹐即他當時提出的“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趙紫陽在信中說﹐“六四”事件遲早是要重新評價的﹐早解決比晚解決好﹐主動解決比被動解決好﹐在形勢穩定時解決比出現某種麻煩時解決好。他認為目前就是很好的解決“六四”事件的時機﹐並向中共當局提出了具體的解決問題的思路。對於趙紫陽的處境﹐以及趙紫陽要求解決“六四”事件的意願﹐許多了解情況的中國人士﹐還有後來得知情況的中國人士﹐都非常關心和重視﹐並紛紛發表公開信﹐或是支持聲援並希望趙紫陽出來工作﹐或是要求允許趙紫陽有一個正常公民的自由和權利。例如參加中共十五大的一些部級官員和軍隊高級幹部﹐即給中共十五大寫信要求恢復趙紫陽的自由和權利﹐這分簽名信雖然由於沒有公開簽名者的姓名﹐受到懷疑﹐但原人民日報社長兼總編輯胡績偉在即將發表的文章中﹐給予了證實並講述了情況。

中國人權堅決支持趙紫陽的親友和關注者的呼籲﹐並強烈譴責中共當局對趙紫陽基本人權的肆意侵犯和剝奪。中國人權要求中共當局立即撤除加諸趙紫陽的所有迫害﹐不得剝奪阻攔趙紫陽行使他的一切法定權利。中共當局對趙紫陽的人權侵犯和迫害﹐是國際社會應該嚴重注視的人權迫害案﹐因為這一事例極其清楚的說明﹐在中國﹐任何人都處於毫無人權和尊嚴的恐懼下。對於這樣一個恣意侵犯剝奪無視人權的國家﹐國際社會如果還有人類價值標準﹐就不能視而不見聽之任之。美國是國際社會維護人類價值標準的領頭人﹐美國也從這一地位獲得了政治的經濟的名譽的種種好處﹐對維護國際價值標準負有與其地位和利益相等的責任和義務。所以柯林頓總統在本月底接待來訪的江澤民時﹐不要只將眼光盯在可以獲得的經濟和政治利益上﹐也要擔負起與其國際地位相等的責任義務﹐要強硬有力的提出中國存在的嚴重惡劣的人權問題﹐要提出所有的政治犯良心犯﹐包括名義上什麼犯也不是的趙紫陽﹐要求中共當局必須放棄對他們的人權侵犯迫害。中國人權要求柯林頓總統在會見江澤民時﹐將領導中國開放改革、並同情和支持了八九年的學運民運﹐因此而遭到罷黜並進而遭受人權迫害的趙紫陽﹐作為一個重要的人權案件﹐向中國主席江澤民提出並促使放棄迫害。中國人權正在起草一封致柯林頓總統的信﹐信中提出上述關注趙紫陽的要求﹐並包括中國人權一貫的對政治犯良心犯加以關注聲援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