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鮑戈致中共中央提八點改革建議

1997年09月07日

上海知名異議人士鮑戈致函中共中央和江澤民﹐提出進行改革等八條建議﹐中國人權要求中國政府不得因鮑戈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施加迫害。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上海知名異議人士鮑戈九月八日致函中共中央和江澤民﹐提出了希望中共採納的八條改革和內政外交的建議(原文見附件一)。具體內容有﹕現行體制一百年不變主觀唯心﹐不應該排斥多黨民主和新聞自袖﹔共產黨應建立反對個人崇拜和專制的民主原則和制度﹐首先將已故領導人毛澤東的屍體進行火化﹔面對日益腐敗和專權的現實﹐當務之急是建立不排斥人民公共權力的有效的制衡和監督機製﹔解決國際日益關心的人權不良問題﹐不是歸咎西方的壓力和反華﹐而是真正實行法制﹔期待共產黨對民眾關注的"六四"事件作出實事求是的回答﹔了解美國的多元政治和民主特徵﹐要與美國搞好關係以利中國的發展﹔對日本要警惕﹐通過全民公決確定對日索賠﹔對朝鮮的援助﹐應該以促其實行改革開放和遵守國際準則為條件等八條。

鮑戈是上海重要的異議人士﹐有關他的情況請看附件二。

在中國共產黨十五屆大會即將召開的時候﹐無數中國人嚴切關注﹐寄予厚望。但是﹐由於中國過去的歷史﹐人們又不敢抱多大希望﹐一些社會和歷史責任感強烈的知識分子﹐便採取建議信、公開信的方式﹐實在是想通過諫言促使對人民對社會有利的一些變化。前幾天西安著名異議知識分子林牧發表的公開信﹐還有今天鮑戈致中共中央和江澤民信﹐就是知識分子這類舉措的典型。鮑戈向中共中央和領導人提建議﹐不僅是出於他對中國社會嚴重問題和潛在危機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他也是在行使基本人權﹐行使中國法律規定的公民權利﹐中國人權要求中國政府不得因此對他加以迫害。儘管中國的憲法和法律都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和建議批評執政當局的權利﹐但是因為認真行使這些自由和權利而在中國遭受殘酷迫害的情況﹐層出不窮數目龐大﹐貫穿了整個共產黨職掌政權時期。今天面對十五大的召開﹐在人們期望政治隨同經濟變革﹐也應該隨同經濟變革﹐而且必須隨同經濟變革的時候﹐中國執政當局至少不應該再迫害提出這些建言和要求的公民。


>


>

附件一﹕鮑戈致函中共中央及江澤民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及江澤民總書記

首先祝賀中共第十五屆全國代表大會即將召開﹐作為一名關心國家民主化進程的活動人士﹐在此﹐我覺得有責任向貴黨提一些建議﹐期望貴黨調整內政、外交政策﹐以爭取人民的支持﹐領導中國走向民主、繁榮、文明的二十一世紀。

貴黨遵循鄧小平的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是﹐鄧小平的理論需要在實踐中不斷發展﹐不能以停止的、殭化的態度來對待它﹐否則就是教條主義和形而上學﹐中國的現行體制一百年不變的說法﹐未免主觀唯心﹐現行體制變不變﹐要根據中國發展的實際情況﹐並由人民來決定﹐檢驗鄧小平理論的唯一標準是實踐﹐而不是政治局的決議﹐社會主義不排斥市場經濟﹐這一觀唸經過長期爭論﹐已被全黨所接受﹔同樣﹐社會主義不排斥多黨民主和新聞自由﹐最終也將成為全黨的共識﹐應當記住﹐共產黨進行政治鬥爭的目標是使人民成為國家的主人﹐而不是為了永遠由它全權代表人民來行使國家的一切權力。

搞個人崇拜和專斷﹐曾經給國家和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難﹐因此﹐中共第十五屆代表大會應把建立黨內的民主原則和制度作為其最重要的議題﹐為了使人民看到貴黨新一屆委員會反對個人崇拜和專制的立場﹐黨的代表大會可以先作出將已故領導人毛澤東的屍體實行火葬的決定。

我注意到﹐在第十五屆代表大會即將召開之際﹐貴黨加強了反腐敗的宣傳活動﹐當前中國突出的腐敗現象是官吏利用其所掌握的公共權力來同人民群眾爭奪利益﹐而體制上的弊病又使他們能夠以權壓法﹐形成特權階層﹐腐敗官吏往往對國家的法制進程和人民的民主要求採取最強硬的抵制態度。現今的政治鬥爭﹐其實質是利益衝突﹐而不再是意識形態的根本對立﹐最近各地所發生的工農群眾示威的事件﹐不是人民反對改革﹐而是人民抗議社會利益分配的不公正﹐抗議公共權力被利用來謀取特殊利益﹐當務之急﹐是要建立有效的權力制衡和監督機製﹐不提人民排斥在公共權力之外。

人權問題似乎已成為敏感的政治問題﹐引起各界熱切的關注﹐而貴黨把圍繞這一問題的爭論和衝突歸咎於西方的壓力或反華策略﹐我認為﹐人權問題在中國﹐首先是法制問題﹐解決它的途徑是實行法治﹐使保障公民權利的法律不流於形式﹐並努力促使各地政府不斷改善統治人民的方式﹐從而為中國儘早加入《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國際人權條約創造條件。

記得 1978 年 12 月召開的中共第十一屆三中全會曾對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重新作出評價﹐包括重新評價“文化大革命”、“右傾翻案風”和 1976 年的“天安門事件”﹐決定撤銷與此有關的錯誤文件﹐著手審查和糾正冤假錯案﹐此舉深受民眾歡迎﹐但是﹐現在人民並沒有忘記 1989 年震驚中外的“六四事件”﹐仍在期待貴黨能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向人民作出回答﹐中共第十五屆代表大會能否像十一屆三中全會那樣贏得黨心、民心﹐將直接影響到改革能否取得成功和國家能否長治久安。

十五屆代表大會還應對現行的外交政策進行審議﹐在肯定外交成就的同時﹐要正視正面臨的困境﹐及時調整政策﹐改善中國的國際形像﹐為推動世界和平與發展而發揮積極作用。

美國是當今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科技等領域都是主導力量﹐反美必然有捐於中國的利益﹐且改變不了現有的世界格局和秩序﹐只有加強交流與合作﹐才能加快中國的發展﹐並使中國在國際事務中增強影響力﹐貴黨不要把美國對中國政府的批評一概看作是敵對的﹐是干涉中國內政﹐而認為毫無可取之處﹐應當了解﹐美國是多元政治的國家﹐民主本身就是它的一種文化特徵﹐美國推行人權外交﹐是受其國內民眾的民主理代念所驅使。在美國﹐民眾的政治取向隨時決定著政府和政黨的命運﹐這同中國存在很大差異﹐理解這一點﹐有助於消除兩國關係中的對抗因素﹐推動兩國關係正常發展。

資源貧乏而又發展迅速的日本﹐憑藉其實力﹐一直想成為政治大國﹐對此中國應當保持警覺﹐台灣問題成為日本對華外交的籌碼﹐是貴黨的失策﹐而釣魚島問題和戰爭賠償問題卻是原則性的﹐不容迴避和妥協﹐只要讓日本知道﹐全民公決將賦予中國對日索賠要求的合法性﹐中國便能掌握對日外交的主動權。

對於朝鮮半島的分裂以及出現金日成獨裁統治﹐貴黨因當年出兵朝鮮﹐而使中國負有責任﹐我認為﹐對朝鮮的援助應以其實行改革開放和遵守國際準則為條件﹐否則﹐處於窮途末路的朝鮮﹐最終會危害週邊地區的安全和利益。

上述意見難免失之偏頗﹐故僅供貴黨參考﹐貴黨必須看到﹐全黨的民主意識正在覺醒﹐人民對於民主的要求也日益強烈﹐只有順應時代潮流﹐貴黨才能爭取主動﹐同時﹐我希望貴黨不要反對我在中國尋求以合法的方式創建公民大會黨的努力﹐禁止人民成立新黨﹐正是缺乏自信的表現﹐政黨能否贏得人民的支持﹐關鍵取決於它所推行的政策﹐而不是靠鐵腕控制手段。

最後﹐我視願中共第十五屆代表大會能夠成為一次解放思想的大會﹐和推動民主改革的大會﹐在中共黨史上留下光輝燦爛的一頁。

鮑戈
一九九七年九月八日

鮑戈地址﹕上海市大大橋路 41 弄 7 號 602 室
聯繫電話﹕021-64034144


>


>

附件二﹕鮑戈提出社會主義不排斥黨民主 調整對美、日、朝等國外交政策

民運人士鮑戈 9 月 8 日致函中共中央委員會及江澤民總書記﹐議中共擺脫鄧小平理論的局限性﹐接受民主理念﹐調整內政、外交政策。同時﹐建議中共第十五屆代表大會反對個人崇拜和專制﹐決定火葬毛澤東屍體﹔並且要以中共第十一屆三中全會重新評價歷史問題的勇氣﹐就 1989 年的“六四事件”向人民作出回答﹐鮑戈還認為﹐解決人權問題的關鍵在於實行法治﹐使保障公民權利的法律不只是具有衛官性質。最後﹐鮑戈希望中共不要反對他循合法途徑在中國創立公民大會黨的努力。他說﹐禁止人民成立新黨﹐是缺乏自信的表現。

鮑戈在信中說﹐鄧小平的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需要不斷發展﹐在實踐中克服它的局限性﹐社會主義不排斥市場經濟﹐這一觀唸經過長期爭論﹐已被全黨接受﹔同樣﹐社會主義不排斥多黨民主和新聞自由﹐最終也將成為全黨的共識。檢驗鄧小平理論的唯一標準是實踐﹐而不是政治局的決議。

鮑戈建議﹐中共第十五屆代表大會應把建立黨內的民主原則和制度作其最重要的議題﹐為了使人民看到黨反對個人崇拜和獨裁的立場﹐黨的代表大會可以先作出將已故領導人毛澤東的屍體實行火葬的決定。

鮑戈還指出﹐當前中國突出的腐敗現象是官吏利用其所拿捏的公共權力來同人民群眾爭奪利益﹐腐敗官吏往往對國家的法治進程和人民的民主要求採取最強硬的抵制態度﹐現今的政治鬥爭﹐其實質是利益衝突﹐並非出自意識形態對立。

鮑戈認為﹐人權問題在中國﹐首先是法制問題﹐解決它的途徑是使中國現有的關於保障公民權利的法律不流於形式﹐並促使各地政府不斷改善統治人民的方式﹐為中國儘早加入《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國際人權條約創造條件。

鮑戈讚賞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對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重新作出評價的勇氣﹐包括重新評價文化大革命和 1976 年的天安門事件﹐但是鮑戈指出﹐人民沒有忘記 1989 年震驚中外的“六四事件”﹐仍在期待中共能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向人民作出回答。

在談到美中關係時﹐鮑戈希望中共不要把美國對中國政府的批評一概看作是敵對的﹐毫無可取之處﹐應當了解﹐美國是多元政治的國家﹐民主本身就是其文化特徵﹐美國推行人權外交﹐是受其國內民眾的民主理念所驅使﹐理解這一點﹐有助於消除兩國關係中的對抗因素。

對於中日關係﹐鮑戈認為﹐台灣問題成為日本外交籌碼﹐是中共的失策。而釣魚島問題﹐戰爭賠償問題卻是原則性的﹐不容迴避和妥協﹐全民公決將賦予中國對日索賠要求的合法性﹐使中國重獲外交主動權。

談到中朝關係﹐鮑戈建議﹐中國對朝鮮的援助應以其實行改革開放和遵守國際準則為條件﹐以消除其對週邊地區的潛在威脅。

鮑戈現年 33 歲﹐1988 年創立“中華全國對日索賠民事債權人同盟”﹔1994 年 3 月曾發表一封由 54 人聯合簽名的致中國人大的請願信﹐提出要求頒佈《政黨法》、《新聞法》第 19 條政制改革的綱領﹐號召發起民主憲章運動﹔目前兼任“人權呼聲”全國委員會和“中國對日索賠全民公決倡導會”臨時主席﹐這兩個組織分別於 1994 年 6 月 3 日和今年 8 月 14 日向中國民政部申請註冊﹐鮑戈曾屢遭拘禁﹐今年 6 月 4 日獲釋時向美聯社宣佈﹐計劃將在中國創建一個新的政黨──公民大會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