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姚振祥妻控上海市政府剝奪會見丈夫權利

1997年07月30日

異議人士姚振祥之妻朱雅琴向法院控告上海市政府﹐指控她和姚振祥的會見權利始終被非法剝奪﹐要求法院判決被告依法履行職責﹐中國人權呼籲克林頓總統在江澤民來美訪問前﹐要求中國政府對待異議人士必須遵守法律。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上海異議人士姚振祥的妻子朱雅萍﹐於七月二十九日向上海市中級法院投訴﹐控告上海市勞動教養委員會(行政訴訟狀見附件)。朱雅萍控告的內容主要有兩點﹐第一是自從姚振祥被勞動教養後﹐政府始終沒有允許作為妻子的她探視丈夫﹐第二是她寫的信及丈夫的來信﹐都被警察非法檢查﹐有許多還被勞教所扣壓。據中國人權了解﹐姚振祥自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六日被警察當街抓走﹐隨後栽贓他翻錄散播淫穢錄像帶﹐判處三年勞動教養。至今姚振祥被勞改已經一年三個月﹐按中國有關勞動教養的法律規定﹐姚振祥的親屬至少有權每月探視一次﹐應該已經探視十五次以上。但是﹐不論朱雅萍如何四處申訴或求情﹐上海政府一次也沒有讓她探視姚振祥。而且朱雅萍與姚振祥的通信﹐不僅遭到非法檢查﹐也經常遭到禁止或扣壓。按勞動教養的規定﹐姚振祥有通信的自由﹐但事實上勞改隊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只允許姚振祥寫了六封信﹐信件不但被查看﹐內容還被涂改﹐也有部份被扣壓的﹔而朱雅萍寫給姚振祥的四封信﹐則一封也沒有交給姚振祥。朱雅萍在控告上海政府的訴訟狀中說﹐中國動教養試行辦法十九條規定勞教人員有權會見親屬﹐有條件的還可以同居﹐第五十二條規定勞教人員通信不檢查﹐會見親屬不旁聽。朱雅萍根據這些法律規定﹐要求法院依法判決上海政府履行職責﹐恢復他們會見和通信的權利。

姚振祥現年三十六歲﹐原是上海建築安裝業的私營企業家﹐曾經資助上海的人權民主活動。他也是上海人權民主活動的積極成員﹐是上海主沙龍支持者和參與者﹐也是人權協會參與者﹐並且參與了在國際上引起重視的九條政綱簽署。九四年春季﹐上海的人權民主活動遭到嚴酷鎮壓﹐姚振祥和王輔臣輾轉逃亡一年多﹐經香港而流亡法國。由於上海公安局轉告他﹐他回國不會被逮捕迫害﹐九六年二月姚振祥返回中國﹐但在四月即與其兄姚振憲一起在大街上被捕。姚振祥在被捕後遭到數十名警察毒打﹐頭部甚至被打得變了形狀。隨後﹐又被誣陷翻錄播放淫穢錄像帶﹐判處三年勞動教養﹐其兄姚振憲也被勞動教養二年﹐目前均關押於江蘇省大豐縣勞教所。

中國人權讚同和支持朱雅萍控告中國政府的訴訟行為﹐呼籲國際社會對此也給予支持幫助。違反中國自己的法律﹐對異議人士法外施加嚴酷迫害﹐是中國政府目前迫害異議人士的重要而又普遍的手段。例如﹐魏京生、王丹、劉念春、陳龍德等許多人患有嚴重疾病﹐在勞改隊現在的醫務條件下﹐無法保障健康甚至生命﹐根據中國關於勞改的法律﹐應該准予他們保外就醫。可是﹐這些人不僅得不到保外就醫﹐甚至連有效的檢查診斷也得不到﹐勞改當局完全無視他們和親屬堅持不懈的要求﹐聽憑他們的健康和生命遭受疾病侵蝕。姚振祥的親屬探視權和通信權被奪﹐是中國政府違反自己的法律﹐肆無忌憚的堅持這種迫害的又一證明。對於中國政府違法迫害異議人士﹐國際社會應該堅決表明反對的立場。中國人權要求美國政府在邀請江澤民十月份來訪中﹐表明這一符合美國領導地位和維護人類價值的立場﹐如果中國政府不依法允許魏京生、王丹、劉念春、陳龍德等患有嚴重疾病的良心犯保外就醫﹐不依法允許姚振祥等人的親屬依法享有探視通信的權利﹐就推遲江澤民訪問美國。中國政府正在致力於消除異議聲音﹐國際社會在這樣的時刻﹐必須為在中國專制機器下勇敢抗爭者做些事情﹐而不聽任他們遭受迫害並進一步被消。江澤民十分需要來美國訪問﹐這是他鞏固自己的地位、開拓國內國際活動能力和形像所必需的。把江澤民來美國訪問﹐與對待異議人士要遵守中國法律結合在一起﹐是完全有可能讓倍受迫害的異議人士處境好一些的。克林頓政府不應放棄利用這樣的杠杆﹐以促進中國的人權發展改善。


>

>


>


>

附件﹕《行政訴訟狀》

原告﹕朱雅萍﹐女﹐ 1958 年 10 月 13 日出生﹐漢族﹐江蘇丹陽人﹐待工。

住址﹕永嘉路 485 弄 17 號
郵編﹕ 200031          
電話﹕ 64319775
被告﹕上海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
地址﹕江蘇大豐縣復明四岔河
郵編﹕ 224154
請求事項﹕認為上海市第一勞動教養管理所侵犯人身權利﹐違法限制家屬和勞教人員通信和會見。

事實與理由﹕我丈夫勞教人員姚振祥(男﹐ 1960 年 2 月 9 日出生﹐漢族﹐廣東汕頭市人)於 1996 年 4 月 26 日凌晨被抓﹐於 1996 年 8 月 2 日接獲通知稱﹕姚振祥因複製組織觀看淫穢錄像被勞動教養三年﹐被送往﹕江蘇省大豐縣復明四岔河上海市第一勞動教養管理所五大隊執行勞動教養。

自那以後﹐我在當年 10 月 12 日才收到姚振祥的第一封信﹐以後至今為止共收到他的五封信。而他在最後一封信中說﹐他已寄出了六封信﹐顯然其中有一封信被勞教場所檢查並扣壓了。從 1997 年 4 月 16 日起﹐我接連發了四封信﹐但至今沒有一封回信。我認為勞教場所侵犯了勞教人員的通信自由。

從姚振祥被送往大豐執行勞教後﹐目前已達一年多了﹐但勞教場所前後只發過二次會見通知﹐我一直向勞教場所要求會見﹐但一直不被批准﹐所以我至今也沒見到過我丈夫(他的兄弟曾憑會見通知去見過一次面﹐但在會見時勞教場所既錄音﹐又攝像﹐還有四五人旁聽記錄)。

根據以上事實﹐我認為被告違反了動教養試行法 52 條動教養人員的通信不檢查。會見家屬時不旁聽規定及第 19 條第二款的規定。

根據以上事實與理由﹐我要求依據行政訴訟法第 54 條第三項判決被告依法履行職責﹐恢復我與丈夫的通信和會見自由。

此致

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

具狀人﹕朱雅萍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九日

附﹕本狀副本一份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