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林牧致中共十五大公開信求徹底實行改革

1997年09月04日

胡耀邦前秘書林牧致函中共十五大﹐要求政治改革分三步全徹底實行﹐保障人權釋放政治犯懲治腐敗遵守憲法並進而修改憲法﹐以換取社會對政府的諒解和支持﹐中國人權支持林牧關於人權和民主的要求﹐及執政黨抓住歷史時機切實改善和推進中國的人權變化發展的願望。

胡耀邦前秘書林牧於九月一日寄給將在十二日召開的中共十五屆代表大會一封公開信(全文見附件)﹐要求中國大陸的執政黨抓住歷史時機﹐為人民、社會和國家的穩定和前程順應時局進行政治改革﹐並表示中共如切實改革﹐他們將說服歷來遭受迫害和冤屈的民眾﹐以寬容、諒解、向前看的態度對待過去的遭遇﹐爭取把握時機獲得發展、穩定和統一。據中國人權了解﹐這些政治要求和主張﹐並非林牧一個人的看法和態度﹐而是一批在中國各大城市很有影響的知識分子的共識。只是由於中國政府嚴密控制﹐林牧等人難以在十五大以前聚集一起﹐通過討論形成文字﹐所以林牧才以個人的名義致函中共十五屆大會。林牧在這封公開信中說﹐出於發展經濟和穩定社會的緊迫需要﹐也是非常有利統一中國的時機考慮﹐同時還是實現中國執政黨一拖再拖的早就擬有的民主計劃﹐中國的改革是迫在眉睫並且必須進行的。林牧建議改革可以分三步進行﹐第一步是創造有利民主法制改革的環境﹐如平反六四﹐釋放魏京生、王丹、劉念春、李海、陳龍德、周國強、劉曉波等全部政治犯和思想犯﹐懲治陳希同等大貪污犯﹐及整頓執法犯法的機構和人員﹐如此則可以求得受害者寬容、和解和向前看。第二步是嚴格執行一九八二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改或廢除相抵觸的法律、法令和政策﹐依據憲法保障公民人身、通信、言論、出版四大自由﹐開放報禁廢除檢查制度。第三步﹐修改憲法中與主權在民的憲法精神相矛盾的規定﹐例如憲法中將執政黨的原則變成國家意志和全民意志等內容。

林牧是陝西省重要的異議人士﹐是中國人權在大陸的理事之一。林牧原是中共高級幹部﹐是領導人胡耀邦的秘書﹐曾擔任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和省委副秘書長﹐離休前是西北大學黨委書記。由於為胡耀邦講話和有自由化的思想言論﹐林牧曾多年遭受關押蹲牛棚等迫害。中國八九年的民主運動中﹐林牧是陝西地區參與此運動的知識分子代表﹐北京屠殺鎮壓民眾後﹐林牧遭到清查等迫害。近年來﹐他參與和組織了許多爭取人權民主的活動﹐如呼籲寬容的公開信﹐就是他在全國發動和籌備的﹐並且邀約了王丹、許良英等人和許多著名科學家共同簽名。林牧還撰寫了許多人權民主的文章﹐通過各種機會在海內外發表。為此﹐林牧備受迫害﹐多次被抄家關押﹐長期受監視跟蹤﹐不許離開居住地等威脅騷擾。

中國人權支持林牧關於人權和民主的要求﹐支持釋放政治犯及調查並追究六四真相和責任﹐支持嚴格遵守並尊重現行的憲法﹐保障公民享有人身、通信、言論、出版等自由﹐並徹底在法律和制度上建立起來保障機製。正如林牧在公開信中所指出﹐中國社會現在存在大量的嚴重問題和危機﹐也存在有利的條件和時機﹐確實到了必須進行政治變革的時候了。否則愈演愈烈的經濟和社會問題﹐如遍及全國各地的工潮、浸透社會每一個細胞的貪污腐敗等﹐不但將毀掉中國的經濟發展﹐而且將造成難以想像的動亂和災難。林牧在公開信中所說﹐解決這些問題﹐只能依靠實行民主和加強法制﹐而不是迷信暴力﹐進行鎮壓。這是十分正確﹐是中國社會絕大多數人的共識﹐也是中國數十年來歷史的總結和證明。同時中國人權也要求中國政府﹐不得因為林牧的公開信而對他進行迫害。中國憲法和法律都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和建議批評執政當局的權利。但是幾十年來﹐凡是認真行使這些自由和權力的﹐無不遭到殘酷迫害。一九五七年的迫害右派運動﹐就是很有名的事例﹔林牧所要求釋放的魏京生、王丹、劉念春、李海、陳龍德、周國強、劉曉波等眾多異議人士﹐也都是因為行使了這些自由和權利﹐而在最近幾年被捕和勞改﹔就在前幾天﹐安徽的知名異議人士沈良慶﹐就因為給執政當局提建議和要求﹐公開表達對爭取生存權的工人的同情和支持﹐而被沒有理由和法律手續的非法關押了。對此﹐中國人權除了強烈抗議和譴責這些逮捕迫害﹐並要求全部釋放外﹐同時嚴正要求不得再繼續這種人權的侵犯和迫害﹐尤其預先告誡不得因此迫害林牧。


>


>

附件﹕《致中共第十五屆全國代表大會的一封公開信》

今年八月中旬和二十八日﹐香港虎報和法國新聞社就中共召開五大事﹐對我進行電話採訪。由於事先沒有準備﹐我的談話衝口而出﹐不夠充份和準確。現在﹐我以無黨派中國公民的身份﹐給執政黨的五大了一封公開信﹐使已經講過的意見稍微系統和準確一些。

從歷史上看﹐中共的重大決策﹐大多不是在黨的代表大會上產生的﹐而是時機成熟時的中央全會或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產生的。現在並無新的跡像﹐我並不以為在五大會議上會作出劃時代的新的決策。只是提出一點建議﹐供五大產生的新的領導班子加以考慮。

據報導﹐執政黨五大論的內容﹐包括政治體制改革和加強法制。這是很有必要的。解決這些問題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候了。理由有三條﹕

第一、這是發展市場經濟的客觀需要﹐也是實現社會穩定的必要條件。

執政黨提出和實行的經濟建設為中心發展會主義的市場經濟方針﹐都是正確的。不過﹐市場經濟必須同民主、法制的政治體制和多元文化密切配合、同步發展﹐才能建立現代化社會的穩定結構。這就好比一張桌子的三條腿﹐長短粗細必須一樣﹐才能把桌子擺穩。如果三條腿七長八短﹐不論你使用什麼強制的力量也不可能把桌子擺穩。今年以來﹐中國大陸出現的腐敗盛行、假貨充斥、苛捐雜稅禁而不止﹐貧富分化過大﹐社會治安不好﹐國民教育滑坡等社會弊端﹐固然是市場經濟初期階段難以完全避免的﹔但如民主化、法制化能夠同步發展﹐上述的社會弊端是會受到很大抑制的。聽說﹐五大治報告將提出經濟體制改革進一步深化﹐對國有經濟的轉軌要徹底放開﹐這是必要的、正確的。但是﹐由於這個決心下得遲了幾年﹐現在國有資產被掏得底子更薄﹐安置下崗職工和流入城市的農村剩餘勞動力難度更大﹐腐敗和社會治安問題更加嚴重﹐經濟轉軌的風險也就更大了。如何度過風險﹐實現平穩轉軌﹖只能依靠實行民主和加強法制﹐而不是迷信暴力﹐進行鎮壓。近八九年的歷史一再證明﹐對人民壓制和鎮壓只會激化社會矛盾﹐加劇社會動亂﹐絕對不可能實現社會穩定。何況﹐現在提出意見和要求的民眾﹐都是執政黨所代表的工人階級(包括靠工薪生活的知識分子)和農民階級的基本群眾﹐他們提出的問題又是執政黨最為關注和提倡的爭取生存權和發展權。作為工人階級先鋒隊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勤務員的執政黨應當如何對待本階級及其天然同盟軍的基本群眾﹖那是用不著別人來饒舌的。

第二、近來﹐李登輝再次當選國民黨中央主席﹐並且表明瞭維護中國統一的跡像。達賴喇嘛也在海外一再聲明﹐他不贊成西藏脫離中國﹐他反對在西藏進行暴力鬥爭。看來﹐現在是實現祖國統一的一個良好的時機。我希望執政黨把握這個好的時機﹐掌握統一祖國的主動權。怎樣才能掌握統一祖國的主動權﹖一是﹐主動的、坦誠的向海內外一切中國人發出捐棄前嫌、實現民族大和解的號召﹔二是﹐立即起步實行民主化和法制化。毛澤東主席在論聯合政府中說過﹕有人民的自由﹐沒有人民的民主政治﹐能夠統一嗎﹖有了這些﹐立刻就統一了。所以﹐吸引台灣回歸祖國和穩定西藏、新疆等少數民族地區的辦法﹐最根本、最有效的一條﹐就是實行民主和法制。

第三、聽說鄧小平前主席在幾年以前就提出一個二十年實現民主化的設想。按照這個設想﹐民主化也該起步了。韓國和台灣﹐從開始實行民主化到現在都有十幾年了﹔可是﹐他們目前的民主化程度還不是很高的。可見﹐實行民主化需要一個不算很短的過程。如果我們國家現在還不起步﹐那就連鄧小平前主席提出的時間表也會落空的。

為了減少阻力和保持社會穩定﹐我國大陸的民主化和法制化可否分三步進行。第一步﹐先解決人民最為關注而又較易解決的幾個具體問題﹐為實現民主化、法制化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和氣氛。這幾個具體問題是﹕一、重新評價六四事件﹐分清是非﹐解放生者﹐撫恤死者。二、釋放魏京生、王丹、劉念春、李海、陳龍德、周國強、劉曉波等政治犯和思想犯。三、依法懲處陳希同和其他大貪污犯﹐以嚴肅法紀和增強人民根治腐敗的信心。四、整頓執法犯法的執法機關和執法人員﹐特別是嚴肅查處專門鎮壓人民(包括持異議人士)的特務機關和特務分子肆無忌憚的侵犯人權、破壞法制、激化社會矛盾、製造社會動亂、損害國家威信的嚴重違法犯罪行為。

執政黨如有解決上述問題的決心﹐我們將說服受害者採取寬容、和解和向前看的態度。

第二步﹐以一九八二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為準繩﹐修改或廢除與憲法相抵觸的一切法律、法令和政策﹐保障憲法規定的各項公民的權利與義務不折不扣的付諸實施﹐特別是要保障人身、通信、言論、出版四大自由﹐開放報禁﹐允許民間辦大眾傳媒﹐廢除書、報、刊物檢查制度。

第三步﹐修改憲法。重點是修改一九八二年憲法中那些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權力屬於人民主權在民的憲法精神相矛盾的規定。例如﹕一黨獨大和把執政黨一黨奉行的原則﹐用法律的形式變成國家意志和全民意志的那些規定。

在修改憲法以後﹐自然就要開放黨禁﹐實行各個合乎法定人數和條件的政黨平等競爭﹐平等進行互相監督與合作﹔實行軍隊國家化﹔以保障人權和各項公民權利為民主制的主要目的和核心內容﹔以民主選舉代替委任制﹔以中央和地方、民族的分權制衡﹐立法、行政、司法的分權制衡﹐各種社會組織和社會輿論對政府的制衡﹐來代替把立法、行政、司法、國防和各種社會團體的一切權力都集中於執政黨的一元化的高度集權制﹔並以程序化、公開化等政治規格來防止民主制度的假冒和異化。在第三步民主改革中﹐如果領導層不能取得共識﹐可以通過全民公決加以解決。執政黨的領導人不必擔心實行民主化必然會使共產黨喪失執政的地位。中國國民黨在一九二七年以後的一個很長的時間﹐失掉了人民的信任。但是﹐蔣經國先生在他一生中的最後一兩年改變了專制主義的政策﹐開放黨禁和報禁﹐著手實行民主政治。而國民黨在民主政治中並沒有喪失其執政地位﹐反而取得了過去並未得到的民眾承認。中共五大生的領導班子﹐如能掌握實行民主化、法制化的主動權﹐從而掌握統一中國的主動權﹐也能夠在未來的民主選舉中取得繼續執政的資格。而真推進了中國民主化統一大業的領導者們﹐不論過去是否做過錯事﹐也將名垂青史﹐成為受到人民敬重的一代偉人。

預祝大會取得成功﹗

西安 林牧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